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说事:英伦旱情急

水管子澆花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從4 月5 日起,用了水管子澆花洗車屬於違禁行為,會被處以最高1000英鎊的罰款,或遭起訴吃官司。

英格蘭也「春雨貴如油」的時候,北水南調的構想重新浮出水面。

動筆說事之前,先動手接上水管子,把花園的草坪澆了個透濕,把池塘蓄個遛滿。池塘雖小,可要用水桶從廚房拎水來蓄,得累個半死。

因為從昨天(4月5 日)起,住家用水管子澆花園、洗車洗門窗、灌池塘、游泳池…甭管幹什麼,只要用了水管子(hose pipe),就屬於違禁行為。如果被鄰居告發或被自來水公司查出,會被處以最高1000英鎊的罰款,或遭起訴吃官司。

春雨貴如油

英國沒有全國性的自來水公司,水管澆水禁令是包括泰晤士水公司(Thames Water)等七家水公司聯手發出的。這七家公司覆蓋了英格蘭東部和東南部地區的2千萬用戶。

英格蘭的冬春季,總是和陰雨綿綿聯繫在一起的,現在終於也可以用「春雨貴如油」來形容一回了。

冬春季的降雨,是英格蘭的河流、水庫和地下水的蓄水期。過去連續兩個冬季,英格蘭東部和南部的降雨量遠遠低於正常水平。去年冬季是有記錄以來最幹的一季。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支流之一,Pang河已經幹枯斷流。

保障大城市供水的水庫蓄不上水,一些河流小溪甚至幹枯斷流。

如果不是新聞裏說英格蘭面臨嚴重旱情,我沒覺得雨下的比往年少。不過,官方的專業數字是不能否認的。英國氣象局說,要連續兩個月的超常降雨,才能把蓄水恢復到正常水平。

保證形像工程用水

說是不讓用水管子澆草坪了,可家門口的格林尼治公園裏,用水管子澆草坪嫌不夠,還有專門的灑水車反覆的澆,澆得草坪綠油油的像地毯。

看看泰晤士水公司的禁令通知,有一個特別例外:「澆灌的草皮如果與一項國際性體育活動的需要有關」,仍然可以用水管子澆。

直截了當的說是為了奧運會不就完了!皇家格林尼治公園是奧運會馬術和越野賽馬的場地,駿馬蹄下,是綠草如茵還是枯黃稀疏,關係到國家的形像,相信老百姓還是能理解的。

但是,要節水抗旱,卡家庭用水,是否是最有效的辦法,則值得商榷。

誰是用水大戶

目前,水管使用禁令只是適用於住家,工業、農業用水不在被禁之列。

與工業用水、農業灌溉相比,個人用水管子澆花洗車用的那點水實在是不值一提。

而且,水價不斷上漲的經濟杠桿和強制性安裝水表,家庭住戶節水已經是「不用揚鞭自奮蹄」。一個例證是,儘管人口顯著增加,Anglian水公司過去30年的住戶供水一直保持每天12億升左右。

相比之下,工業和農業用水則與日俱增。但是,如果限制工農業用水,則直接威脅國民經濟。比如,如果限制農業灌溉用水,糧食和蔬菜價格就會立竿見影的攀升。

但是,有識之士警告說,必須要把水作為戰略資源通盤考慮,作長期打算。

歐洲環境署(the European Environment Agency)的科學家說,歐盟範圍內,農業灌溉用水已經佔到了自然水源的四分之一,南歐則達到了80%。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與工業用水、農業灌溉相比,個人用水管子澆花洗車用的那點水實在是不值一提。

歐盟環境署負責人麥克格雷德(Jacqueline McGlade)說,禁止使用水管澆水只是解決今年的問題。面對氣候變暖,各國應該協調行動,制定水資源分配的中長期戰略。

北水南調

於是,「北水南調」的構想重新浮出水面。

雖說英倫三島巴掌大點兒地方,恨不得一片烏雲就能全遮住,但英國南北的降雨量是很不平均的。

在南部旱情加劇的時候,蘇格蘭的降雨量一如既往的豐沛。

倫敦市長鮑里斯在報上撰文疾呼,應該利用北高南低的自然地勢,讓蘇格蘭的高山流水滋潤英格蘭的糧倉。

頗有點毛澤東「高峽出平湖」的詩人意氣。

其實,「北水南調」,利用人工運河將北部充沛的降水引導到南部,不是鮑里斯的忽發奇想。早在上個世紀70年代,英國政府就進行過專項論證,並提出了利用現有運河、鋪設輸水管道等不同的調水方案。

但是,要調水,不管是北水南調還是西水東調,一個根本的前提是,要把水當作政府能夠控制的國有資源。

從蘇格蘭調水?等蘇格蘭人把要不要獨立搞定後在商量吧。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