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毒攜帶者僱員所受到的歧視無所不在

人們在世界艾滋病日當天點燃蠟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們在世界艾滋病日當天點燃蠟燭

當錢西•考克斯(Chanse Cox)告訴老闆他是HIV病毒攜帶者時,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會因此丟掉工作。

考克斯在美國喬治亞州一家名叫Gregory Packaging的果汁工廠擔任機器操作員,他發現他成為人們議論的中心,原因是人們懷疑他因為艾滋病而導致皮膚出現問題——但這完全是在造謠。事實上,皮膚問題無關緊要,但這些謠言卻引發了毫無必要的擔憂。人們擔心他會把HIV傳染給別人。所以,他認為平息謠言的最佳方式就是向老闆承認,他的確是HIV攜帶者。

他的情況並沒有影響工作表現,所以考克斯認為自己的工作很安全。然而,公司卻炒掉了考克斯,理由是政府針對食品安全和傳染病出台了監管規定。他知道自己不會傳染任何人,所以向美國就業機會均等委員會(EEOC)提交了投訴。該機構以違反《美國殘疾人法案》(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為由向這家公司發起訴訟,該法案有專門的條款保護HIV攜帶者免受歧視。

該訴訟最終得以和解,考克斯因此拿到了12.5萬美元賠償。另外,Gregory Packaging也同意在其喬治亞工廠內針對殘疾人歧視問題開展專項培訓。

"我很高興我為自己挺身而出,我也希望……我們能夠傳遞出一條信息,能夠保護其他HIV攜帶者免受我所遭遇的這種不正當的解僱。"考克斯在2015年達成和解時說。

可惜,針對HIV攜帶者的職場歧視始終存在。據估計,美國13歲及以上人群中約有120萬HIV攜帶者,EEOC每年大約收到200份HIV歧視投訴,去年達到220份。

HIV/艾滋病組織估計,全球HIV攜帶者的失業率達到常規水平的3倍。根據全球HIV攜帶者網絡(Global Network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2012年針對9個國家進行的一項研究,很多HIV呈陽性的受訪者都表示,他們因為攜帶這種病毒而遭到僱主的拒絶。

在僱主和同事知道自己是HIV攜帶者的情況下,馬來西亞、贊比亞、尼日利亞和肯尼亞的受訪者遭遇的歧視最為嚴重。馬來西亞目前的情況最嚴重——該國超過半數受訪者表示他們的僱主和同事對自己存在歧視。

專家表示,這種歧視也是降低HIV發病率面臨的障礙之一。"很多人因為擔心受辱而不願接受體檢,他們害怕失去工作——或者無法申請工作。"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HIV/Aids項目高級技術專家阿福撒•薩義德•穆罕默德(Afsar Syed Mohammad)說,"他們往往不知道自己攜帶這種病毒,並因此傳染別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的公司為員工提供免費體檢和後續治療項目

僱主之所以不願招聘HIV攜帶者,原因有很多:有的擔心相應的保險費用過高,有的擔心他們經常請病假,還有的擔心這會讓其他員工感到不自在。事實上,根據凱澤家族基金會(Kaiser Family Foundation)和《華盛頓郵報》2012年進行的一份調查,五分之一的美國人都表示,與HIV攜帶者或艾滋病患者一起工作會令他們感到不適;如果自己孩子的老師是HIV攜帶者,會有26%的人感到不適;如果自己食品是由HIV攜帶者製作的,也會有44%的人感到不適。

"有的企業表示,如果被人發現員工中有HIV攜帶者,他們就會失去客戶。"EEOC助理法律顧問克里斯多夫•庫津斯基(Christopher Kuczynski)說,"當然,這不等於給這種歧視披上合法的外衣。"

歧視和恥辱往往反映了人們的誤解,以及對HIV毫無根據的恐懼——有時也反映了人們對同性戀的恐懼。"HIV之所以令人感覺恥辱,是因為別人會想當然地認為你是同性戀或者濫交者。"墨西哥的HIV問題活動家亞希爾•扎瓦勒塔(Yahir Zavaleta)解釋道,"因為崇尚男人文化,加之對同性戀有牴觸情緒,所以墨西哥仍然存在很多歧視。"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度iEnergizer的一場企業教育活動,它是全球企業抗艾滋病聯合會的成員,這是一家專門幫助勞動者了解HIV的組織。

根據聯合國有關聯合項目的報告,艾滋病的治療手段已經取得進步,與艾滋病相關的死亡病例已經較2005年的峰值下降45%。但儘管如此,有的人仍會錯誤地認為,感染了HIV和艾滋病就像被判了死刑一樣。

第一例艾滋病發現於35年以前,但至今仍有很多人不了解HIV是如何傳播的。根據英國HIV和性健康服務提供商Terrence Higgins Trust去年對2,000名英國人進行的調查,有30%的英國成年人認為共用牙刷會傳染艾滋病,還有20%的人認為接吻會傳染艾滋病。而凱澤家族基金會的研究也表明,美國有27%的人並不知道HIV不會通過共用水杯傳播,還有17%的人不知道這種病毒不會通過接摸馬桶傳播。

醫療和食品公司的歧視尤其普遍。例如,德克薩斯州的一家醫療中心上月同意達成一項7萬美元的和解,原因是他們解僱了一位攜帶HIV的助理護士而遭到訴訟。律師表示,他的基本工作只是給病人餵食和擦洗,因此不會存在任何傳染風險。

其他類型的組織也存在類似的偏見。一位中國求職者在教師資格考試中表現優異,但在入職前的體檢中查出HIV後卻未被錄取。他隨後起訴當地教育部門,最終獲賠4.5萬元人民幣(6,538美元)。

在希臘,一家珠寶製造商因為歧視HIV攜帶者而遭到起訴。這名HIV攜帶者不小心告訴一些同事自己的狀況後,同事們立刻要求公司將其解僱。公司隨後聘請一位職業健康醫生,試圖平息員工對HIV傳播的恐懼,但卻未能起到效果。管理者最終屈服於員工的壓力將此人辭退。

那位員工隨後起訴公司,並在2013年勝訴。當時,歐洲人權法庭裁決該公司的這種行為違反了《歐洲人權公約》的兩項條款:一條是尊重隱私和家庭生活,另外一條是禁止歧視。

錢西•考克斯這樣的員工決定向僱主透露自己的HIV攜帶者身份,但這麼做顯然存在風險。

"我們不鼓勵人們向僱主透露自己的HIV攜帶者身份。"美國LGBT(同性戀、雙性戀及變性者)權益保護組織Lambda Legal的律師兼HIV項目總監斯科特•舒特斯(Scott Schoettes)說。該組織建議勞動者在披露這一狀況前諮詢律師,因為人們仍對HIV攜帶者存在歧視,而且普遍對這種病毒缺乏了解。

"我認為很少有人在職場透露自己的HIV狀態。"Out & Equal Workplace Advocates副總監蕾切爾•魯賓(Rachel Rubin)說,"我們15年來經常聽到人們公開披露自己的LGBT身份,但他們卻從來都不會披露自己的HIV攜帶者身份。"

員工或求職者經常隱瞞自己的HIV狀況,除非這種身份真的會構成風險,或者他們希望接受治療或因為病情而要求更多休假或休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針對HIV攜帶者的職場歧視始終存在

"只有胸外科等少數職業可能存在安全風險。"舒特斯說,"產生風險的標凖是:不僅要接觸血液,而且還可有進入非HIV攜帶者體內的可能性。這種情況非常罕見。"

舒特斯發現,如今針對HIV攜帶者的公然歧視已經減少。但具體到HIV的傳播知識,他認為"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