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移民多元文化著稱的馬爾默

馬爾默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馬爾默的扭轉大廈是斯堪的納維亞最高的建築(圖片來源:Alamy)

馬爾默(Malmö)的國際形像亟待改進——只有這樣才能與當地居民和外派人員在這裏居住的真正體驗相符合。

馬爾默原本以犯罪著稱,而由於最近幾年出現在轟動全球的北歐犯罪小說《橋》(The Bridge)裏面,導致位於瑞典第三大都市圈的這座城市更加聲名狼藉。不僅如此,國際社會最近的爭論也令外界進一步質疑這座城市在大規模移民浪潮下的安全問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認為,媒體和政府掩蓋了這座城市的緊張不安,而英國政治家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甚至稱之為"歐洲強姦之都"。

但這座城市還有另外一面,14世紀的華麗建築與厄勒海峽周邊充滿現代氣息的酒店和公寓相映成趣。

根據Nordic Tech List的統計,作為一座僅有33萬人口的城市——其中三分之一的人在外國出生——馬爾默2016年吸引的創業投資超過斯堪的納維亞的任何一座非首都城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場為支持難民而籌款的藝術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些全球頂尖移動和視頻遊戲開發商的總部都設在這裏,包括《糖果粉碎傳奇》(Candy Crush Saga)的開發商King和2015年銷售最快的啟示錄風格角色扮演驚悚遊戲《全境封鎖》(The Division)的開發商Massive Entertainment。該市現在還在與迪士尼共同製作《阿凡達》系列。

得益於極高的人均專利申請數量,馬爾默最近在經合組織(OECD)的最具創造力城市排行榜上位居第四(排在荷蘭埃因霍溫和美國聖迭戈及舊金山之後)。事實上,馬爾默的其他很多欣欣向榮的行業也在集中精力給地球施加積極影響,包括綠色能源、數字健康和可持續旅遊。

當地官員也在努力幫助居民減少個人碳足跡,大舉投資新建自行車道和標誌,並提供免費充氣泵,使得這裏在全世界最適合騎自行車的城市中排名第6。最多只需20分鐘便可輕易騎車達到這裏的多數地點。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馬爾默居民在Lilla Torg廣場散步和野炊(圖片來源:Alamy)

雖然以全球標凖來看,這裏的氣溫仍然很低,但卻很少低於0攝氏度,夏季通常都超過20攝氏度。相比而言,挪威奧斯陸或芬蘭赫爾辛基等同一地區的大型商業中心到了冬季通常會被冰雪覆蓋,即便是最熱的月份也很難超過15攝氏度。

如果你想在馬爾默的室內取暖,那裏還有一流的美食,甚至有追趕鄰居哥本哈根的勢頭,後者一直以來都以屢獲大獎的小飯館而聞名。這裏有3家米其林一星餐廳,這座城市的多元文化也營造了價格親民的國際美食氛圍。

"馬爾默的美食真是令人陶醉。"32歲的尼古拉斯·尼爾森-比恩(Nicholas Nilsson-Bean)說,他在英國牛津長大,後來在西班牙巴利亞多利德(Valladolid)居住,然後在瑞典西海岸工作了四年,於2015年搬到馬爾默。

"由於擁有大量移民,馬爾默以物美價廉的沙拉三明治著稱。但這裏也有一流的漢堡吧和休閒餐廳,以及高端北歐美食。"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歸 HSB Sweden 所有的馬爾默扭轉大廈(Turning Torso)是斯堪的納維亞最高的建築(圖片來源:Alamy)

住宿

要在這裏尋找住處並不容易,因為馬爾默的住房有點緊張。正因如此,對於初來乍到、舉目無親的人來說,轉租成了最常見的方式。通常可以到Blocket(類似於趕集網或58同城)等在線集市尋找房源,或者加入Facebook上的找房小組。

