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活在特朗普時代的美國人

機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這場近年來美國歷史上爭議最大的選舉中,有關離開美國的討論越來越高漲(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當人們剛開始討論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競選總統這件事時,莎拉(Sarah)認為這只是個玩笑,根本不必當真。然而她說,在2016年11月8日那天,"最不可想像"的情形出現了:特朗普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

鑒於安全考慮,莎拉讓我們在報道中去掉她的姓,只保留名。那天莎拉立刻給當時正在國外出差的丈夫打去電話,告訴他:"果然發生了,我想要走,我沒在開玩笑。"而據莎拉講,她丈夫的回答是:"我知道了,我們可以走。"

所以,43歲的莎拉和45歲的丈夫,以及他們的兩個學齡中的女兒,將於下個月離開美國,離開那個他們住了三年半的美國中西部小城,搬去幾千英里以外的某個國家。他們沒有計劃再回到這裏。

在這場美國近年來引起爭議最大的總統競選中,許多美國人都表示,如果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那麼他們將離開美國;這樣的討論出現在辦公室、廚房、咖啡館裏,出現在飯桌前,甚至出現在出版物上。當12個州在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的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初選中做出選擇後,谷歌宣佈,用"移民加拿大"這個詞條進行搜索的數量大大高於有谷歌引擎以來的任何一個時期。加拿大移民與公民網站(Canada's immigration and citizenship website)因點擊訪問量過高而宕機,該網站不得不向瀏覽者彈出網頁通知:"在瀏覽我們網站的過程中,您可能遇到網頁反應過慢的情況,我們正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感謝您的耐心。"

然而特朗普果真當選之後,包括麥莉·賽勒斯(Miley Cyrus)和艾米·舒默(Amy Schumer)等明星在內的許多人並未履行他們離開美國的諾言,一些人解釋說,他們沒有辦法離開,另一些人則說,他們選擇留下,繼續抗爭;還有人承認當初自己只是說著玩兒。不過,的的確確有人正在做離開美國的計劃,另外一些人,雖然他們已經完成國外的任期,卻選擇推遲回美國的時間表。

別無選擇

對於莎拉和她的家人來說,似乎沒有離開之外的第二個選擇了。她說自己倒也願意"留下來繼續抗爭",但是對她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家人的安全,以及家人的團聚。莎拉的丈夫不是美國人,沒有美國居民身份,且經常在國外出差。莎拉的兩個孩子擁有美國和丈夫祖國的雙重國籍,莎拉是美國公民,在兩國都擁有永久居民身份。莎拉的丈夫通過申請短期簽證,才能與在美國的妻子和女兒們團聚。

"一開始,這就像一場賭博,我們不知道他會不會惹惱了誰,然後被拒絶入境,"莎拉說道,"可是隨著政府換屆,形勢變得更可怕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就職總統,特朗普時代開始(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莎拉認為自己的家庭是幸運的,因為他們有離開的經濟能力和機會。但是她有自己的擔心,因為她不知道這一決定會在女兒們的心中留下怎樣的一課,她也為那些無法離開的人感到擔憂。"那麼多人都無法輕易離開,而我們卻可以打包走人,我不知道對孩子們而言,我做出了什麼樣的示範。誰會留下來,繼續保護這裏的人,為她們抗爭?"

莎拉說,她對離開朋友感到戀戀不捨和非常難過,但是自己的朋友們都表示支持她的決定。莎拉的許多朋友說,如果有能力,他們也會選擇離開。但也不是所有人都理解她的決定,特別是莎拉的父親,莎拉的父親為特朗普投了票。

"對那些不理解我的人,我剛好說聲'再見',因為我終於擺脫這一切了。"莎拉說道,"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離開的原因,我不想在自己感受不到安全的地方撫養我的女兒們,我不想拿她們的安危做賭注。"

政治風向的轉變

對克里·卡爾(Cori Carl)和妻子凱西·達裏(Casey Daly),等待大選的最終結果並不是問題的核心。

"即使是特朗普成為真正被認真對待的候選人位置之前,我和我的妻子就已經感覺到政治領域對奧巴馬及過去八年來自由開放成果的抨擊正在發酵,"卡爾說道。所以,他們很早就在物色美國之外的生存之所了。"我們決定,搬去加拿大,"卡爾說道。2016年1月,卡爾夫婦從紐約布魯克林搬去了多倫多。

卡爾是一名通訊行業顧問,可以遠程工作,妻子達裏在一家國際公司做分析師,這家公司在北美和歐洲均有辦公室,已經在該公司工作十年的達裏能夠讓公司將自己派去多倫多辦公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對於莎拉和她的家人,除了離開美國,他們並未發現其他選擇(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卡爾說,許多人對移居加拿大的要求及手續有誤解。"大多數情況下,你要麼符合要求,要麼不符合,因為這是基於一套積分系統,所以規則明晰。"最好的情況是,你35歲以下,高等學歷,是某領域專業人士,或處於管理職位。如果是這樣,"你符合要求的機率非常高,"卡爾說道。"你不需要加拿大那邊的工作邀請,但需要證明自己有足夠存款在找工作期間支持自己的生活。"

