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當眾演講是否會限制你的職業發展?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格倫·薩瓦奇(Glen Savage)即將帶著翅膀和光環登場。他害怕極了。

那是1961年,當時5歲的薩瓦奇在澳大利亞布里斯班聖詹姆斯學校(St James School)的聖誕劇中扮演大天使長加百利。他只有一句台詞:"來吧,天使寶寶們。"

他當時並不知道,此時此刻的那種恐懼和焦慮會對他的整個職業生涯產生影響。"我只記得我當時覺得自己做不到。我無法在那麼多人面前講話。"薩瓦奇回憶道,"在大幕拉開前,我渾身發抖,聲音打顫,眼睛盯著地板……從那以後,我總是不願在很多人面前講話。"

畢業後,他當上了藥劑師,主要是看重將他與客戶分離開來的玻璃屏帶來的安全感。

2000年,他奉命為那家規模不斷擴大的連鎖藥店提供培訓。"我不光要跟自己藥店裏的人共事,還有機會幫助400家藥店培訓員工。我原本覺得'這太好了'……直到我想起那個心結。"

當時那句"來吧,天使寶寶們"不斷縈繞在他腦海中。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

恐懼因素

很多人都會在公開演講時退縮。查普曼大學2014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對公開演講的恐懼是受訪者最大的擔憂——25.3%的人擔心在眾目睽睽下講話。

然而,這種恐懼有可能限制你的職業機會。2014年對600家僱主進行的調查發現,在招聘官最看重的技能中,"口頭溝通"排名第1,"演講技能"排名第4;"管理行政活動"等傳統管理技能則排名墊底。但2014年對2,031名美國職場人士進行的調查卻顯示,即便可能因此失去他人的尊重,仍有12%的受訪者願意主動迴避,讓其他人發表演講。在發表演講的人中,接近70%的人認為這對他們在職場中的成功至關重要。

很多資料都表明,害怕當眾演講的人認為這種情緒影響了他們的生活。還有很多研究顯示,職場焦慮會直接引發較差的工作表現。例如,《金融時報》專欄作家露西·克萊維(Lucy Kellaway)就曾經把自己對公開演講的恐懼描述為"職業限制"。傳奇投資人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甚至認為,公開演講課對他的成功產生了直接影響。

露面時間

儘管越來越多的工作是通過電腦屏幕完成的,但職業發展的關鍵仍是見面和傾聽。IBM在一份報告中建議想要晉升為高管的女性管理者在發表博文和推文的同時,還應該主動展開語言互動和小組討論,通過這種方式讓公司的同事了解自己的工作。

商業諮詢師、《武裝自己》(Empowering Yourself)的作者哈維·寇爾曼(Harvey Coleman)認為,職場成功的三大因素是"業績"、"形像"和"曝光"。然而,這些因素所佔的比重並不相同,他認為,曝光約佔60%,其次是形像(30%)和業績(10%)。

"公開演講不再是你職業生活中的一個可選項。"演講教練、《陳述和公開演講權威指導》(The Authority Guide to Presenting and Public Speaking)的作者史蒂夫·布斯汀(Steve Bustin)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視頻會議的逐漸普及意味著即便在家裏工作也要具備陳述技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這是一項必備商業技能,必須像其他技能一樣進行學習和練習。"他說,"很多求職面試現在也要求對面試委員會進行陳述,尤其是高級職位。"

隨著視頻會議取代電話會議,很多職場人士發現與眾多同事會面的機會不減反增。"'一對多'的交流模式現在非常流行。"布斯汀說,"有的會議現在不再安排演講者坐飛機趕到現場,而是建立視頻連接,讓你在辦公室裏做陳述。"

TED演講的熱度和影響力也改變了聽眾的預期。這個活動最早於1984年誕生在加拿大溫哥華,是一場一年一度的科技和設計會議,但自從2006年以來,卻在"傳播思想,分享生活"(ideas worth spreading)的口號下通過網絡傳播開來。這些演講甚至成為了一種文化現象。TED邀請各路專家發表短短20分鐘的演講,在網上的觀看量已經超過10億次,還被翻譯成100多種語言。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布斯汀表示,TED演講的流行也使得人們對公開演講者懷有更大的期待(圖片來源:Alamy)

布斯汀表示,這些演講者的技巧提高了人們對其他人的預期。"你現在可以在YouTube上觀看一流演講者的視頻,當人們在會議或工作活動中發表演講時,他們也期待演講者能有同樣好的表現……標凖提高了。"

對於害怕公開演講的人來說,這可不是好事。英格蘭布萊頓的職業心理學家兼商業諮詢師加裏·盧福曼(Gary Luffman)表示,那些每年只向同事做幾次陳述的人發現很難提升自己的能力。

"有些人可能一年或一個季度只做一次陳述,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容易把頭扎到沙堆裏,不去思考這件事情。"

是戰是逃?

我們之所以害怕公開演講,是一種根深蒂固的自然反應。盧福曼表示,人類的大腦看到威脅比看到獎勵的概率高出三四倍。"所以當我們面對一群陌生人時……就會進入威脅模式。"

大腦之後會進入"是戰是逃"模式。出現這種情況時,腎上腺素就會釋放出來,心跳也會加快——這有利於逃跑或戰鬥,但如果你靜止不動,這些額外的能量就會壓縮你的喉嚨,導致你臉紅出汗。

布斯汀和盧福曼都表示,提前凖備是成功演講的秘訣。他們認為,不必逐字逐句地凖備講稿,只需要記住開場白即可,可以是兩三句話,也可以是最初的幾分鐘,這樣就會形成良好的開端。在此之後,在使用提示卡或幻燈片推進接下來的演講。

盧福曼還建議事先將演講環境進行可視化處理,包括房間的樣子和你站立的位置。"大腦對行為和思維的反應方式很相似。"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於過度關注自己,很多人往往會忘記公開演講是為了與聽眾互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所以,如果你提前在腦海里勾勒一幅豐富的視覺圖畫……便有助於減輕焦慮。"

但沒有什麼能夠代替在眾人面前的實地練習。很多人都參加了國際公開演講組織Toastmasters,希望能夠提升演講能力——其中也包括格倫·薩維奇。2000年,在面臨繼續待在藥店的櫃台後面還是站出來提供培訓這兩個選擇時,他決定直面自己的恐懼。

NLF(神經語言項目)通過關注個人語言結構和行為模式來幫助人們提升演講技能。借助這些額外幫助,他開始克服自己"過於局限的信念和焦慮"。轉折點是一個重要建議:"關鍵不在你,而在聽眾。多數害怕公開演講的人都是因為過於關注自我。'萬一我搞砸了怎麼辦?萬一我失敗了怎麼辦'……實際上,真正重要的是向受眾傳遞信息。如果他們喜歡你,那只是一份額外的獎勵。"

在被童年的噩夢困擾了50多年後,薩維奇終於在2015年走上了APP Australian Pharmacy Professional大會的講台,發表了一場主題演講——那場為期4天的大會吸引了4,000多人參加。"我當時想,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與這些人聊一聊,分享一些觀點……而沒有想,'哦,這讓我很擔心。'"他現在經常在各種會議上發表演講,甚至教他人如何克服恐懼。

他有沒有想過,假如當初不主動改進,會發生什麼情況?"肯定會限制我的職業發展。我的職業發展肯定會停滯不前。"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