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如何在瑞典建立職場人脈?

(圖片來源:Sophia Skinbjerg) Image copyright Sophia Skinbjerg

在很多瑞典公司,員工可以在辦公室裏穿T恤衫和運動鞋,加班的頻率也低於其他國家,而首席執行官親自操作洗碗機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然而,雖然該國人人平等的商業文化世界聞名,甚至為瑞典塑造了開放包容的形像——正因如此,這裏才經常被評為全世界外派人士最理想的目的地——但對初來乍到的人來說,要在瑞典構建人際網絡往往要面臨很大的障礙。

這個北歐國家的人通常很少閒聊,而匯豐銀行的《Expat Explorer》調查報告認為,這是外國人最難交到新朋友的地方。瑞典也被稱作外國人最難找到長期伴侶的地方。就算想找個一起租房的室友也並非易事,因為這個國家的一居室房子的比例幾乎位居歐洲最高水平。

Image copyright Sophia Skinbjerg
Image caption "很難在短時間內融入當地的圈子,建立自己的人脈網絡。"索菲亞·斯金伯格說,這個擁有澳大利亞和丹麥雙重國籍的營銷人員目前住在斯德哥爾摩(圖片來源:Sophia Skinbjerg)

"很難在短時間內融入當地的圈子,建立自己的人脈網絡。"索菲亞·斯金伯格(Sophia Skinbjerg)說,這個擁有澳大利亞和丹麥雙重國籍的營銷人員目前住在斯德哥爾摩。

"無論是個人關係還是職業關係,往往都要從很年輕的時候開始培養。所以,外國人很難在短時間內融入當地的圈子,建立自己的人脈網絡。"

厭惡風險

由於擁有全世界最高的生活標凖和欣欣向榮的創業環境,瑞典最近幾年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和經濟移民,此外還有很多到那裏尋求經濟庇護的人。不過,雖然該國的外籍僱員自2010年以來一直在增長,但失業率仍然達到15%,是全世界平均水平的兩倍,在經合組織裏面位居前列。

Image copyright Catherine Derieux
Image caption 由於對北歐文化十分癡迷,凱瑟琳·德瑞克斯搬到了斯德哥爾摩,但因為缺乏穩固的人際網絡,所以找工作非常困難(圖片來源:Catherine Derieux)

"我是個自由職業者,現在想買一套公寓,所以要找份兼職工作,這樣才能讓銀行安心。但這似乎有點困難。"28歲的翻譯兼編輯凱瑟琳·德瑞克斯(Catherine Derieux)說。由於對北歐文化十分癡迷,她在一年前跟男朋友一起從巴黎搬到了斯德哥爾摩。

"有些公司的招聘廣告需要我這樣的技能,但也需要有口碑,如果你在這裏沒有人際關係,或者人際關係不是你的強項,那就很難辦。"

事實上,研究顯示,瑞典至少有70%的付費職位都是通過非正式關係招募的。33歲的伊朗人法里德·巴尼亞(Farid Behnia)認為,這是因為瑞典人"非常厭惡風險,而且看重長期規劃。"

他目前是一名應用開發者兼創業者,2008年來到瑞典哥德堡(Gothenburg)查爾莫斯大學(Chalmers University)學習,後來在那裏向剛來瑞典找工作的人介紹需要應對的各種挑戰。

Image copyright Farid Behnia
Image caption 瑞典的很多職位都是通過非正式關係招聘的。來自伊朗的法里德·巴尼亞認為,這是因為瑞典人"十分厭惡風險"(圖片來源:Farid Behnia)

"瑞典人很關注你在這個國家的人際網絡。如果有別人推薦你,表明你在這裏有一定的聲譽,所以感覺會安全一點。"他說。

語言舒適區

對很多初來乍到的人來說,這裏的一大好處在於,瑞典人的英語水平在全世界位居前列,所以為不熟悉當地語言的人創造了軟著陸環境。然而,雖然有的外國人——尤其是在大型跨國公司工作的外國人——在那裏住了幾年甚至幾十年都無法流利掌握瑞典語,但巴尼亞相信,真正花時間認真學習的人最終可以"獲得優勢"。

"說英語的人很容易沉迷在英語的舒適區內,忽視了困在國際化泡沫裏面帶來的長期弊端。"他解釋道。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由於擁有全世界頂尖的生活標凖和欣欣向榮的創業環境,瑞典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和經濟移民(圖片來源:Alamy)

