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男人的“娘家”

扮作蝙蝠俠為父親爭取權益
Image caption 扮作蝙蝠俠為父親爭取權益

劉洋,成了神女。

她被譽為新一代女性形像的代表,女同胞的自豪與驕傲;是對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完美詮釋,標誌著女性多方面、全方位的發展將成為不可阻擋的趨勢,大陸女性地位將一衝升天;

就連回來後想生孩子都「說明她堅強的外表下藏著一顆柔軟的心」。

稍等一下,和劉洋一起走的那兩位男太空人叫什麼來著?他們有沒有老婆孩子?

嫦娥盡顯風光,誰來給吳剛造勢?女人受了氣,有婦聯撐腰;男人遭歧視,上哪兒去說理?

蝙蝠俠

17日星期天是父親節。在倫敦的希思羅機場,警察抓走了兩名闖過安全網的示威者。時值奧運前夕,警方迅速聲明,這起事件「與恐怖無關」。抗議的人「據信是Fathers 4 Justice」(F4J)的成員。

F4J是英國一家很有名的為父親爭取權益的活動組織。過去幾年,該組織的成員曾先後扮作超人、蝙蝠俠等卡通人物,攀登倫敦眼、白金漢宮等地標性建築,還曾在議會向前首相布萊爾投擲裝滿紫色粉末的安全套。

這,其實就是一家為男權造勢的組織。

過去幾十年來,女權運動一直在高調為女性爭取平等權益。在西方國家,歧視婦女至少從法律上、在書面上是絕對不能接受的。現在,男權活動人士也在提高嗓門。

他們認為,男性沒有受到與女性同等的保護和待遇。比如,媒體繼續允許女性拿男人開玩笑、物化男性,要是把笑話主人公的性別顛倒一下,肯定會激發眾怒。

那麼,男權人士都是誰?他們要達到什麼目的呢?

第二性歧視

前不久,南非哲學家大衛·貝納塔爾的新書《第二性歧視》(The Second Sexism)在英國引發熱議。

書中說,從政府、法庭、到學校等許多陣線,男人都在受歧視。貝納塔爾列舉的幾個事例,在英國男權活動人士中引起共鳴。

比如,貝納塔爾說,許多國家,監護權的判定都堅定地站在女性立場上。而父親的監護權、探視權可能要算是英國男權人士最著名的一個活動領域了。

另外,貝納塔爾還指出,教育,也是男性沒有受到應有重視的一個領域。在英國,每一年中考、高考後發榜後都看到,越來越多的男孩兒被越來越遠地拉在了女孩兒後面。現在的教學大綱、教學方法、考試制度是否更有利於女孩兒?

貝納塔爾的結論是,真正實現性別平等,必須要把歧視男性與歧視女性提到同等高度來看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乳腺癌公益活動引發男性效仿

男人之家

在英國,同工同酬是衡量性別平等的一個重要指標。根據國家統計署的數字,白領收入的性別差異仍然十分明顯。女律師比男律師年收入低8,000英鎊,女CEO比男CEO年收入低14,000英鎊,女醫生比男醫生年收入要低9,000英鎊。

但是,這個差距也在逐漸轉變。去年,英國大學及院校入學委員會UCAS發現,22-29歲的女性收入首次超過男性。「特許管理學會」(CMI)發現,20-30歲之間的女經理人收入比男性同業者高出2.1%。

再加上,男青年死於自殺的機率相當於女青年的三倍這一類令人觸目驚心的數字,都在驅使部分男人意識到,有必要建立男性專有的支持結構。

布萊頓一家慈善組織「男性網絡」宗旨是幫助每個男孩兒和男人實現最大的潛能。

Movember是效仿女性乳腺癌公益組織建立起來的。他們鼓勵男人每年11月不刮鬍子,以此提醒全社會以同等心態關注前列腺癌、睾丸癌等男性疾病。

就連我們BBC都與時俱進。廣播4台不是多年來一直就有旗艦節目「女性時空」嗎?BBC兩年前在廣播5台推出專門了「男性時空」節目。

主持人Samuels說,大多數男人不認為自己是所謂的男權運動的一分子。但是,和從前幾代男人不同的是,現代男人確實希望能有機會和人探討「更加複雜的感情」問題。

Samuels認為,男權人士面臨的一個障礙是,很難擺脫「怪異、不入流」的形像。

F4J高調、搶眼的驚險特技抗議雖然把父親的權益推到了報紙首頁,但是,抗議者也經常被人批評是搞噱頭、孩子氣。

在Samuels看來,「男權運動經常被人輕描淡寫地說成不過是一群男人扮作超人去爬高,女權運動卻更有信譽。」

(蘇平,2012年6月19日,倫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