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創業的老闆都在忙什麼?

(圖片來源:Dror Ginzberg) Image copyright Dror Ginzberg

多爾·金茲伯格(Doror Ginzberg)這輩子多數時候都在創業,但在他創辦最近的這家視頻製作軟件公司Wochit之前,卻需要與妻子展開一次開誠佈公的溝通。

"如果你負責經營一家創業公司,那就要100%地投入。這麼做必然要付出代價。這樣一來,你就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活。"他說。

金茲伯格一家住在以色列特拉維夫附近,他們最大的擔憂之一,就是他究竟需要離家多長時間。由於要向投資人宣講,還要尋找客戶,而且經營範圍遍及多個大洲,因此難免經常坐飛機、住酒店。金茲伯格對此心知肚明。他之前已經在以色列創辦過3家科技公司,最近一家名叫PicApp的公司在2011年出售,所以他肯定知道創辦新公司需要每月在紐約和其他地方住上好幾天時間。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特拉維夫與紐約之間有7小時的時差,所以要給家裏打個電話並不容易(圖片來源:Alamy)

不過,他們還是決定嘗試一下。"我在忙碌狀態下會比一般人感覺更幸福一些。"他說,"他表示,那幾年或許很辛苦,但希望能夠獲得回報。"

45歲的金茲伯格的確需要經常出差。他的公司共有55名員工,在美國和歐洲都有辦事處和客戶,作為這家企業的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他每月大約要出差兩個星期,其餘時間可以回家放鬆。他出差多數都是前往紐約,那裏的辦事處有15人。他還會在回特拉維夫的路上去倫敦看看那裏的10名員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茲伯格在紐約租了一套公寓,因此不必住在酒店,這樣就更方便到這裏出差(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頻繁出差

旅行本身沒有什麼令人興奮之處。由於特拉維夫和紐約之間有7個小時的時差,乘坐飛機也要12小時,所以他經常乘坐夜間航班,這樣就能在飛機上睡一覺,以便在飛機降落時迎接目的地的清晨。他還經常購買經濟艙機票,但由於頻繁坐飛機而積累的航空里程讓他經常可以升級到更舒適的客艙。"由於頻繁出差,幾乎不可能不坐商務艙。"他說。

在紐約降落後,他就會直奔該公司在當地為出差員工租的公寓。由於不必住在酒店,因此那裏相當於他的第二個家,這也讓他在兩地之間的奔波輕鬆了許多,而且可以為公司節省費用。"你應該知道紐約的酒店有多麼貴。"他說。到倫敦時,他會盡量住在公司辦事處附近的同一家ACE Hotel。但如果沒有房間,他也會住到周圍的其他酒店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茲伯格在2014年紐約翠貝卡電影節上參加破壞性創新獎頒獎典禮(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妻子的犧牲

出差的痛苦在於需要遠離4個孩子,他們今年分別17、12、11和8歲,金茲伯格也深知妻子為了成全他的事業而做出的犧牲。他的妻子是一名心理醫生,擁有自己的私人診所。雖然她這段時間的工作也很努力,但為了在家裏陪孩子,她只能減少在診所的工作時間。

不過,儘管人不在家,他還是會盡可能多花些時間陪伴家人。無論身在何處,他早晨的第一通電話都會打給家人——而且總是使用視頻電話。他還會通過FaceTime幫孩子做家庭作業。最近,他的大兒子參加了一門計算機科學課程,需要他在作業上給予一些幫助。於是,妻子把家庭作業拍成照片發給他,讓他幫忙檢查。"我經常這麼做。"他說,"這很好。"

他還會提前一年規劃行程,以便讓自己和家人盡可能知道他何時離家。雖然並不確定每一場會議將在何時召開,但他至少知道自己何時會去紐約,隨後可以填滿那裏的行程。雖然有的時候也要臨時出差,但並不常見。"這給我們的生活增加了一點穩定性。"他說,"我的家人幾乎可以精確知道我何時回家,何時離家。"

業餘愛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對於熱愛商務旅行文化的人來說,紐約是個不錯的地方——多爾最近在麥迪遜廣場花園見到了比利·喬(Billy Joel)(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金茲伯格表示,雖然離家的滋味不好受,但在紐約感覺舒服一些。作為一名音樂迷,他經常在那裏看演唱會。他最近在麥迪遜廣場花園見到了比利·喬(Billy Joel),他還見過斯汀(Sting)、彼得·蓋布瑞爾(Peter Gabriel)和斯迪利·丹(Steely Dan),這些都是他喜歡的歌手。"這些東西只有在紐約才能見到。"他說。

他還喜歡美食,尤其鍾愛提供烤肉的餐廳,但他最喜歡的地方還是西安名吃,這是一家讓他可以很快飽餐一頓的中國連鎖餐廳。"他們會在麵條裏放一些肉——這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快餐。"他說。金茲伯格有一半時間都是在公司的公寓自己做飯。

文化衝擊

從文化上看,特拉維夫和紐約之間有一個重要區別:那就是人們的溝通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茲伯格表示,從商業文化上看,倫敦比紐約更願意主動嘗試(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金茲伯格表示,在以色列,人們都很直接。如果你不了解以色列人的說話方式,甚至會覺得他們很粗魯。而在紐約和倫敦則較為含蓄。他發現,有的人不確定應該如何回應,還有的人則更喜歡以誠相待。金茲伯格並不需要調整自己的說話風格,但他的確會對某些人緩和預期。"為了充分發揮每個人的潛力,的確應該採取不同的溝通方式。"他說。

紐約的午餐時間也有所不同。多數人都會帶一份快餐或三明治,然後邊工作邊吃飯。而在以色列,人們通常都會出去吃午餐,大約會因此離開電腦1個小時。他表示,倫敦的員工還會更加從容地享受午餐。"這都需要一些調整。"他說。他還補充道,在紐約時,他本人也會在辦公桌前吃午餐。

他表示,倫敦雖然與紐約一樣都是繁華的大都市,但從商業文化上看,倫敦比紐約更願意主動嘗試。他發現,無論是倫敦還是整個歐洲,人們都更願意嘗試新技術和新產品。他不能確定具體的原因,但或許跟語言有關係。他的產品支持多種語言,所以歐洲的所有人都可以使用。"那裏的市場也更容易打開。"他說,"我們感覺很開放。"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辦公桌上吃午餐在紐約很常見,但在倫敦和特拉維夫,人們通常會採用更加休閒的方式享用午餐(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還有另外一個文化怪癖:倫敦人不喜歡插隊,但以色列人偶爾會這麼做。這可能要歸結為他們的直率,但"這跟在意大利開車還是在瑞士開車沒有什麼區別。"他說。

思鄉之情

出差在外時,他會十分懷念以色列的家。這位創業者在以色列長大,雖然他也很喜歡紐約,但那裏還是無法跟以色列媲美。他出門在外時總是十分懷念家人和朋友。

"我會在紐約跟人談生意,但我的社交生活都在以色列,我很懷念那裏。"他說,"無論哪裏都無法像以色列那樣給我帶來那麼強烈的家的感受。"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