英伦随笔:美满姻缘如彩票

美滿婚姻,如同買彩票,贏得概率很低、很低.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美滿婚姻,如同買彩票,贏得概率很低、很低。

眼下,英國的選秀節目一齣接一齣。最牛的評委,要數「最難對付的老闆」、《學徒》中的艾倫·舒格爵士和「毒舌評委之最」、《英國達人》中的西蒙·考維爾。

商界大亨艾倫爵士婚齡超過四載,膝下兒孫滿堂;娛樂圈兒大腕兒考維爾是有名的鑽石王老五,身後前女友無數。

兩人的婚姻觀也是大相徑庭。

艾倫爵士在「紅寶石婚」豪華派對上告誡年輕人,「我想提醒你,怎樣才算一個成功的男人,什麼才是一生最寶貴的財產。這和你有多少錢、學業成績、物質財富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真正成功的男人把對妻子、孩子的愛放在首位,真正成功的男人一生最偉大的成就是美滿的家庭。」

年過半百的單身漢考維爾一向堅決反對婚姻。他曾說,婚姻是一紙「過時的合同」。「我不相信婚姻,至少是在我們這一行。」

「事實是,結婚一兩年後,對方就把你扒層皮」。無疑,他指的是離婚的代價。

離婚成癮

曬曬達人秀評委的「婚姻觀」,是鋪墊。

時下,英國人結婚不熱、離婚成癮。這是高等法院最資深的家庭事務大法官之一保羅·科爾裏奇(Sir Paul Coleridge)爵士的看法。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那時候,終身制,是婚姻的既定之規。

上星期,他正式啟動「婚姻基金」,大張旗鼓地為婚姻造勢。「婚姻基金」目標明確:提高結婚率、降低離婚率。

保羅爵士認為,現今夫妻太輕而易舉地放棄婚誓,不願意忍受、直面婚姻帶來的挑戰,家庭破裂達到「傳染病」的程度。

保羅爵士的主張,說白了就是,婚姻出了問題,要下功夫維修、而不是立馬丟入垃圾堆,另起爐灶。

毀滅性陷阱

保羅爵士去年就曾成為新聞人物。當時,他形容離婚比考駕照還容易!這一次他仍然引來不少異議。

首先,所有的婚姻都值得挽救嗎?離婚律師瓦爾德格(Ayesha Vardag)承認,婚姻應該繼續是雙方承諾的黃金標凖,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婚姻都值得、或者應該挽救。有時,分手才能更好地保障個人和孩子的福祉,婚姻卻有可能成為破壞性、毀滅性的陷阱。

蓋伊·布魯斯(Guy Blews)更加不留情面。他曾經撰寫過《婚姻,如何避免》一書,也算是英國頗有名氣的一位諮詢專家。他說保羅爵士是「忽視事實」,人的本性不是一夫一妻,婚姻體制根本無法生存。

布魯斯現身說法。「我堅決支持良好的伴侶關係。我言傳身教,與現在伙伴的關係開始於兩年前。過去有過許多次很好的伴侶關係,結局從來不慘痛。我從不詛咒前女友,只是記得我們一起渡過的好時光。」

還有人認為,法官應該不偏不倚,不能讓個人觀點影響判案。智囊團Civitas家庭和教育部主任德瓦爾(A de Waal)今年初就曾做過這樣的表述。

贏得概率很低

曾幾何時,離婚很稀罕、是禁忌。利茲大學的社會學家布蘭·尼爾(Bren Neale)認為, 1969年英國頒布《離婚改革法案》規定,夫妻雙方不再需要證實對方殘忍、外遇、虐待等錯誤,「婚姻破裂」成為離婚的原因,這為現代意義上的離婚敞開了大門。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男耕女織、養家糊口已然不能滿足現代人對婚期的期望。

尼爾說,「1969年以前,既定的原則是,結婚必須是終身的。離婚法案意味著,婚姻不幸的人不再需要一生被困了」。婚姻的重點開始從盡一切代價確保終身制、向追求雙方滿足、幸福的伴侶關係過渡。

嚮往花好月圓、追求白頭偕老何過之有?但是,哲學家阿蘭·杜波頓(Alain De Botton)認為,期望從婚姻中滿足對愛情、慾望、家庭三方面的需要,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說,這些感情從個體上看並不新鮮,歷代文學、藝術作品都有過充分描述。但是,現代婚姻很不尋常,野心勃勃地期望所有這些感情都能在一生一世、從一個人身上得到永遠的滿足。

杜波頓說,沒有什麼形而上學的原因決定婚姻不能滿足所有的期望,只不過,「贏的概率非常、非常低」。

別忘了「辛苦勞作」

期望值太高,失望也就更加痛切、更難忍受。望而卻步?端正心態?加大努力?直面挑戰?應該如何選擇呢?

艾倫爵士在紅寶石婚慶講話中回憶,曾經因為工作繁忙,給妻子的生日卡上大意地簽上「一切順利,艾倫·舒格爵士」,幾乎被扔出家門。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讓妻子回心轉意。

考維爾好像也並未放棄結婚的念頭。2月為慈善接受一個少女採訪時坦言,曾經求過「65」次婚,但是「沒有人嫁給我」。言語間頗顯失意。

隨著結婚熱季的到來,或許,已婚者、未婚者都應該好好反思保羅爵士的教導。

「婚姻不是天上掉下大餡餅,正好砸到穿著麻紗禮服的新人頭上。婚姻,包括無休無止的辛苦勞作、讓步、原諒、和愛。」

(蘇平,2012年5月8日,倫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