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紙才是真正的「王牌APP」

  • 2017年 2月 15日

每年1月,安吉拉•賽貝拉諾(Angela Ceberano)都會為此後的12個月制定各種目標。而在每個周日的晚上,她還會為未來一周制定計劃和安排。

然而,作為澳大利亞墨爾本公關公司Flourish PR的創始人,她並不使用電子表格和時尚的手機應用(APP),而是用傳統的記事簿、日記本、彩筆和一摞雜誌來完成日常工作。借助這些工具,她便可以集思廣益,繪製列表,甚至製作願景卡。

Image copyright Bulletjournal.com
Image caption 文具市場的繁榮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子彈日誌"的流行

賽貝拉諾並不抗拒先進科技。她算得上是一名"數字土著",經常使用社交媒體。她會在傳統媒體和新媒體之間分配自己的時間,而且經常往來於澳大利亞和舊金山之間,她的部分創業公司客戶都位於後者。但在完成某些任務時,她還是更喜歡紙張帶來的簡單、靈活和伸手可及的觸感。

"我有的時候只想放棄所有技術,拿著一支筆和一張紙坐在一片安靜的空間裏。"她說,"現在雖然有很多APP,但我感覺沒有一款APP能滿足我的所有需要。我曾經展開過很多嘗試,使用過各種各樣的任務清單來安排各種事情的優先順序,或者使用許多不同的APP來進行頭腦風暴……但當我拿起紙筆,或者當我使用傳統的記事本和鋼筆時,還是會感覺更加靈活。我隨時可以把它拿出來,它能讓我集中精力完成任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觸覺感知可以刺激大腦中與創造力和創新有關的部分

賽貝拉諾並非個例。掃一眼社交媒體就會發現,傳統紙筆的樸素魅力再度受到人們的青睞。很多人都在使用手寫的文字和手繪的圖案來完成工作和生活中的特定目標——無論是健身、理財,還是快速跟進職場任務,這種模式都可以勝任。而且,儘管手機APP已經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其他返璞歸真的想法也在網上受到追捧。

背後的科學

科學表明,這些傳統模式的回歸或許意味著什麼。雖然科技的確可以提升某些任務完成的效率,但數字過載也已經成為一個越發引人擔憂的現實問題。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2010年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我們如今消費的信息幾乎是20世紀60年代的3倍。而英國Ofcom的一份報告也表明,約有60%的受訪者自認為對自己的設備上癮,三分之一的人每天的上網時間超出自己的意願。那麼,我們是否過於依賴技術?我們的屏幕是否過於分散精力?有可能。例如,很多研究都發現,多任務對人有害,可能會令大腦思維過程更加散亂。

其他的發現還表明,紙筆較之於鍵盤存在一大優勢。普林斯頓大學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2014年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筆比鍵盤更加有力。研究人員通過3項研究發現,在筆記本電腦上做筆記的學生在回答概念問題時的表現不及使用傳統筆記本的學生。通過手寫方式做筆記的人對資料的理解更加到位,記憶也更牢固,原因是他們必須在心中處理這些信息,而不是逐字逐句地輸入這些內容。另外一項發表在《應用認知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Applied Cognitive Psychology)上的論文顯示,通過手寫方式記錄信息的人能夠更好地記起枯燥的信息。

記下來

當然,在不使用科技手段的情況下設定目標的概念早已有之。在互聯網出現之前,所有人都在採取這樣的工作模式。

Image copyright Map Your Progress
Image caption 在借助一套視覺輔助工具的幫助還清了2.6萬美元債務後,艾米•瓊斯(Amy Jones)開始出售目標追蹤藝術作品。畫布上的每個旋渦代表它還清了100美元

如今的不同之處在於,精通數字技術的這代人開始重新追捧傳統技術。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成功的網紅、科技行業從業人員或者新媒體專家。而這股最新趨勢已經幫助Moleskine和Leuchtturm1917等文具公司提升了記事本的銷量。例如,Moleskine美國分公司總裁馬克•賽思林斯基(Mark Cieslinski)表示,該公司過去4年每年的增幅都達到兩位數。Leuchtturm1917營銷經理理查德•伯尼爾(Richard Bernier)表示,大約在2016年6月左右,該公司的銷量出現井噴,很大程度上源自熱門制表方式"子彈日誌"(bullet journal)和其他網絡社區的流行。

