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應該竭盡全力工作?

工作加班成為習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恐懼會催生"工作殉道者"——千禧一代尤其如此(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你是否感覺不能休假,因為沒人能在你離開的時候接替你的工作?你是否會放棄所有的個人計劃,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時間加班工作?甚至會因為按時下班感到愧疚?

如果你很熟悉這些感受,你或許正是不斷增多的所謂"工作殉道者"中的一員。這些人給企業文化帶來了巨大改變,導致同事壓力倍增,身心俱疲。

比納爾·帕特爾(Binal Patel)是第一個承認自己是"工作殉道者"的人,他因為把所有的自由時間都奉獻給工作而感到精疲力盡。

這位來自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羅利市的25歲數據科學家表示,他的問題始於兩年前,他當時一心想著加入一家創業公司,為醫療行業分析數據。該公司當時只有12名員工,而帕特爾清楚地記得自己當時把標凖定得過高:"每天工作12小時,完成200%的工作量。"

他人的積極認可起初令人上癮,但這個剛剛從大學畢業不久的年輕人很快意識到,這種自虐式的工作方式根本不可持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如果你為了完成任務而加班工作,可能就會給自己一天所能完成的工作量設定不切實際的預期(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久而久之,你的公司會期望你按照最初的水平來工作,因為你之前就是這麼乾的。你自己也希望達到這種水平,因為你的確做到過。"他說,"但一直這麼努力工作根本不可行。"

帕特爾發現,工作時間越長,工作效果和工作效率就越差。這還會影響情緒,"因為你希望自己能達到更高的水平。"

帕特爾並非個例。根據克勞羅斯勞動力研究院(The Workforce Institute at Kronos)的數據,美國有81%受薪僱員有過加班經歷,29%每周至少加班3天。另外一項名為Project:Time Off的研究也發現,"千禧一代"比老一輩更有可能成為"工作殉道者",比例達到43%;而所有勞動者的平均比例僅為29%。

專家警告稱,在辦公室裏待的時間越長,未必表示員工越稱職,而老闆也需要設定明確的目標,避免因為自己制定的計劃導致整個團隊精疲力盡。否則,當千禧一代擔任管理職位時,過量工作產生的影響就會更加嚴重,因為他們會期待自己的手下也表現出同等程度的"出勤主義"。

"如果我們正在形成這樣的心態,那麼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未來將變成什麼樣子?"Project:Time Off首席研究員凱蒂·丹尼斯(Katie Denis)說。千禧一代需要大幅調整自己的態度,"否則會引發更加嚴重的問題。"

芬蘭勞動衛生研究所的瑪麗安娜·維爾塔寧(Marianna Virtanen)進行的研究,將過度工作跟很多與壓力有關的健康問題關聯起來,包括抑鬱症、睡眠障礙和嚴重酗酒。與此同時,針對美國、澳大利亞和歐洲職場人士的一份新研究發現,與每周工作40小時的人相比,每周至少工作55小時的人中風風險增加33%,冠心病風險也增加13%。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辦公室裏待的時間越長,就越有可能引發健康問題,而這往往不會讓你變成更好的員工(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害怕與不確定

丹尼斯表示,18至35歲人群目前形成的"工作殉道者"趨勢與健康的自我需要(例如追求成就感)和不健康的焦慮感都有關係。"很多人都聽說千禧一代嬌生慣養,但我們卻發現,他們內心其實充滿恐懼。"

丹尼斯表示,在經濟衰退高峰進入職場的千禧一代都很沒有安全感。不僅如此,他們還要應對充滿各種科技元素的辦公室文化,但由於工作與生活的邊界至今仍未明確,所以很多人感覺自己被束縛在自己的設備上無法掙脫。

"目前很少有一份指南能告訴我們,如何在職場中使用技術才是合適的,所以我們才感覺自己應該隨時待命。"她說,"這會激發一種證明自己的強烈意願。這在千禧一代中表現得尤其明顯。"

Project:Time Off的報告發現,工作時間與職業發展之間沒有任何相關性。恰恰相反,"人們達到了最大閾值。"丹尼斯解釋道,"即便他們在辦公室裏待的時間更長——或者工作時間更長——但並不意味著他們比同事創造的價值更多。"

預防措施

REV績效管理平台CEO泰-塔克(Ty Tucker)表示,其實很容易從一開始就避免這種職場行為的出現。"管理人員需要確定每個員工的目標,還要確定每個人的績效評估標凖。"他解釋道。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如果你的目標定得太高,別人就會希望你達到甚至超過這一目標(圖片來源:Alamy)

管理者應該知道一周40小時所能完成的合理工作量,避免員工精疲力竭,從而在制定預算、人員和可以衡量的目標時做出適當的選擇。通過加班工作,很多員工會在不知不覺間讓管理者的任務越來越難以完成,項目初期尤其如此。

塔克認為,老闆往往是造成"工作殉道者"的罪魁禍首。他們不光為員工制定了錯誤的基調,還會最終拖累企業的發展,因為他們讓企業離不開自己,以至於沒有他們就無法推進任何事情。

"當你創造了這些由孤立的知識構成的堡壘時,作為一個組織,你的表現就會變差。"他說。

殉道者vs英雄

雖然"工作殉道者"可能陷入時間長、效率低的怪圈,但塔克認為還有可能得到另外一種健康的結果:工作英雄。

"工作英雄會在出問題時介入進來,通過優異的表現挽回敗局。"塔克解釋道,"此人通常看重結果,而非時間,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被人當做英雄。"

來自羅利的數據科學家帕特爾目前正在向後一個方向努力。他2017年開始了一份新工作,希望能夠採取跟剛加入這家公司時截然相反的工作方式。

"當我開始新的工作時,肯定不會事必躬親。"他說,"當然,我還是會認真完成自己的工作,但我會更加重視團隊合作。"

訪問BBC Capital閲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