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微服私訪出洋相?

布萊爾
Image caption 布萊爾:坐地鐵,絕對不理搭訕的陌生人

現如今,出租車司機好像都有一個「大嘴」頭銜:傳播訊息、評論時事。難怪領導幹部微服私訪愛選出租車呢。比如說挪威的首相、中國的總書記。

不過,英國領導幹部好像更愛選擇坐地鐵。也許是因為倫敦出租太貴,不足以顯示和百姓同甘苦、共患難。

出租也好、地鐵也罷。微服私訪搞不好,領導幹部就會被指作假、作秀,達不到親民、辦案的效果,說不定還會成為笑柄。

統統居心叵測?

的哥最愛吹噓:你猜那天我車後拉的誰?不久前,乘客卻可以炫耀:你猜那天拉我的是誰?

挪威首相斯托爾滕貝格假扮出租車司機、用半天時間接送乘客。從視頻看,真有乘客向他吐苦水、提意見。提振選情也好、了解民意也罷,斯托爾滕貝格的微服私訪確實抓住了世界媒體的注意力。

問題是,曝光度並不一定都是好事,車技糟糕也被展現在世人面前,斯托爾滕貝格只能自我幽默:做首相更能保障民眾安全。更嚴重的事,沒過兩天,他又被指弄虛作假,出租車拉的群眾是花錢雇來的托兒!

習近平總書記坐出租的故事我就不多費筆墨了。這個微服私訪更神。先不說習總是作秀還是親民,故事沒出多久,官方就說這是假新聞!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神神秘秘,讓人沒法不感覺當事各方都有點「居心叵測」。

Image caption 卡梅倫:讓我好好看報紙!

決不理睬陌生男人

如同康熙微服私訪在中國成為不衰的趣聞一樣,英國歷史上也有類似傳說。

保家衛國的阿爾弗萊德大帝曾經化妝成農民住在放牛者家中。不過,當農夫之妻讓他照看烤餅時,他就顧著擔心臣民安危、籌劃著教訓入侵者,大餅烤糊了。農夫妻子訓斥他「真是笨到家」,流芳千古,卻也遺笑萬年。

習總書記被報在打的期間指出「大家本來就是平等的,我也來自基層」。現如今,英國政客當然也不會錯過和群眾打成一片的機會。

不過,倫敦黑色出租太貴,豈不是會加深高高在上的感覺?因此,要展示人人平等、體察民情、英國領導幹部愛選擇乘地鐵。不過,面對舉著相機的跟包擺常人狀,也搞出許多笑料。

當年布萊爾在地鐵上和通勤女套近乎。對方的反應符合所有倫敦地鐵女乘客必備的常識:決不理睬陌生男人。此女堵著耳機繼續聽音樂,布萊爾的大紅臉被拍個正著。

卡梅倫多次乘地鐵效果各異。一次站在那兒手扶支柱,滿臉痛苦,深惡痛絕狀;一次坐在那兒看報紙,滿臉不耐,一副「讓我好好看報」狀;一次居然沒有用地鐵當局大力推廣的「牡蠣卡」!還有一次和寶萊塢女演員套近乎,人家根本不知道他是誰。

不知道卡梅倫取得了多少親民效應。不過有一次,在倫敦奧運期間,他搭地鐵去看跳水,為地鐵曝了光、爭了氣,緩解了對倫敦地鐵不堪奧運重負的擔憂。依我看,效果還是不錯的。

克萊格,車上沒多少人居然被門夾個正著;鮑里斯,空座多多卻非要站著、裝樣子給誰看呢?米利班德?別急,再過兩站就到洗手間了!

就算這些當官兒的沒有別的意圖,你們坐地鐵的時候,車廂中怎麼總是空空蕩蕩?不品味「腦袋擠在別人膈肘窩下」的滋味,怎麼顯示和倫敦群眾同甘苦、共患難?

Image caption 米利班德:別急別急,再忍一會兒。

難的是一輩子坐地鐵

不過,論尷尬,恐怕誰也比不上1920、30年代的英國首相斯坦利·鮑德溫(Stanley Baldwin)。歷史學家講過這樣一個故事:一次鮑德溫坐地鐵,對面恰好坐著一位當年在哈羅的同學。那位老兄好像突然認出了鮑德溫,問他,「你後來幹什麼工作呢?」

開出租還是坐地鐵,我不知道哪個更親民。不過,我倒是更喜歡領導人開出租的象徵意義。付錢的是人民群眾;人民有權決定目的地、有權選擇路線。

開出租的外國政客,別忘了,我們不過是付點錢請你打打方向盤、看看紅綠燈。

乘地鐵的英國政客,別忘了,坐地鐵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坐地鐵、一輩子只能坐地鐵。

(蘇平,2013年8月16日,倫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