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胡瞻爾庭有懸獾兮?

Image caption 獾的智慧、勇敢和道德權威的化身定格在20世紀初格拉漢姆的經典童話故事《柳林風聲》裏。

眼下英國政府和警方最大的機密和最大的頭痛之一?殺獾。

確切點兒說,是殺獾的時間和地點。

再確切點兒說,殺獾的時間和地點大的範圍已經定下。從6月1日至12月31日,在英格蘭腹地的薩摩塞特和格羅斯特郡兩個試點範圍內,由專業狙擊手用高速步槍在夜間射殺共大約5千頭獾。

不知道的,是殺手哪一天下手,在哪個地方打響第一槍。

就是不告訴你

反對人士動用自由信息法案,要求政府和警方公布具體的殺獾地點和時間。要求公布的理由是公眾安全。

殺獾用的高速步槍射程一英里以上,獾的個頭大約像個半大的豬崽。月黑風高,沒打著獾打著了人怎麼辦?

政府和警方則拒絕公布具體的殺獾安排,理由也是公眾安全。

因為「公布這些信息會對保護公眾安全起到相反的作用,比如導致顛覆行為」。

說白了,告訴你什麼時候在哪裏殺獾,你們都跑去堵槍口,這獾還怎麼殺?

不光不告訴,政府還動用「全方位掃描」軟件監視社交媒體,試圖查找抗議活動的蛛絲馬跡,為警方提供「預警信息」。

依法護獾 依法殺獾

至於嗎!你或許不以為然。那先要試圖理解獾在英國人(大多數)心目中的形像和它能撥動的感情心弦。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英國的一代代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都會接觸到獾的「高大形像」。它的智慧、勇敢和道德權威的化身定格在20世紀初格拉漢姆的經典童話故事《柳林風聲》裏(Kenneth Graham』s The Wind in the Willows)。

即便是不愛讀書的孩子,也會從卡通畫、卡通片、電影、歌劇等多種形式接觸到獾的故事形像。

一提到獾,大多數英國人心先酥了一半,啊…

野地裏的獾,則和童話裏的獾是兩碼事。它是夜間出沒的雜食類哺乳動物。偷食瓜果,糟蹋莊稼,而且群居打洞。一窩獾打的洞就如一個小型地下城。(標題借用《詩經·伐檀》裏的詩句「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懸)貆兮?」。貆則是豪豬。)

如果獾決定在你的花園裏安營扎寨,把你的花園搞得烏煙瘴氣,你也只有看的份,不能碰它。因為獾在英國是受法律保護的動物,毀壞獾的窩是犯罪行為。

哎,等等,不是說要殺獾嗎?對,英國議會幾經周折,才以微弱多數通過了殺獾法案。但那是在政府設定的兩個試點範圍內,由經過專門訓練,獲得證書和執照的「專業殺手」來殺。即便是在試點範圍內,別人碰獾一指頭,還是犯法。沒辦法,英國特色。

牛結核

Image caption 前英國Queen樂隊歌星 Brian May 投身抗議活動。政府的殺獾令,就是英國各類動物保護組織和個人的護獾動員令。

為什麼要冒著眾怒殺獾?那就要說到英國的農民。養牛是英國農村的支柱產業,許多農民賴以生存的手段。而對養牛專業戶的生計最大的威脅之一,是牛結核病(Bovine tubercujlosis TB)。

英國的牛每年都要接受檢測,一旦出現TB陽性反應,立刻銷毀。僅2012年,銷毀的牛就有28000頭,損失一億英鎊。過去10年中,英國納稅人為控制牛結核病花費了5億英鎊。

牛結核是由一種叫Mycobacturium bovis的病菌導致的。而科學家檢測發現,16%的獾身上都攜帶這種感染菌。養牛的農民和部分科學家相信,只有殺獾,才能控制牛結核的傳播。

政府最終同意在兩個試點推行試驗,計劃將試驗區內的獾殺滅70%,以對比是否有效。

而反對者也有眾多的科學家提供相反的證據,認為用殺獾來控制牛結核是緣木求魚。野外許多哺乳動物,如野鹿身上,都攜帶TB細菌,獾不一定就是罪魁禍首。

獾是群居且佔據勢力範圍的動物。一群獾被消滅了,就會吸引另一群獾趁虛而入。而且,射殺一隻獾,剩下的一家老小四散逃命,更可能把攜帶病菌傳播的更廣。

反對派的科學家相信,把殺獾所需要的巨額花費,用來投入研製更有效的獾結核疫苗和牛結核疫苗,才是治本之道。

寵物還是害物

雙方的科學家都拿出了言之鑿鑿的數據、證據。但專門研究英國人對動物態度的帝國理工博士安吉拉說,殺獾還是護獾,用多少科學數據也說服不了對方,因為說到底它不是一個科學問題,而是一個情感和價值觀的問題。

英語裏,寵物和害物,pet/ pest ,只有一個字母之差。是寵物還是害物,要看你持什麼樣的價值觀。在農民眼裏,獾是時刻威脅生計的害蟲,在給孩子講故事的媽媽眼裏,獾是勇敢智慧的化身。

政府的殺獾令,就是英國各類動物保護組織和個人的護獾動員令。有人理性的抗議,有人不惜使用恐嚇暴力。

殺手已就位,子彈已上膛。雙方都在等待殺獾第一槍。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