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隨筆:從裸照門看王室與媒體

更新時間 2012年 9月 19日, 星期三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10
威廉和凱特

裸照風波中,威廉和凱特繼續亞洲之行。

聽上去有事後諸葛亮之嫌。但是,我敢肯定,有過類似想法的並非我一人。論夠了髮型、服裝、身材、眉毛,猜夠了生不生孩子、生幾個孩子,劍橋公爵夫人艷照被偷拍?這樣的事,遲早會發生。

法國雜誌《Closer》成了吃螃蟹人,刊登出長焦拍攝的凱特王妃半裸照。

凱特王妃並不是艷照被曝的第一位王室成員;王室將媒體訴諸法庭也並非首次。

王室與媒體的關係一向非常敏感。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擦槍走火。

難逃「厄運」?

前不久,英國通俗小報《太陽報》剛剛刊登過哈里王子在拉斯維加斯酒店參加瘋狂派對的裸照。

哈里的爸爸也受到過類似待遇。1994年,查爾斯王子也是在法國度假,被記者用長焦拍到赤身裸體站在酒店的陽台上,肩膀上搭著一件白色浴衣。雖然英國報紙沒登,德國小報可是沒有放過機會。

1991年,約克公爵安德魯王子的裸照曾出現在《太陽報》上。轉年,安德魯和前妻莎拉·弗格森分居後不久,《每日鏡報》刊登莎拉的半裸照,爆出「腳趾門」醜聞。

1999年,韋塞克斯伯爵夫人索菲嫁給愛德華王子前不久幾天,英國小報也曾抖落出她的無上裝照。

除了艷照曝光,王室成員和媒體「對著幹」的事例還涉及到許多其他方面。比如,查爾斯王子曾在不知情時被拍下痛斥BBC的王室記者「糟糕透頂」、「讓人無法忍受」;約克公爵夫人、韋塞克斯伯爵夫人都曾落入記者扮大亨的陷阱,被指「收錢買路」。

訴諸法庭

法國雜誌發表凱特的半裸照後,王室立刻表示「傷心」,「憤怒」,隨後即訴諸法庭。

上法庭,也不是沒有先例。過去30年內,王室不止一次針對媒體採取法律行動。但是,在法庭公開審理的案子其實只有一起,其他都在庭外解決。

上了法庭審理的那起案子,無獨有偶,當事人正是凱特被偷拍的那座法國別墅的主人林利子爵(女王的侄子)。1990年,林利子爵狀告現在已經停刊的《今日報》「誹謗」他在酒吧內酗酒滋事。法庭裁決《今日報》賠償三萬英鎊。

女王曾經先後兩次狀告《太陽報》「侵犯版權」,結果均庭外解決。一次是在1988年,《太陽報》發表了一張偷來的照片,上面是約克公爵夫人和女兒碧翠絲公主,王室原本希望當年的聖誕卡使用這張照片。第二次是在1993年,《太陽報》提前發表了被洩密的女王聖誕講話。

同一年,《每日鏡報》刊登了偷拍的戴安娜王妃在健身房鍛煉的照片。戴妃提出法律訴訟,小報道歉並支付了賠償。但是,健身房的老闆一直挺到開庭的前一星期才道歉,交出了賣照片賺來的三十萬英鎊。

共生寄生?

王室與媒體的關係一向非常敏感。分析認為,雙方關係最理想的狀態應該是「共生」,如果成了「寄生」,就變味兒了。

威廉王子的先母戴安娜與媒體的關係就很複雜。媒體,既是戴妃的朋友,也是她的敵人。小報的追逐從來沒有放鬆,但是,需要時,戴妃也利用媒體直接對話公眾。還記得BBC《大全景》的採訪?戴妃在印度泰姬陵前獨孤、悲傷的照片嗎?

不幸的是,這樣的「調情」十分危險,最終成為戴妃悲劇的一個原因。

聲援凱特

當然,王室成員艷照曝光,有時也不過是茶杯中的風暴,沸沸揚揚地炒作一番,也就不了了之了。

從目前社交媒體、電台連線的評論來看,裸照門並沒有、也不會給凱特自身以及王室帶來多少負面影響。

相反,微博推特上已然出現「聲援我們未來王后」的運動。在Twitter鍵入「凱特無上裝」的搜索,既能發現網友切出的許多凱特下半身照片(英文中Topless既有無上裝、也有無上身的意思),也會找到許多網友頭帶凱特面具的半裸照。

從我做起

但是,就算這起裸照風波平息,前面等著凱特和威廉的還有永不疲倦的狗仔、數不清的長焦。再加上現在「愛瘋」iPhone人手一枚,想躲,恐怕更難。

有觀察人士擔心威廉凱特起訴法國雜誌的舉動是否明智。因為起訴一來有給故事火上澆油的危險,二來,上法庭,官司只能贏、不能輸。贏,還必須贏得徹頭徹尾、幹淨利索,否則,根本不足以起到威懾作用。

《星期日觀察家報》的一篇署名文章提出忠告,擔心隱私受侵犯?在外人能看到的陽光別墅度假,千萬不要脫掉上衣!就好像,絕對不要在紅燈區或者人頭攢動的公園親吻第三者!

保護隱私,還是要從我做起。

(蘇平,2012年9月18日,倫敦)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