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餐車為何成了城市街道一道亮麗的風景

Image copyright GNPRAT
Image caption 快餐車成為了城市街道一道亮麗的風景

兜售溫熱玉米餅餐的叔叔阿姨們,為夜間司機提供清真食品的商販們,為遊客和忙碌的城市居民們製作早餐、熱狗、椒鹽卷餅和堅果餅的手推車小販們,他們可以被稱之為快餐車的鼻祖。每天辛勤營業,他們並沒有採購和使用白松露、煙熏火腿和陳年切達乾酪這樣的頂級食材。

第二波快餐車的浪潮亦如此。開創人是在南加州享有Kogi快餐車盛名的羅伊·崔(Roy Choi),他的韓式煎玉米卷是洛杉磯年輕人喜愛的宵夜,價格便宜並且快餐車是流動的。這位有著"快餐車教父"美名的人物,憑一己之力改變了加州和美國的流動快餐風格。他有什麼成功的秘訣嗎?從採用了韓式裝飾的快餐車窗口出售這些同樣口味的煎玉米卷。經濟衰退激發了企業家的熱情,一種在改造後的流線型拖車上提供多種美味的形式隨之而產生。再後來,餐車車主們推出了各色美食,從通心粉和奶酪、火雞腿和巴西紫莓冰霜,到玉米餅、猶太墨西哥卷和薰衣草風味冰棒。簡而言之,一部分美食家在流動餐車這個概念中看到了一張餐券。

隨後就出現了Guerrilla Tacos快餐車。當地塗鴉藝術如此完美地與Guerrilla Tacos快餐車融合在一起令洛杉磯人自豪,尤其在Guerrilla Tacos快餐車停在第三浪潮咖啡精品店門口時。廚師韋斯·阿維拉(Wes Avila)掌管著快餐車。韋斯畢業於藍帶廚藝學校,曾在法國的艾倫·杜卡斯餐廳工作。

電影《黃金之城》製片人勞拉·拉比諾維奇(Lara Rabinovitch)對《洛杉磯時報》食品評論家喬納森·古爾德(Jonathan Gold)說:"這種模式對囊中羞澀的年輕創業者充滿了吸引力,非常棒的平面設計師設計很酷的標誌,並且有時間在社交媒體充分互動。它的成本比實體餐館低得多,沒有額外的管理費用,還能提高影響力。在城市中行駛的同時,就是在做廣告。"

* * *

Image copyright BERTRAND GUAY
Image caption 新興快餐車都有醒目的品牌標誌

對於烹飪學校畢業生和美食家而言,快餐車能夠提供的是一種值得期待的聰明方式;在提供一份令人著迷的菜單同時,也提供了培育概念並和測試市場的一個機會。第三波快餐車直接跳了米其林星級餐廳排名所對應的緩慢而痛苦的過程,這個過程往往需要花費大量金錢以及尋找投資者。

"新興快餐車都有醒目的品牌標誌、社交媒體賬號和無法取代的便捷菜單。"拉比諾維奇說,"它們有不斷增長的忠實粉絲群,並更新網站和社交媒體內容,發佈它們將要去的地點和抵達時間。"

談及成本時,快餐車的增長潛力也會出現一個限制。

Smorgusburg LA的市場經理扎克·布魯克斯(Zach Brooks)說:"最成功的快餐車老闆羅伊·崔印證了快餐車商業模式有多難。他不是專注於打造100輛Kogi快餐車,也不是利用更多的快餐車在全國各地傳播Kogi品牌。而是最多三或四輛車。"

自Kogi快餐車成功以來,崔在加利福尼亞州開設了幾家實體餐廳。

"現在他回到了快餐車加實體店的模式,打造了快餐概念然後增加實體店。"布魯克斯表示,"他在用一種相反的方式,使用快餐車來推廣實體店。"

與此同時,阿維拉也已經投入時間讓Guerrilla Tacos發生變化,他的第一家實體店擬於6月1日開張。

"隨著一段時間的不斷發展,再繼續這樣做會變得令人難以駕馭。"阿維拉說,"但我真希望找到適當的項目。"

為什麼阿維拉不再留戀快餐車?事故、遲到的司機、燃料的需求、交通壓力、停車罰單、虧氣的輪胎,凡是你能想到的,Guerrilla Tacos都不用再經歷了。

Image copyright BERTRAND GUAY
Image caption 快餐車業務是艱難的。過程中要不斷學習停車、路牌、衛生法規。

阿維拉表示:"這些第三波快餐車主們都有自己的概念、標誌和營銷手段,他們弄到一輛卡車,並想快速壯大,賺大錢。也許其中有百分之五可以成功,但問題是他們都希望成為下一個Kogi快餐車。他們想跳入一個趨勢,榨幹它。而我只想做最好吃的煎玉米卷,我做到了。"

