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語為英語的人應該重新學習英語

(圖片來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Alamy)

直到7年前,出生在芝加哥的本·巴倫(Ben Barron)周圍的同事還都是美國人。但當他來到總部位於瑞士的蘇黎世保險公司工作後,卻發現自己周圍的歐洲同事雖然都說英語,但卻難以理解他的語言。

"好在我周圍的人會主動問我,'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讓我可以澄清自己的意思。"他回憶道,"所以我開始注意自己有哪些可能令人產生誤解的語言溝通習慣。"

為了幫助母語人士更好地與非母語人士展開溝通,蘇黎世保險公司在內部舉行了電子課程。參加完這些課程後,巴倫放慢了語速,也改掉了他的"美式口語",不再使用那些難以被其他國家的人理解的術語和習語。

"這個電子課程讓我明白,周圍人的英語聽力能力或許並不像我想像得那麼好。"巴倫說,他如今已經成為該公司國際業務的高級學習和發展顧問,辦公地點位於伊利諾伊州的紹姆堡。

"此外還要避免使用諺語。"他說,"例如,'那條狗不打獵'這句諺語的意思是'這恐怕不是個好主意'。這是一句帶有美國南方特色的諺語,其他地方的人很難理解。"

他還會避免提到棒球和橄欖球,甚至改變自己的書寫風格。他不再使用"can't"、"don't"、"doesn't"這樣的縮寫,而是會將這些詞語拼寫完整。

在以英語為母語的人群中,像巴倫這樣調整語言使用方式的人雖然不多,但數量正在增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學習國際英語有助於你跟同事更好地交流(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趨勢扭轉

英國文化委員會跨文化溝通負責人尼爾·肖(Neil Shaw)表示,隨著會說英語的非母語人士超過母語人士,迫使後者必須主動適應現狀。根據英國文化委員會的數據,全球目前約有17.5億人能夠使用英語進行口語交流,到2020年有望達到20億。

在英國文化委員會去年9月最新推出的跨文化溝通課程中,他們鼓勵新加坡和南非等以英語為母語的人重新思考自己的溝通方式。"這給很多人帶來了啟發,讓他們明白自己的英語並不像他們想像得那麼明確而有效。"肖說。

英語逐漸成為一種通用語。"在一個虛擬的國際團隊中工作已經不再罕見。"德國慕尼黑的跨文化顧問羅伯特·吉布森(Robert Gibson)說,"這已經成為很多人的日常生活,既沒有壓力,也沒有困難。"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眾所周知,小布什(George W. Bush)擔任美國總統期間就經常出現語言錯誤(圖片來源:Alamy)

當以英語為母語的人碰到新的英語變種時,就會面臨文化衝擊。

"英語正在發生劇烈變化。"吉布森說,"現在的趨勢不再是只有美式英語和英式英語這樣一兩種標凖英語,而是出現了很多不同種類的英語。"

他表示,中式英語(Chinglish)和德式英語(Denglish)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在很多組織內部,英語也在不斷發展。某些公司擁有自己獨特風格的英語表達方式,甚至連以英語為母語的人都未必能夠理解。現在已經不再有所謂的標凖英語了,而是要在不同的情況下使用不同標凖的英語。"

母語人士的缺點

英國約克大學社會語言學家多米尼克·沃特(Dominic Watt)表示,以英語為母語甚至不再是一項優勢。

"以英語為母語未必對你有利,因為你沒有經過其他語種的人那樣的外語學習過程。所以,他們之間有共鳴,而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卻成了異類。"沃特說。

例如,在歐洲議會中,不以英語為母語的人都對以英語為母語的人牢騷滿腹。"你就不能像其他人一樣說英語嗎?"沃特說,"由於數量原因,權力平衡已經有所改變。"

倫敦國際傳播學院院長凱西·威靈斯(Cathy Wellings)表示,逐漸地,以英語為母語的人會意識到他們的溝通方式有問題。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你的口語習慣是否會令同事困惑不已?你可能會感到意外(圖片來源:iStock)

"如果置身於一群不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之中,人們會發現自己不像在家裏那麼如魚得水;或者,你可能在家裏很擅長談判,可是到了海外卻發現難以談成交易。"她說。

只會說英語的人無法理解人們學習外語時面臨的挑戰。"我一直都向以英語為母語的人灌輸一種觀點:在使用另外一種語言時面臨的認知負荷很大,這會讓人身心俱疲。所以,如果我們這些以英語為母語的人能夠伸出援手,那就可以減輕他們的負擔。"威靈斯補充道。

具體到英語語法,非母語人士往往比母語人士更加擅長。"在不同語種的人一起參加的商務溝通協作課程上,英國人會因為自己的語法不如非母語人士而感到羞怯。"她說。

放慢速度和閉嘴傾聽

英國國際溝通培訓服務提供商York Associates的老闆鮑勃·狄格楠(Bob Dignen)表示,對於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來說,最有效的交流方式就是放慢語速。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提到的蘇黎世保險公司的《母語人士英語培訓》(English for the Native Speaker)電子課程正是由York Associates開發的。

狄格楠解釋道,以英語為母語的人每分鐘平均說250個單詞,而不以英語為母語的人認為每分鐘150個單詞比較易於接受。"大約需要6至12個月即可掌握放慢語速這種能力。演員也會學習這些技巧——控制語速,延長停頓。"狄格楠說,"你可以在跟人說話時用手機給自己錄音,然後通過收聽回放來控制自己的語速,直到放慢到每分鐘150個單詞。"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西班牙國王菲利普六世在聯合國聽翻譯(圖片來源:Alamy)

他還表示,咬字清楚同樣很重要。"碰到'I will'時,我們通常會說'I'll',語速快的時候甚至會說成'ull'。應該從放棄縮略詞開始,把'I'll'和'I'm'改成'I will'和'I am',就能幫助對方更好地明白你的意思。"

只會說一種語言的人使用的溝通方式往往會"在無意間邊緣化非母語人士"。他說,"這會導致只會說一種語言的人在談話的時間長度上佔據主導,遠超非母語人士。"

"我會建議以英語為母語的人閉上嘴,向對方詢問更多問題。由此產生的影響不容小覷。"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