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说事:奥运快车道

比賽專用道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比賽專用道」要保障奧運專車暢通無阻的把「奧林匹克家庭」成員從A點送到B點。

要保障奧林匹克大家庭暢通無阻,小家庭就得禮讓三先。

將要來倫敦的「奧林匹克家庭」很大,成員包括參賽運動員、裁判、奧運官員、贊助商、特邀嘉賓及國際媒體報道團,濟濟一堂8萬人。

為「奧林匹克家庭」成員開闢專用車道,保障他們能夠順利出行,是國際奧組委對主辦城市的要求,是慣例。

奧運道

既然是慣例,倫敦也不能例外。倫敦為奧運家庭成員的出行,劃出了一個奧運道路網(Olympic Route Network) 。

奧運道路網總長將近300英里,倫敦市內109英里,倫敦之外170英里。奧運道路網將奧運比賽場館、比賽路段和奧林匹克家庭下榻處連接起來。

普通老百姓還是可以「涉足」奧運道路網的,只是隨時可能「被管制」。倫敦奧運會承辦局授權可以採取的臨時交通管制措施包括:

臨時關閉側街車輛進/出主幹道、臨時改變紅綠燈交替間隔、暫時中止停車准許、臨時中止行人過街道口、暫停道路施工、臨時改變倫敦700條公交車線路中的70條,以及在奧運道路網中另闢出比賽專用車道等。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一些比賽項目直接在公路上進行,倫敦交通局誡奧運會期間計劃出行的人,每一次出門前都要先看看它發佈的交通熱點圖。

比賽道

在奧運道路網中,另劃出總長約30英里的「比賽專用道」(Games Lanes)。這「比賽專用道」就不允許我們老百姓「涉足」了。有權上道的人包括:18000名運動員和裁判、28000名記者、25000贊助商和特邀嘉賓以及國際奧委會成員。

預計屆時每天要運送55000人次的奧運家庭成員。組織者凖備了1500輛大客車和4000輛寶馬轎車。「比賽專用道」要保障這些車輛暢通無阻的把客人從A點送到B點。

其實,倫敦奧運會的「比賽專用道」從西斯羅機場就開始了。擁有西斯羅機場的BAA投資2千萬英鎊,為奧林匹克家庭成員設立了一個單獨的進/出空港通道。

31個櫃台和7個安檢口保障運動員和他們的比賽器材在30分鐘之內通關。飽受西斯羅機場通關「蝸牛速度」的普通乘客,屆時可能更要瞪眼看著奧林匹克家庭成員而「望塵莫及」了。 

快與慢

當然,快慢是相對的,有快就有慢。快的是奧林匹克家庭,慢的就是我們這些老百姓了。

倫敦的街道比不了北京的長安街,10里長街不拐彎,街面寬得賽過倫敦的廣場。倫敦更做不到一紙行政命令,按車牌單雙號交替出行,把一半的車堵在車庫裏。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一些英國人早早的制定了到外國或外地休假的「避運」計劃,惹不起躲得起。如果惹不起也躲不起,就只好忍著了。

倫敦街窄彎多,一邊兩個車道對開就算是寬街了,許多道路是單行道甚至是單向道。闢出一個「專用道」,其它車只好都擠在一個車道裏,甚至「靠邊站」等著。

據奧運承辦局自己做的「戰略環境評估」(strategic environment assessment),奧運會將給其它道路使用者造成嚴重的堵塞,導致汽車尾氣排放量急劇上升,因此可能違反歐盟的空氣質量標凖而招致巨額罰款。

倫敦交通局預計,奧運會期間高峰時會比平常多出3百萬次出行。為此倫敦交通局推出了交通熱點地圖,並告誡奧運會期間計劃出行的人,每一次出門前都要先看看熱點圖,因為每天的比賽日程不一樣,(比如馬拉松、公路自行車等賽事直接在公路上進行),交通熱點也不一樣。

讓與忍

雖說開闢奧運快車道是「慣例」,但在一個對「特權」很過敏的國度裏,僅靠「慣例」是堵不住民眾的口的。

為此,倫敦申奧一成功,英國議會就通過了一個《奧運會及殘奧會法案》(The Olympic and Paralympic Games Act of 2006),授予倫敦奧運承辦局設計交通管制措施的權利。

當然,奧運會的反對者眼睛也盯上了「奧運專用道」。「反對奧運會聯盟」(Counter Olympics Network)發誓要用各種手段阻擋奧運專用道,以達到干擾奧運會的目的。

倫敦警方專門負責奧運會警務的長官埃裏森(C Allison)說,抗議示威是排在恐怖襲擊、有組織犯罪和自然災害之後的第四大威脅。

要以身試法干擾奧運會的,畢竟是「一小撮」。儘管出行可能會受到影響,大多數英國民眾還是抱著支持和理解的態度的。

覺得太「鬧騰」的,早早的制定了到外國或外地休假的「避運」計劃。主辦者也敦促公司企業在奧運會期間配合,讓職工能休假的就休假,能在家上班就不要來辦公室。

惹不起躲得起。如果惹不起也躲不起,就只好忍著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