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曾經效力於這個國家感到羞愧」

行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美國公民對新的特朗普政府滿懷擔憂,因此計劃移居海外

當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11月8日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時,把選票投給他的美國人都歡呼雀躍。但對其他人而言,有的內心矛盾,有的深表擔憂,更有人開始考慮徹底離開美國。

經歷了美國近代史上最分裂的一次大選後,又經歷了英國脫歐公投這場同樣分裂的投票之後,我們向讀者拋出一個問題:他們是否會因為不確定性和政治氣候而考慮離開這個國家。我們的問題收到了成百上千的回復,有的非常極端,但通常都滿懷憂慮。以下就是部分讀者針對他們離開美國或推遲返回美國給出的理由。

立刻想走的人

有的人比其他人更容易離開美國。有的希望申請雙重國籍,以此提升自己的安全感。

"我11月9日見了律師,開始申請西班牙居民身份。我妻子是歐洲公民,而我也不希望我們家搬回美國。"喬納森•艾倫(Jonathan Allen)說,"我很傷心。"

瑪麗-丹妮絲•茱莉(Marie-Denise Jolie)離開美國的計劃則顯得非常決絶,恨不得立刻實施。"我2016年2月8日移居加拿大。我生在美國,長在美國,甚至在美國服過兵役,但由於父母有一方是加拿大人,所以我擁有雙重國籍。我從沒想過搬去加拿大,但我確實在這裏待不下去,估計除了短暫的旅行外,我不會再回來了。"

"我懷著沉重的心情和極端的厭惡離開美國。我為曾經效力於這個國家感到羞愧。"

害怕改變生活方式

"我們是一對同性戀伴侶,原計劃在6月結婚。"吉姆•布倫克(Jim Brunk)說。但這對伴侶現在卻凖備在1月末註冊結婚。"我的伴侶是艾滋病毒攜帶者,而且是猶太人。新形成的共和黨國家在這裏針對我們展開了3次遊行。"

"我不確定我們最終會去哪裏,可能是加拿大。我是門諾派教徒,我會跟門諾派中央委員會取得聯繫,看看他們能否幫助我們搬到加拿大。"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有的人原本是暫時出國,但卻變成了永久或長期定居(圖片來源:Alamy)

對菲爾•莫瑞爾(Phil Morel)來說,離開美國的計劃經過了深思熟慮。"我妻子是墨西哥人,我持有歐洲護照。儘管我們住在加州,但我們倆仍然感覺被偏執且富有煽動性的語言以及危險的立場剝奪了權利。"

亞歷克莎•藤橋(Alexa Tenjou)的計劃顯得直率而周到:"我在海外教書,而由於政治氣候的原因,我不准備回來了。"她寫道,"作為一名美國黑人女性,情況肯定對我不利。"

凱瑟琳•漢南(Catherine Hannan)認為今後還會發生很多動蕩,所以她和她的伴侶也凖備離開美國,以免以後再要離開時難度加大。"我們住在農村,這裏的人們已經開始為支持特朗普感到後悔。我們曾經警告過他們,但他們卻被自己的宗教信仰蒙蔽。"漢南寫道,她之所以在自己的社區裏堅決反對特朗普,是因為她來自更加進步的加州,"我們都處於半退休狀態,開始領社保和退休金,但並不知道在特朗普的領導下還能否享受這種待遇。"

"我們拋棄了所有東西,包括家畜……我們認為即將發生變革,並認為美國人大批逃離只是時間問題。"

改變回國計劃

有的人原本是暫時出國,但卻變成了永久或長期定居,改變了返回美國的計劃。

"我是美國公民,居住在英國。我原本計劃在去年12月讀完碩士學位後回國。但當特朗普贏得大選後,我推遲了這項計劃。"安吉麗娜•維拉德(Angelina Velarde)寫道,"幸運的是,我丈夫是英國公民,因此我持有的配偶簽證有效期是兩年半。"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退休人士和有健康問題的人移居海外的渠道較少(圖片來源:Alamy)

艾米麗•安•格蘭傑(Emily Ann Granger)去年12月搬到悉尼,她早在2016年初就決定這麼做。"我的配偶是澳大利亞公民,我們曾經計劃讓他搬來美國,但考慮到眼前發生的一切以及美國那邊可能發生的事情,很高興我們做了正確的決定(從美國搬到澳大利亞)。"

種種局限和其他考慮

然而,雖然遷居國外的決定對某些人而言或許並非難事,但對另外一些人來說,由於個人條件面臨種種局限,導致其幾乎不可能離開美國。

約翰•萊布塞克(John Lebsack)寫道:"如果能離開,我肯定就離開了。但考慮到年齡和孫輩的原因,我只能留在美國。"

對珍妮•德洛斯(Jeanne Dross)來說,年齡和醫療條件限制了她的選擇。

"跟很多朋友一樣,我也已經退休:幾乎所有歐洲國家、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積分系統都不會接受我們。" 她寫道,"有的地方可以接受我們,例如葡萄牙、保加利亞、哥斯達黎加和巴拿馬,但那裏的醫療保險成本太高,我們無力承受。這是因為雖然我們已經繳了幾十年的醫療保險稅,可一旦出境,保障就會失效。"

當然,還有很多人堅持認為,留下來比離開更有價值。

例如,西蒙•德里(Simon Derry)擔心離開的人可能因為自己的離開引發更多問題。"令人難過的是,最有可能受到(特朗普的)政策影響的人(貧窮的城市居民、少數族裔等)反而沒有能力移居國外,而且沒有足夠的技能和資格移民。" 他寫道,"很多考慮離開的人才恰恰應該留在美國為那些受到衝擊的人們提供幫助。他們的行為可以理解,但卻令人羞愧。"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