卡爾夫婦說,他們想為那些在移居這件事上遇到更多困難的人提供一些幫助,許多人在此過程中最後都選擇了放棄。卡爾夫婦開辦了一個網站,旨在幫助那些想要從美國移居加拿大的人。11月份,網站流量激增300%,"每當特朗普又在推特上散播令人焦慮的觀點時,網站的流量就會上升,"卡爾說道。卡爾夫婦還寫了一本書——《移居加拿大》(Moving to Canada),該書於大選開始不久前夕出版。

有人觀望、有人行動

當然,網站流量高並不意味著移居人數就多。

在蒙特利爾工作的加拿大移民律師瑪麗莎·菲爾(Marisa Feil)有一名客戶,該客戶於美國大選之後辭去在美國的工作,來到加拿大,在之前公司的某分支機構擔任與之前相似的職位。然而,儘管目前菲爾接到諮詢電話的數量顯著上升,但大多數都僅限於諮詢,真正行動的人很少。

菲爾說,大部分打電話諮詢的人,其問題都圍繞:移民加拿大或取得短期工作簽證是否需要加拿大僱主方面提供工作邀請。"大多數美國人驚訝地發現,他們無法僅僅憑借自身教育背景或工作經驗申請移居,"菲爾說道。"加拿大目前的移民政策要求,申請人與加拿大之間已經具備某種聯繫,比如加拿大僱主提供的工作邀請,或者在加拿大有親屬能夠幫助其找工作。"

地球的另一邊

根據新西蘭漢密爾頓(Hamilton)一家移民諮詢機構移民專家莎拉·科洛姆(Sarah Crome)的數據,美國大選之後,新西蘭移民網站New Zealand Shores的流量也大幅攀升,增長近600%。

科洛姆說,並非所有人都提及特朗普作為離開美國的理由,許多人是認為"政治大環境"改變了。

"我與很多客戶討論過,他們也不希望希拉里當選,"科洛姆說道。目前以家庭為單位,包括夫婦在內,該機構的美國客戶數量達150,這個數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目前,新西蘭對他們來說是具有吸引力的國家,"科洛姆說。

對於在澳大利亞從事物業管理工作的紐約人加利納(Galina)來說,特朗普的勝出意味著她將大大推遲返回美國的計劃。

"直到我能夠確保美國還是美國之前,我都不會回美國,"加利納說道。加利納是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堅定的支持者,因為這一政治傾向的敏感性質,她要求我們在文章中去掉其姓,僅使用名。"目前,我不認為特朗普會是個好總統,他無法給人安全感。我很擔心特朗普會將這個國家帶上一條錯誤的道路,惹怒不該惹怒的人,挑起一場世界大戰,或是引發恐怖分子攻擊。他還給美國帶來了壞名聲。"

加利納說,澳大利亞政府對醫療的補助、嚴格的槍支管制、自由的教育制度,以及更高的工資標凖都是吸引她留下來的原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讓大多數美國人受到打擊的是,他們發現自己無法僅僅憑借教育背景或工作經驗移居他國,"移民律師瑪麗莎·菲爾說道(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瑪麗莎(Marisa)來自美國南部,已婚,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說自己目前正在申請歐洲某國的雙重國籍身份,瑪麗莎的祖父母來自那裏。瑪麗莎的祖父是美國永久居民,但從未歸化。瑪麗莎對特朗普欽定的內閣成員,以及他們可能對生活在美國的人的權利施加限制感到擔憂。同時,她也對長期生活在這樣一個種族主義和排外主義暴露在陽光下的環境裏感到厭倦。不願讓自己的姓氏出現在文章中的瑪麗莎說,她周圍的人經常談論特朗普的言論,特朗普聲稱他就任總統後會將移民趕回家,讓他們回到"該回到的地方",他們往往會將特朗普的言論描述得更誇張。

瑪麗莎說,自己的哥哥已經獲得雙重公民身份了。瑪麗莎和哥哥不會立刻搬離美國,但瑪麗莎說,自己的丈夫已經開始在歐洲找工作,她也會馬上著手求職。對瑪麗莎,這是一個備選計劃,但她已經做好採用的凖備了。

對於莎拉,離開美國並不是她曾經為自己和家庭設想的生活。她說自己"完全心碎了",她一直覺得自己會在美國撫養自己的兩個女兒。

"但是我需要保護他們,"莎拉說道。"在我們有離開這個選擇的情況下,我不可能心安理得地留在美國。"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