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大庆中的不和谐音符

泰晤士河千帆競過,共和派在終點附近組織抗議示威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千帆競過,共和派在終點附近組織抗議示威

「一個女王,還是9,500個護士?」這個問題,在喊口號的人看來,答案豈不是明擺著?

周末,英國大慶女王登基60年。倫敦街頭,時不時就會爆發出一陣「天佑女王」的歡呼或者歌聲。您要是覺得全國人民都效忠女王,恐怕也不為過。

但是,泰晤士河千帆競過、聖保羅大教堂感恩儀式的同時,一小批人在抗議,號召廢除王室、走向共和。

普天同慶,歡呼聲中也有「不和諧」音符。

「不是憤青」

抗議的組辦者是「共和」。過去許多年,「共和」的活動長期比較低調,2006年重振旗鼓,正式註冊為政治壓力組織。2010年,共有成員9000人,近兩年增加至21,000人。

回顧1977年夏,女王在位25年的銀禧慶典,英國的「憤青」高調示威。朋克搖滾樂隊「The Sex Pistols」發行單曲---另類的「上帝保佑女王」,一時間成了倒皇派的主題歌。

35年過去了,當年的朋克發了福。今天的「共和」說,他們的運動勢頭越來越強、聲音越來越大、信心越來越高。過去一段時間媒體集中報道王室,又刺激大批新鮮血液報名加入。

那麼,現在「共和」的成員都有些什麼人呢?詹姆斯·格雷今年31歲,是來自埃塞克斯的一位作家。他說,近幾年,「共和」成員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更加年輕,性別分配更平均,從事的職業多種多樣。

總而言之,我們不是憤青、「都是普通人。」

從「共和」領工資的工作人員只有1.5人。但是,王室評論員、斯特林大學的尼爾·布雷恩(N Blain)教授認為,「共和」幾乎是英國唯一一家「異議王室」的組織,從這一點來看,它也「相當重要」。

「默許狀態」

民意調查顯示,贊成廢除王室的英國人佔五分之一左右。這個比例在過去幾十年中幾乎沒有任何浮動。從Ipsos Mori的數據看出,1969年,支持共和的人佔18%;1993年18%;2002年19%;去年為18%。

「共和」最不滿意的,是媒體「毫無節制、連篇累牘」地對王室的報道,特別是BBC、「有欠公平、公正」。該組織的負責人之一查爾德(A Child)不久前就抱怨,從BBC的報道中,你很難想像,還有五分之一左右的人同情共和。算下來,總數也有一千來萬呢。

「共和」的總裁史密斯(G Smith)則說,剩下那70-80%也不全是「保皇派」,其中許多人不過是陷入「默許狀態」,不知道如何改變現狀。

在被問及泰晤士河邊人山人海等著看船的時候,史密斯不屑地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倫敦同性戀驕傲大遊行、諾丁山狂歡節,來的人都比這兒多!」

Image caption 倫敦街頭,時不時就會爆發出一陣「天佑女王」的歡呼或者歌聲。

「名勝古跡」

問題是,默許,是很舒適的一個存在狀態。不發生危機,很難說服人們拋棄默許、投身革命。

過去六十年,英國社會發生了巨大變化。現在,人們幾乎對所有機構性建制—包括議會、媒體、警察、銀行、甚至婚姻,都持懷疑態度,冷嘲熱諷、憤世嫉俗大行其道。

儘管王室也曾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非議,無論共和派如何游說,幾十年間,支持共和的人數還是幾乎沒有增加。21世紀了還君主立憲?效忠女王?看上去很難理解。

評論人士愛用的一個比喻是,對王室的感情,好像對待一座歷史悠久的名勝古跡。就算中看不中用,一旦塌了,還是會感到很惋惜。

「共和」的政治目的聽上去比充滿「封建」色彩的君主立憲更加進步,但是,具有強大爆破力的主張,反倒更難為默許一族所接受。

奢華王室

「共和」派倒皇的另外一根大棒,是供養王室給納稅人帶來的負擔。特別是現在經濟這麼蕭條,看看,搞一個鑽禧,浪費了多少錢?

把時鐘撥回到60年前女王登基和25年前的銀禧慶典,英國面臨著二戰後和70年代嚴峻的經濟局面,大英帝國在變,社會在變,家庭在變。但是,慶典在民眾中依然煽起強烈的熱情,流金溢彩、國歌響徹。一個破碎、受傷的英國,好像更有決心忘記囊中羞澀,擁抱王室。

緊縮與奢華,舒適地並存;機制上的突變,讓人更加留戀王室象徵的不變。

面臨困苦、挑戰與動蕩,英國人選擇為自己的文化遺產歡呼。不管這份遺產看上去多麼與眾不同、多麼不合常理,畢竟,這是「我們自己特有的文化」。

所以,王室為什麼仍然受歡迎?共和派如何說服人們投身革命;拿出計算器,算算需要多少錢供養王室、女王又能給旅遊業帶來多大收益?民主國家怎麼能夠允許世襲特權的繼續存在?

尋找答案,僅靠邏輯、推理,恐怕是不夠的。普天同慶中,共和派發聲了,多少人聽進去了呢?

(蘇平,2012年6月6日,倫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