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说事:20万英镑的汉堡包谁吃?

人造牛肉
Image caption 荷蘭科學家伯斯特教授已經向全世界展示了他「種」出的第一片「肉」。

試管營養液餵出來的牛排你吃嗎?如果是為了挽救地球呢?

英文中有一個表達,what」s the beef,直譯是「什麼是牛肉」,意思是你有什麼抱怨不滿的。

眼下,許多生物科學家正在實踐著這句話的字面意思,爭先第一個重新為「牛肉」定義。

「種」出了第一片肉

荷蘭科學家領先一步。荷蘭馬斯特裏赫大學(Maastricht University)伯斯特教授(Mark Post)已經自豪的向全世界展示了他「種」出的第一片「肉」。

玻璃器皿中的「肉條」只有大約2厘米長、1厘米寬、2毫米厚。灰不灰、黃不黃,與紅潤光鮮的牛排、裏脊很難產生聯想。

但它是從牛身上採取的幹細胞開始的。幹細胞在由氨基酸、蛋白質、類脂化合物、荷爾蒙和糖分等構成的營養液中,成長為肌肉細胞。這些肌肉細胞逐漸形成薄薄的肌肉條。

從牛身上採取的幹細胞到玻璃器皿中的肌肉條,伯斯特教授和他的實驗小組花了5年的時間。

20萬英鎊的漢堡包

Image caption 科學家預言,在10-20年的時間內,人工肉將端上人們的餐桌。

在伯斯特教授的實驗室裏,數千條這樣的肌肉條正在營養液中成長。肌肉生長需要不斷運動,伯斯特就用電流刺激這些肌肉條不斷做反射運動。

伯斯特教授自信的宣佈,到今年10月份,可以「收獲」實驗室裏的3000條肌肉條。這些肉條將與人造脂肪混在一起,壓成肉餅,用來烤制世界上第一個人造肉漢堡包。

伯斯特教授已經邀請了一位明星大廚來烤制漢堡包,他說,它將看著像肉,感覺像肉,希望吃起來也像肉。

至少有一點是肯定的,它將是世界上最貴的漢堡包。伯斯特教授的「人造肉」工程已經花了20萬英鎊。

聽上去像是恐怖科幻電影中走火入魔的瘋子?其實,伯斯特教授很清醒,他的科學目標也很明確:製造出與自然動物肉「在生物意義上沒有任何區別」(biologically indistinguishable)的人造肉。

一旦實現了這個目標,它對人類和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產生的影響將無法估量。

祖先創造的產肉方式不可持續

馴化、飼養牲畜,是人類祖先最早掌握的技術之一,也是人類告別荒蠻、走向文明的重要標誌。

何苦要在實驗室裏「種」肉呢?原因很簡單,我們吃肉的胃口已經使得祖先創造的產肉方式難以為繼。

過去50年中,人類食肉量增長了五倍。今後50年中,食肉量預計還要翻一番。為了獲得肉,全球70%的農業生產能力已經用於畜牧業。

這些牲畜佔用的不僅是耕地、糧食、水源。牲畜還是地球上最主要的溫室氣體排放者之一。一頭牛一年平均排放100公斤的甲烷(methane), 相當於一輛家用轎車一年的廢氣排放。

想吃多少造多少,想吃什麼肉造什麼肉

Image caption 人類吃肉的胃口已經使得祖先創造的產肉方式難以為繼。

人工「種」肉,效率不可同日而語。牛津大學的研究小組推算,從10個幹細胞開始,可以在兩個月內生產出5萬噸肉。與人工飼養家畜產肉相比,能源消耗少60%, 佔用土地少98%,溫室氣體排放少95%。

當然,要達到工業化生產水平,還需要許多技術難點要攻克。人工肉可以在生物意義上與動物肉沒有區別,但要在色香味、質感口感上與「真肉」沒有區別,其挑戰不亞於實現人工造肉本身。

但是,伯斯特教授說,一旦掌握了人工造肉的原則,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了。他相信,在10-20年的時間內,人工肉將端上人們的餐桌。

人工造肉另一個巨大的優勢,伯斯特教授說,是它的每一個環節都可以精確的控制,可以「設計」它的營養成分,使它更有益健康。比如,可以加大肉中對人體有益的脂肪酸的成分。

而且,因為它來自於動物的幹細胞,人們有一天也可以品嚐珍稀動物的肉。伯斯特教授說,理論上說,想吃熊貓肉就可以吃熊貓肉。

吃人造肉還是吃素

先別浮想聯翩的琢磨熊貓肉的味道。人工造肉每一個環節可以人工控制,同時意味著每一個環節都有出錯的可能,每一個錯誤都可能是災難性的。

加拿大的分子生物學家斯提利博士(Dr David Steele)說,且不論別的,要防止人工合成的肉腐爛,就需要大量的抗生素和抗霉菌素。

其實,要減輕人類吃肉的胃口對地球的壓力,有一個更簡單有效、立竿見影且不需要任何投資的辦法:吃素。

如果不吃肉活不下去,至少可以少吃肉。世界一些城市中方興未艾的「無肉日」就是一個開端。

否則,人類可能天天面臨「無肉日」,只能等著吃人造肉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