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自己夢寐以求的工作後為什麼會感到失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小時候一直都很喜歡動物。長大後也沒有改變。

所以當有機會暫停新聞工作,到塔斯馬尼亞的動物保護區擔任3個月的志願者時,我便毫不猶豫地參加了。這顯然是我夢寐以求的工作。

但現實與理想差異巨大。我每天的工作並不是了解和研究動物,而是要花費8小時在冷雨中跑來跑去,還要親手從事各種各樣的體力勞動,有時候甚至感到心碎。很多動物都遭遇了車禍,需要得到救治,其中就包括塔斯馬尼亞袋獾和袋鼬。我要給它們餵食,照顧它們,還要防止它們被蚊蟲叮咬——尤其是在就餐時間——並且要給它們打掃衛生。當它們死去時,我也要懷著悲痛的心情埋葬它們。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在動物保護區工作聽起來似乎是我夢寐以求的,但背後的工作往往很艱辛,甚至令人心碎(圖片來源:Alamy)

這份工作的內容不只是關懷動物,我還要負責打掃公共廁所。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工作嗎?顯然不是。事實上,與我有著類似經歷的人比你想像得更加普遍。我們往往會忽視自己理想中的工作所牽扯的沉悶瑣事,導致這份工作可能無法達到你的預期。事實上,心理學家甚至專門給這種現象取了個名字:"情感預測"。他指的是我們往往對新環境懷有不切實際的期望,這種"草坪總是更綠" 的心態導致我們的實際感受產生巨大的落差。

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心理學教授麗莎·A·威廉姆斯(Lisa A Williams)表示,情感預測是人們對特定環境中的自我感受進行的預測。"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彩票。人們都認為中彩票可以帶來巨大的愉悅。但研究人員的實地調研顯示,彩票獲獎者從中獲得的幸福只會持續很短時間。"她說。

具體到我的案例,我用自己的情感主導了未來預期:我只想到了跟迷人的動物待在一起的美好,卻忽略了體力勞動的艱辛。雖然別人經常鼓勵我們從事自己熱愛的工作,但問題在於,我們或許只是喜歡這種想法,而非現實。

自我蒙蔽

46歲的蘇·阿諾德(Sue Arnold)顯然就是這種情況,她一直都希望成為一名考古學家。目前在倫敦的金融行業從事秘書工作的阿諾德表示,她十分喜歡關於圖坦哈蒙和爭相挖掘古埃及法老墓穴的經典影片。正是因為懷有這種想法,她才註冊成一名考古學家,來到英國多賽特郡挖掘羅馬遺跡。

雖然明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挖出改變歷史的寶藏,但實際體驗仍然讓她大失所望。

"這是我這輩子最無聊的幾個星期。我只是單調地給破碎的棕色瓦片清理灰塵。"她說。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發現文物是一段值得紀念的經歷,但你真的有足夠的耐心從事考古過程所必須的那些細緻工作嗎?(圖片來源:Alamy)

儘管並不後悔,但這段經歷卻讓她意識到自己沒有足夠的耐心從事考古過程所必須的那些細緻工作。雖然她仍然熱愛閲讀歷史書籍,也凖備去埃及旅行,但卻只希望以遊客的身份前往那裏。

我們為什麼會忽視夢寐以求的工作所包含的缺點?美國俄勒岡大學心理學副教授埃利奧特·伯克曼(Elliot Berkman)表示,部分原因在於多數工作都隱含著一些腳踏實地的因素,另一部分原因則在於我們的預期。

"當人們真正達成目標時,幸福感往往達不到預期。部分原因在於我們並不擅長預計生活中的目標所隱含的成本和額外的工作。"

反過來同樣如此。如果你已經從事一項工作20年之久,可能會忘記自己達到今天的地位所付出的艱辛。你真的願意再次付出同樣的努力成為另一個領域的專家嗎?

Image copyright Alien vs Predator/Photos 12/Alamy
Image caption 雖然別人經常鼓勵我們從事自己熱愛的工作,但問題在於,我們或許只是喜歡這種想法,而非現實(圖片來源:Alien vs Predator/Photos 12/Alamy)

伯克曼補充道,更重要的是,真正影響我們感受的因素已經較最初發生了變化,無論我們最初的起點在哪裏。

"你需要通過不斷改變才能讓自己快樂。"他說。

塔斯馬尼亞大學心理學高級講師蕾切爾·格雷夫(Rachel Grieve)表示,這就難怪我們需要通過幾次嘗試才能找到合適的工作。"多數時候,我們的決定都不是理性的……而是要依靠直覺,或者乾脆做自己'感覺正確'的事情。"格雷夫說,"如果是決定今天午餐吃什麼,這種方法沒有問題。但如果事關重大,例如在考慮轉行時,最好還是放慢速度,多加思考。"

社會維度

昆士蘭大學心理學院教授亞歷山大·哈斯勒姆(Alexander Haslam)表示,職業滿意度的關鍵在於社會動態,而非職位頭銜。"如果你是一名醫生,你真正喜歡的可能是醫學,但如果你最終處在一個'有毒的'工作環境中,你就不太可能對自己的工作感到滿意。"他解釋道。

很多人通過努力學習和發奮工作進入法律等門檻較高的職業後,都會產生這樣的感覺。他們對自己"夢寐以求的"工作感到失望。

"這是一種傳統的自上而下的環境,充滿了競爭。"安德魯·沃克(Andrew Walker)說,他在悉尼讀完大學後直接進入法律行業,"我多年以來一直認為法律是很好的職業,但後來卻發現自己犯了個錯誤。我希望跟活力四射的人在一起,我不想承受那麼大壓力,即使這意味著要從事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喜歡的行政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orgina Kenyon
Image caption 本文作者喬治娜·凱尼恩(Georgina Kenyon)住在澳大利亞藍山的森林邊上。她在附近的動物保護區拍下了這些塔斯馬尼亞袋獾寶寶(圖片來源:Georgina Kenyon)

追隨內心

具體到我自己,我已無法擺脫新聞職業。雖然我很懷念在塔斯馬尼亞保護區與動物們相處的時光,包括澳洲小鸚鵡、草原袋鼠和食肉動物,但我明白,我並不需要一份新的職業。相反,我需要跟志同道合的人們一起接近自然。我現在住在澳大利亞藍山的森林邊上,這裏被列入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雖然距離悉尼只有幾小時車程,但這裏卻很適合叢林徒步和觀察野生動物。

所以當我最近在當地報紙上看到一個滿臉微笑的動物管理員提著一個桶和一把掃帚,邀請幸運的讀者前來體會管理員一天的工作時,我對實際情況有了更清醒的認識。夢想與職業未必要融為一體。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