* * *

廚師阿什利·艾博迪利(Ashley Abodeely)和酒店前廳經理布蘭登·拉特韋內爾(Brandon Latveneer)是紐約NoMad酒店的NoMad豪華餐廳的工作人員,當他們離開紐約時,已經花了六個月的時間為快餐車做凖備。現在他們經營快餐車有三個月了。

"要在洛杉磯美食行業中推出我們的品牌,有比快餐車更好的方法嗎?"拉特韋內爾說,"當我們開張時,一些人會從紐約了解到我們,一些人會從快餐車了解到我們,我們在這裏開展合作。"

以每月4000美元租金的形式,他們從Mobi Munch快餐車租賃公司租了一輛經過定制的超過9米(30英尺)箱式貨車。艾博迪利和拉特韋內爾對這輛卡車做的唯一改造是,用軟冰淇淋機換掉烤箱,烤箱是燒烤生意的必備之物。

"我們的廚房比紐約的一些地下室餐館的廚房還要大。"艾博迪利說,"與我在紐約地下室廚房工作的六年相比,我在快餐車廚房工作的三個月中見到了更多的陽光。"

他們沒有對NoMad快餐車進行定制,而是調整了菜單。借助於兩個油炸鍋和一個燒烤鐵板,他們可以提供漢堡、薯條和常溫沙拉。"培根熱狗需要用烤箱融化奶酪,但我們沒有烤箱。"艾博迪利說,"所以我們研製出了這種美味的格魯耶爾奶酪醬。如果我們無法用餐廳中的做法做出一樣東西,我們只能做出一個更棒的。"

Image copyright Brian Ach
Image caption 源於略顯簡陋卑微的四輪廚房,快餐車已經重新定義了城市的戶外餐飲服務。

同時兼任司機的拉特韋內爾認為快餐車的大小非常重要。他表示:"它比大多數卡車要大,適合於每個人在裏面工作,但在行駛和停車時必須小心。它耗能巨大,與大多數卡車不同,不能隨便插入任何插座。我們有一個50A的插頭,就和洗衣機/烘幹機插頭一樣。"

快餐車業務是艱難的。過程中要不斷學習停車、路牌、衛生法規。

有一次,NoMad團隊收到了一張75美元的停車罰單,這個費用足以在街道清潔日要求一個很好的地方。

"街頭小販項目"等組織致力於使這種官僚制度更容易應對。在紐約市,只有4千張許可證(包括熱狗小攤),並且大多數已經發放。沒有新快餐車加入了空間了,除非你參與黑市交易。

"擁有許可證的人以荒謬的租金出租它們,"扎克·布魯克斯說,"一個許可證成本為100美元,但租金為每年1萬到2萬美元。在洛杉磯,獲得街頭售賣許可證更容易,獲得快餐車許可很難,當然也並非不可能。在大多數地方停放快餐車並未合法,所以是否會突然遭遇警察就取決於你周圍的鄰居。"

這些都沒能阻止Pico House發展的步伐,Pico House是五個月前由廚師克里斯·希(Chris Chi)、菲爾·摩西(Phil Moses)、傑瑪·松山(Gemma Matsuyama)和馬維斯·J·桑德斯(Mavis J Sanders)聯手打造的洛杉磯快餐車,並且由藝術家庫德·利(Qudoe Lee)彩繪。

"只要需要,我們就會去做,直到我們感覺凖備好了,觀眾就在那裏。"摩西說,"這是一個非常緊湊的空間,但只要沒有人變得更胖,就沒問題。"

Pico House快餐車有一個平頂窗和四個加熱爐、一個冷藏箱及一台冰箱。他們的午餐服務平均為80到120張餐券。

"我們早上7點起牀,凌晨2點睡覺(如果幸運的話)。"摩西說,"最大的挑戰是後勤物流。我們往返於市場和快餐車之間。有時如果忘記了購買某樣東西,你必須回去。在餐廳裏則不會發生這種情況,即使忘記了,東西還在那兒。"

* * *

那麼,跟上快餐車發展步伐的最佳方式是什麼?瘋狂關注美食車大賽的社交媒體賬號,美國電視美食網頻道上的真人秀節目。關注獲獎者和非獲獎者。今年最受歡迎的是什麼?Lei-Away Leidies在夏威夷和猶他州供應夏威夷美食。2015年的獲獎者是北卡羅來納州羅利的Pho Nomenal Dumpling。

請訪問 BBC Auto 閲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