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英國脫歐而「脫英」的外國人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卡塔麗娜·卡瑪茲諾娃(Katarina Karmazinova)24歲來到倫敦學習商科。由於看重英國的多元文化和開放包容,這個斯洛伐克人選擇到皇家霍洛威大學攻讀碩士學位。畢業後,她決定留下來工作——她甚至在英國買了一套公寓。但當英國去年6月通過公投決定脫離歐盟後,卡瑪茲諾娃賣了公寓,辭了工作,離開了英國。自那以後,她一直在旅行和寫作。

"我很傷心。從政治和文化角度來看,我之前一直在斯洛伐克推崇英國的先進生活,但現在卻有了裂痕。"卡瑪茲諾娃說,她已經在英國居住了8年,"突然之間,這個國家有一半向我展示了另一張面孔。"

Image copyright Katarina Karmazinova
Image caption 卡塔麗娜·卡瑪茲諾娃從斯洛伐克搬到倫敦,但在脫歐公投之後,她賣掉了公寓,搬到海外居住(圖片來源:Katarina Karmazinova)

卡瑪茲諾娃並不是唯一一個在脫歐公投之後產生這種感覺的移民——英國已經正式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表明為期兩年的英國脫歐程序正式啟動。在那些背井離鄉來到英國的人中,有的人發現自己需要再次面臨重大的生活抉擇。對於卡瑪茲諾娃來說,真正促使她離開的是英國脫歐背後的精神因素。對其他人來說,則更加擔心英國的經濟前景和自己未來的發展,以及英國脫歐的全面實施將對他們的法律地位產生什麼影響。

有的人只是考慮離開,目前仍在等待事情的進展。還有的人已經離開,他們有的回到家鄉,有的來到歐洲其他地方,有的則直接去往另一片大陸。現在就說英國脫歐這場巨變是否造成了更少的外國人選擇英國,還為時尚早,但根據英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在截至2016年9月的一年時間內,英國的移民淨增量的確減少了4.9萬人,總數僅為27.3萬人。

美國華盛頓特區移民政策學院(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高級政策分析師簡尼·巴塔洛娃(Jeanne Batalova)表示,如果工作地點受到限制,人們就會收拾行裝,離開英國。"移民對英國經濟發展狀況的變化非常敏感。"她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長期以來都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外國勞動者,倫敦尤其如此(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擔憂加劇

在克服了對英國脫歐的"震驚"後,33歲的馬琴·賽扎(Marcin Czyza)想到創辦一家在線招聘公司,為突然想到英國之外的地方尋找職業機會的人們提供幫助,尤其是外國人。"我覺得這是一次充分利用這些政治動蕩的獨特機會。"賽扎說,他是波蘭公民,目前居住在荷蘭,當時從事金融行業。

所以賽扎去年11月創辦了ExpatExit.com。註冊用戶需要完善個人資料,還要回答一些關於他們想搬到哪裏去的問題。幾個月內,該網站的吸引力大幅增加。目前的註冊用戶已經超過1,200人。其中約90%都是住在英國的外國人,多數來自德國、法國、波蘭、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

Image copyright Marcin Czyza
Image caption 馬琴·賽扎在英國脫歐之後成立了Expat Exit網站,幫助人們離開英國(圖片來源:Marcin Cyza)

"我為很多招聘官和人力資源部提供了首選人才。"賽扎說。他表示,現在很難滿足人們對該網站的興趣,他已經開始與許多想從英國挖人的金融和IT公司展開合作。

英國並非個例。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後,有意離開這個國家的人也大幅增多。巴塔洛娃表示,這兩個國家的反移民政策會抑制移民趨勢,而移民減少也會對某些行業產生重大影響,包括農業、服務業、零售業和醫療行業。

"沒錯,這些行業都會逐漸適應新趨勢。但他們也會經歷短期動蕩。"她說,"你不可能一夜之間培訓出醫生、物理學家、護士或工程師。"

考慮各種選擇

當達瑞茲·特魯切爾(Dariusz Truchel)2005年從波蘭移民英國時,為的是在那裏找到更好的工作。在倫敦外圍定居下來後,他便開始擔任項目經理,還參加了很多健康和安全課程,最終創辦了自己的健康和安全諮詢公司。特魯切爾甚至買了一套房子。

但在英國脫歐後,特魯切爾開始對未來感到悲觀。他注意到那些支持英國脫歐的人萌生的新態度。

"很難描述這些氛圍,因為沒人敢當著你的面說,但的確感覺自己是個不受歡迎的客人。"他說。他註冊了Expat Exit,目前正在認真考慮離開英國。他希望回到波蘭或到南歐定居,但也考慮德國、奧地利或瑞士,因為德語國家"更吸引企業"。他說。

"我預計英國經濟將受到脫歐的影響,我不想等到那個時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分析師認為,如果工作地點受到限制,人們就會收拾行裝,離開英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噩夢成真?

由於擔心安全問題,32歲的羅馬尼亞人亞歷克斯(Alexa)要求隱去名字。2014年,倫敦曾經是他的"明確選擇"。他在法國讀完MBA,當時考慮在英國、柏林、迪拜和新加坡的工作機會之間做出選擇。"當倫敦的機會落實後,我絲毫沒有猶豫。"他說,"我喜歡這座城市,也喜歡這裏的工作文化,而且我曾經在英國管理者手下工作過。"

在英國脫歐公投之前,一切似乎都進展順利。"在英國脫歐之前,我認為自己會長期留在倫敦。"亞歷克斯說。但現在,他考慮其他選擇,包括迪拜、新加坡和香港。他最擔心的並不是英國經濟會受何影響,而是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很快就要上幼兒園的孩子受到的影響。"我不想自己的孩子受到不好的對待、欺凌或者歧視。考慮到最近針對移民的仇恨浪潮,這的確有可能發生。"他說,"我們當初之所以來到英國,部分原因就是為了在生活、教育和文化方面給孩子一個良好的開端。"

亞歷克斯一家住在倫敦的一片多種族聚集的社區,他表示,那裏目前還沒有出現大問題,只是有一些暗諷的評論,還萌生出幸災樂禍的心態。"這讓人很掃興。"亞歷克斯說。他現在已經養成了習慣,盡量不在別人面前提起自己的羅馬尼亞國籍。

袖手旁觀

Image copyright Katarina Karmazinova
Image caption 現在,卡瑪茲諾娃一邊旅行一邊考慮新的定居地(圖片來源:Katarina Karmazinova)

卡瑪茲諾娃,就是前文那個離開英國的斯洛伐克人,尚未決定新的定居地——但她知道,只要英國與歐洲隔離,她就不會回到英國。對她來說,英國脫歐最令人沮喪的在於,由於她跟很多外國人一樣,都沒有資格參與公投,所以整個過程只能袖手旁觀。

"我花了8年時間在這裏學習、工作、繳稅、參加國民保險,我還花錢喝咖啡、看戲劇、坐公交。我買了公寓,然後又賣了,我交了印花稅,然後又買了另一個。我學會了英國俚語,吃過水果烤餅,參觀過議會,在地鐵上看過Time Out,還對它內部的笑話會心一笑,我整天看各種新聞……終於,我開始感覺我屬於這裏,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個倫敦人。"她說,"然而,我卻只能袖手旁觀,無能為力。"

現在,她跑到海外去旁觀了。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