不過,與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相比,這裏的情況還不算太糟——斯德哥爾摩的某些地方需要等待20年才能獲得公租房名額,因而催生了高價的黑市。根據瑞典房地產網站Hem ochHyra的測算,斯德哥爾摩一套一居室公寓的轉租費用約為每月7,700瑞典克朗(857美元),馬爾默僅為4,900克朗左右(545美元)。

"我只花了倫敦五分之一的房租,而且在倫敦還要跟另外3個人一起住。"25歲的美國人阿萊克·莫洛伊(Alec Molloy)說,他在瑞典電子健康公司Min Doktor擔任產品經理。

Image copyright Maddy Savage
Image caption 美國人莫洛伊曾經在倫敦住過一段時間,他表示,馬爾默的房租比較便宜,雖然薪水較低,但為了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實現更好的平衡,值得為此付出(圖片來源:Maddy Savage)

與很多外派人士一樣,他看到瑞典相對輕鬆的工作環境,這裏只有不到1%的員工每周工作時間超過50小時(在OECD的統計中位居最低水平),初為人父母的員工還可以享受480天的假期來照顧孩子,甚至能獲得金額不菲的育兒補貼。

"我賺的錢沒有之前在倫敦或硅谷那麼多,但從生活成本以及生活和工作平衡等整體角度來看,這其實並沒有可比性。"他說,他在馬爾默感覺"身心更加健康"。

"有孩子的人都會在下午5點下班,所以我也有了做瑜伽或看書的時間。"他說,"我在倫敦要工作到晚上9點,然後才能回家叫外賣。"

瑞典扁平的企業結構對很多國際工作者來說也是一大福音,包括來自中國的李珍(Zhen Li,音譯)。她在一家名為Neo Technology的國際圖形數據庫公司擔任工程師,該公司在馬爾默設立了一個歐洲辦事處。

"這裏真的很自由,沒有等級制度。所以,當我們討論產品時,我感覺所有的意見都會得到重視。"她說。

李珍表示,正是由於馬爾默的城市規模不大,因此很容易接觸到各行各業的領導者,這都要得益於緊湊的城市中心舉行的各種聚會,通常由商業團體、創業社區、社交俱樂部或者馬爾默大學主辦。

Image copyright Maddy Savage
Image caption 來自中國的李珍表示,由於沒有等級制度,因此瑞典的工作氛圍更加輕鬆(圖片來源:Maddy Savage)

"你可以見到有影響力的人,還可以跟外派人士直接溝通,並能通過各種活動提升自己的能力。"她說。

與此同時,想要在這座城市創辦公司的人也可以受益於比臨近創新中心更低的運營成本。投資分析公司Di Benchmark的最新報告顯示,馬爾默的公司運營成本低於斯德哥爾摩、哥本哈根和柏林,勞動力和房地產成本總計較此次研究中每年1,828萬美元的平均值低了11%。其中一個名為Minc的創業中心甚至可以向任何有商業想法的人提供6個月的免費辦公室。

語言

歐盟和挪威所有公民都有權在瑞典工作——或者搬到這裏找工作——而無需獲得簽證。

其他多數國家的人通常都需要向瑞典移民局(Migrationsverket)提出申請,證明自己已經獲得瑞典僱主的錄用。2015年,通過這種方式授予的居住許可總共為16,976份。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這裏有許多有趣的建築,市圖書館就是其中之一(圖片來源:Alamy)

根據國際EF英語流利度指數,瑞典人在非母語人士中的英語水平最好,而且由於該國的很多創業公司和大型企業都將英語作為工作語言,所以即便尚未掌握當地語言,受過良好教育的外派人士仍然可以在馬爾默找到很多工作機會。

但與之相對的是,想要在當地找一份基礎性工作,瑞典語往往需要達到高中水平,這也是導致該市失業率接近15%(兩倍於全國平均水平)的眾多因素之一,部分原因在於有的移民缺乏正規教育。