新的自我意識

那麼,既然專門提升生產力和效率的科技已經全面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這些簡單的工具還有什麼吸引力呢?首先,筆記本永遠不會沒電,也不會在工作進行到一半時突然死機。你也不可能不小心刪掉任何東西。這些工具也不會不停地跳出社交媒體和電子郵件的提醒信息。你還可以隨手繪製圖表或插圖——有的時候,一圖抵千言——但這在智能手機上卻很難做到。

Map Your Progress是一種通過繪畫追蹤目標的新模式,它的創造者艾米•瓊斯(Amy Jones)在一套視覺輔助工具的幫助下還清了2.6萬美元的債務。她的母親從事銷售工作,之前就曾經使用過一些視覺輔助工具。受此啟發,瓊斯繪製了一張由許多旋渦組成的巨大畫布,每一個旋渦代表100美元,她把這張畫布掛在牆上。每當她還清了100美元後,家住美國聖迭戈的瓊斯就會給一個旋渦圖上明亮的顏色。結果如何?她還清債務花費的時間僅為預定計劃的一半,而且創造了一幅了不起的藝術作品。

"實際效果令我意外,塗色的過程讓我很滿足。"瓊斯說,"我可以給每個旋渦逐一著色,看著五彩斑斕的色彩在我的牆上綻放。之後,這也激勵我制定不同的決策。因此,我在償還貸款時會變得更加積極。"

Image copyright Rydercarroll.com
Image caption 紐約數字產品設計師瑞德•卡羅爾根據個人需要創造了"子彈日誌",這是一種做筆記和列清單的方式

在Facebook上發佈了自己的成功經驗後,這種模式廣受追捧。瓊斯2015年開始在網上出售自己的設計,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許多用戶使用"進度圖"來集中精力達成還貸、減肥和馬拉松訓練等各種各樣的目標,有的客戶甚至來自遙遠的澳大利亞。

"這幾乎成了一個小型的慶祝儀式。人們很興奮,他們期待著能給旋渦塗上顏色。這可不僅僅是在手機APP上滑動手指,或者在表格上填寫單元格那麼簡單。這更多的是一種體驗。"

類似地,紐約數字產品設計師瑞德•卡羅爾(Ryder Carrol)根據個人需要創造了"子彈日誌"(bullet journal),這是一種做筆記和列清單的方式。"你現在看到的是我花費一生精力試圖解決自己的組織問題而總結的經驗,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被確診存在注意力障礙。"他說,"很多人認為我們無法集中精力,這其實是個很大的誤解。從我的經驗來看,我們可以集中精力,只是不能同時關注很多事情。所以,我必須找到一種方法在短時間內獲取信息,還要找到傾聽別人的辦法。"

他表示,子彈日誌"是為我設計的,但也適用於像我一樣的人,它很靈活。我有時候用它畫畫,有時候用它寫作,還有的時候用它做規劃,它什麼都能做,我希望設計一套能幹所有事情的系統。"

"把手弄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精通數字技術的一代人回歸傳統技術對文具銷量形成了促進

落實到紙面還能激發創新。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阿文德•馬爾霍特拉(Arvind Malhotra)表示,想要實現創新,獲得創造力,就應該"把手弄髒"。然而,當你使用科技產品或電子設備時卻無法獲得這種感覺。

"研究還顯示,觸覺感知往往可以刺激大腦中與創造力有關的部分。所以,你在構造一個實體物品時獲得的觸摸和感受也與創造力有很大關係。"他說。

"我自己對快速原型設計展開的研究表明,即便是在數字時代,當你用實體元素來補充數字元素時,也可以激發創新。"馬爾霍特拉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幾乎所有的高科技公司仍會將白板作為刺激創造力和加強合作的主要方式

"據我觀察,有創造力的企業接近80%都會在辦公室裏使用白板。"他說,"有意思的是,幾乎所有生產數字化硬件和軟件的高科技公司,都會將白板作為刺激創造力和加強合作的主要方式。"

返璞歸真

對賽貝拉諾來說,能夠關閉手機,遠離電腦,靜下心來集中精力才是關鍵。另外還要有足夠的靈活性來創造一套屬於她自己的系統。

Image copyright Flourish PR
Image caption Flourish PR創始人安吉拉•賽貝拉諾表示,組織APP體現的是"別人的模式"。

"你會陷入一系列的科技手段中難以自拔,但實際上卻總是遵循他人的模式。"賽貝拉諾說,"我之所以不用這些APP,是因為這都是別人的模式,並非我的思維方式。"她還補充道,"所以,當我拿起紙筆時,就可以按照我頭腦中的信息組織方式將其記錄下來,但這或許並不適合其他人……我認為,人們應該努力奪回時間的所有權和信息的控制權。"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