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棄母語改用英語的跨國公司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凱科·克拉森(Keiko Claassen)必須參加的工作會議幾乎都使用英語。這沒什麼大不了——只不過,她的公司位於意大利,而她則是荷蘭人。

在最近的一次會議上,她是房間裏唯一一個非意大利人,由於有人跟不上對話節奏,所以她的同事不再說英語——這是他們之間的共同語言。

"這就像看電影。"克拉森說,"當他們轉變語言時……你會發現他們的文化立刻蘇醒過來。"

克拉森擔任溝通執行總監的這家意大利工程公司名叫 ITT Motion Technologies,總部位於雷納特(Lainate)。在這家公司,所有高級職員都被要求用英語溝通,而多數溝通信息也都使用英語。雖然並非公司的官方語言,但由於有4,500名員工在包括日本、中國、印度和德國的多個國家工作,使得英語成為了大家共同的語言——即便會說英語並不表示他們總是能完全理解彼此的意思。

在其他公司,英語則被當成官方語言,其中就包括法國餐飲服務公司索迪斯(Sodexo)。多年以來,該公司都會將電子郵件、在線研討會和其他材料翻譯成多達8種語言,包括法語、英語和西班牙語,或者用多種語言舉行大型會議。但他們卻在今年1月宣佈,其高級管理層將會使用英語。到今年年底,他們就將成為一個只講英語的管理團隊,負責領導全世界80個國家或地區的50萬員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法國餐飲服務集團索迪斯的董事會成員表示,該公司將在年底前將英語作為領導團隊的官方語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其他公司也展開了類似的轉變,有的甚至來自非英語國家,包括總部位於日本橫濱的日產(Nissan),該公司早在20世紀90年代末就部署了"英語優先"的戰略。2015年,另外一家日本汽車製造商本田也宣佈將在2020年前把英語當做官方語言。德國電子公司西門子也在多年前將英語作為官方語言。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羅特曼管理學院管理學教授謝家琳(Jia Lin Xie)表示,可能還會有更多公司把英語作為唯一用語。

對於索迪斯這樣的公司來說,目標很簡單:使用單一語言交流,南美的領導者便可與法國或美國的同事展開協作。索迪斯集團僱員和變革溝通副總裁金·拜達德-封坦(Kim Beddard-Fontaine)表示,這也是該公司整體文化變革的一部分。

"當今的企業都要面向全球,而不再局限於某些地區。"她說,"我們希望通過在不同地域之間展開協作來提升效率。英語可以促成這一點。"

人人都說英語

這種轉變並非殖民主義復辟,也不是文化優越性使然。在歐洲,接近80%的兒童會在小學階段學習英語,而北京21世紀教育研究院2013年進行的調查發現,70%的中國父母都希望孩子學習英語,幫助他們進入更好的學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從2020年開始,日本汽車製造商本田將把英語作為其通用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這也是最簡明、最簡單的語言。"謝家琳說,"不同國家的很多學校都要求正式學習這種語言。"

從理論上講,索迪斯可以把法語作為官方語言——畢竟,這是一家有著50年歷史的法國公司——但他們在法國只有3.5萬員工,而美國的員工人數卻多達12.5萬。拜達德-封坦說:"我認為,如果你想把法語變成公司的全球性官方語言,肯定會遭到反對。"

由於此次改變主要針對該公司的200位高管和1,600名高級管理者——而在很多公司,只說英語的政策也僅限於那些理應懂得這門語言的高級員工——很多低級員工都不說英語,他們仍可繼續收到不同語言的溝通信息。不過,她表示,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變化。今後的材料翻譯成的語種可能減少。

"轉向英語是必然之舉。"拜達德-封坦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作為一種語言,英語主導了商界——但在巴西和意大利等國家,人們卻不常說英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順暢過渡

英語或許是商界的主導語言,但卻並非處處使用,也並未被所有地方作為主要語言。在巴西這樣的國家,只有5%的人學過英語。而在意大利,也只有29%的人說英語。

謝家琳建議,如果一家公司希望讓變化過程更加順暢,而且希望從內部提拔員工,就應該為級別較低的員工提供英語課,而不能只關注高管。當日產將英語作為官方語言時,就採取了這種方式,部分原因在於,該公司明白這項轉變並非對所有人都很容易。"他們知道員工有語言障礙,如果他們希望成為真正的國際化公司,就必須幫助人們採取一些措施來克服這個問題。"她說。

索迪斯和ITT Motion Technologies都為那些希望更好地掌握英語的員工提供英語課。

激情與細微之處

即便如此,在全面調整語言時,還是需要一些激情——試想,如果突然之間要使用非母語的語言進行交流,或者使用一種你沒有流利掌握的語言交流,會是什麼感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使用同一種語言讓領導者可以明確地展開溝通,不會受到所在地的影響(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克拉森表示,老闆和同事都應該明白,其他人或許無法完全理解他們表達的內容。這可能引發誤解,或者令人感覺尷尬。有好幾次參觀工廠時,給她做導遊的人都因為英語說得不好而在一開始就向她道歉,即便那些員工的英語並沒有什麼瑕疵。"他們必須自己穿過這道牆,因為他們的信心不夠強。"她說。

在某些情況下,語言障礙還會阻礙員工的發展。當克拉森與中國同事開會時,很多人在被直接點名之前都會保持沉默。她說,他們不想因為用詞不當或說了一些好笑的事情而丟臉。

"你必須明白這一點,然後邀請他們參與溝通。"克拉森說。

同樣地,非英語人士也有可能無法理解這種語言中的細微之處,但西門子營銷副總裁索尼塔·倫托(Sonita Lontoh)表示,更重要的是讓他們明白整體的意思,還要讓所有人在一起工作時感覺舒服。這都取決於能夠熟練掌握英語的人,他們需要重覆自己的話,確保別人明白自己的意思。對於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來說尤其重要,他們往往被視作最糟糕的溝通者。

倫托曾經任職於多家把英語作為主要語言的跨國公司,而且從未遇到過問題。但還是發生過一些有趣的事情,例如,她的一個德國同事在討論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戰略時提到了"low carb solutions"——這個詞的意思是"low carbohydrates diet in",也就是"低碳水化合物飲食"。

但把英語作為公司官方用語的確有意義,她說:"如果中國人遇到中東來的人,他們會說英語。他們不會奢望對方能聽懂自己的語言。"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