"如果你來之前做做功課,就能凖備妥當。但如果你採用傳統方式,就會發現多數求職申請都要使用瑞典語。"冰島社交創業者菲納爾·斯沃裏森(Finnur Sverrisson)說,他還補充道,對於那些因為配偶的工作調動而移居此地的人來說,這"會成為一個問題"。

Image copyright Little Big Malmo
Image caption 來自冰島的創業者菲納爾·斯沃裏森與人共同創辦了一個組織,希望提升馬爾默的城市形像,同時增加對移民的支持(圖片來源:Little Big Malmo)

33歲的斯沃裏森與他人一起創辦了Little Big Malmo組織,希望提升這座城市的形像,通過增加對移民的支持來加強這座城市的多元化程度。如果你所在的國家還沒有人在馬爾默居住,這家非營利組織就會幫助你找工作,並通過眾籌方式為你籌集搬家費。在聯合國正式承認的193個國家中,已經有170個國家的公民在馬爾默居住,僅次於紐約、華盛頓和倫敦。

與很多本地人一樣,斯沃裏森也認為馬爾默的國際化氛圍和工人階級基礎使之比瑞典其他地方更加開放和放鬆——匯豐銀行編製的《移居國外工作者調查》(Expat Explorer)將瑞典列為外派人士最難交到新朋友的國家,而從約會角度來看,也是最令外派人士感到孤獨的地方。

然而,這位曾在澳大利亞和印度居住過的冰島人警告稱,馬爾默或許仍然比其他地方更難交到朋友。

"想要像美國電影裏那樣直接跟鄰居打招呼,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說。

通勤

外派人士的另外一大擔憂在於這一地區的交通問題,通過16公里厄勒海峽大橋(Öresundbridge)便可直接到達哥本哈根。乘坐巴士、火車和渡輪在丹麥和瑞典兩地往來時需要檢查帶有照片的身份證,這種身份證是瑞典政府2016年初頒發的,目的是記錄來自敘利亞和阿富汗等國的難民。

在這兩座城市之間來往的成千上萬的人每天都要因此浪費不少時間,其中就包括任職於一家營銷公司的布裏頓·尼古拉斯·尼爾森-比恩(Briton Nicholas Nilsson-Bean)。

"我每天回家時最多會因此耽誤45分鐘,這要花掉很多時間和精力,令人身心俱疲。"他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5年開始的邊境檢查令通勤更加困難(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尼爾森-比恩認為,靠近哥本哈根仍然成為馬爾默的"一大優勢"。

"那是一個大城市,還是首都,那裏的外派人員比馬爾默多,有很多事情可做,也有很多東西可看。"他說——另外,他還補充道,丹麥的啤酒也更加便宜。

安全第一

在2016年下半年和2017年初發生了一系列引人關注的槍擊事件後,暴力成為了馬爾默的熱門話題。但該市警方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雖然有77%的居民對犯罪感到擔憂,但只有1%的人在過去一年遭受過犯罪侵害。

"的確發生了一些事情,但似乎都是目標明確的團伙暴力。"美國人蘇珊娜·劉易斯(Susanna Lewis)說,她與來自墨西哥和羅馬尼亞的同事一同任職於一家全部由女性組成的小型教育創業公司。

Image copyright Maddy Savage
Image caption 美國人蘇珊娜·劉易斯任職於一家完全由女性組成的小型創業公司。她認為瑞典比任何地方都更加安全(圖片來源:Maddy Savage)

"在美國,就算是開車出去跟朋友一起吃晚飯——你都不知道吃完飯後車還在不在。"來自美國喬治亞州的劉易斯說。

作為一名女性,她已經習慣了在其他地方獨自行走時提高警惕、四處觀察,但她在馬爾默市中心或外圍郊區時卻並不感到害怕。

"我在瑞典從來不覺得害怕。我之前從沒住過這麼安全的地方。"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