瑞典的大城市都有很多用雙語舉行的社交活動。然而,移民和曾經在其他地方居住過的瑞典人都指出,這些活動給人的感覺與其他外國人聚集的地方有很大差異。

"說不上好壞,但與其他國家相比,這裏的社交活動更嚴肅,更正式——沒有那麼吵鬧。"在英國和非洲住了7年後,27歲的桑迪·艾瑞斯塔德(Sandy Errestad)最近回到祖國瑞典,目前在一家瑞典創業孵化器擔任公關和溝通經理。

"我認為你可以說這裏更專業,但弊端在於,這種感覺有點尷尬,所以很難相互認識。"

處事穩重

勞拉·阿基米德·阿克斯特羅姆(Lola Akinmade Åkerström)長期通過博客撰寫各種與瑞典文化有關的文章,還曾經出版過《Lagom:在瑞典好好生活的秘訣》(Lagom: The Swedish Secret to Living Well)。她喜歡把瑞典稱作"由最封閉的人經營的最開放的社會"。

Image copyright Lola Akinmade Åkerström
Image caption 作家兼博主勞拉·阿基米德·阿克斯特羅姆把瑞典稱作"由最封閉的人經營的最開放的社會"(圖片來源:Lola Akinmade Åkerström)

她在尼日利亞長大,後來去美國求學,在那裏擔任電腦程序員,後來於10年前搬到瑞典。她表示,斯堪的納維亞根深蒂固的規範導致瑞典人在開展社交活動時處事穩重,但卻令外國人感到困惑。

她解釋道,Lagom可以大致翻譯成"別太多,也別太少",正是這種心態鼓勵人們把誇耀保持在最低限度,這樣就能把預期保持在可控的水平。而斯堪的納維亞的"詹代法則"(Law of Jante)也告訴人們"不應該覺得自己比別人好,也不能這麼做"。艾瑞斯塔德也同意這種看法,他認為,初來乍到者很難滿足這些隱形規則,在職場尤其困難。"你本來是想對人友好,但如果太外向,就會讓人覺得你很討厭。"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雖然瑞典悠閒的生活和人人平等的商業文化為其營造了開放包容的形像,但初來乍到的人往往難以在這裏建立人脈網絡(圖片來源:Alamy)

瑞典是歐盟數字科技最先進的經濟體,這就難怪該國最近湧現出很多促進社交活動的移動應用和網絡平台。

其中就包括 Sevn,這款應用可以幫助活動參與者結識理想的聯繫人,並通過內部渠道找到他們。這個內部渠道名為 Lunchback,用戶可以在上面張貼自己是否可以參加商務午餐,或者在時間上是否與新的聯繫人相匹配。另外還有 Yepstr,它可以幫助年輕創業者接到第一批活兒。而 Welcome 則能把初來乍到的人與當地居民撮合起來,幫助他們回答在瑞典工作和生活的相關問題。

"科技和社交媒體扮演了重要角色,讓我可以把斯德哥爾摩稱作自己的家。沒有這些東西,我肯定會回到澳大利亞。"斯金伯格說。

"瑞典人信任其他瑞典人,因此,他們也相信瑞典公司能夠開發出符合終端用戶利益的產品和服務。"她說。

精神食糧

與此同時,活動組織者也開始安排更多非正式社交機會。

在馬爾默,像 The Ground and Minc 這樣的創新中心每周都會舉行自製午餐或早餐,屆時會邀請整個城市裏所有的創業社區。而斯德哥爾摩共享辦公空間 The Castle 還會為成員組織健身課和冥想活動。在 Techfarm,來自全球各地的創業者和其他專業人士甚至會通過更激進的方式來化解瑞典的個人主義社會風氣—共同創造一片共享空間,然後在裏面一起工作和生活。

"我已經成功開發了人際網絡,但仍然沒有社區意識,而且開始有點發瘋。"34歲的社交創業者、來自以色列的碩士生約阿夫·古德溫(Yoav Goldwein)說,他去年在瑞典首都參加了 Techfarm 的 K9 項目。

"現在,我早晨起來可以在共享空間裏面聊天、說笑、喝咖啡。"

Image copyright Yoav Goldwein
Image caption "我已經成功開發了人際網絡,但仍然沒有社區意識,而且開始有點發瘋。"約阿夫·古德溫說,他去年參加了 Techfarm 的 K9 共住項目(圖片來源:Yoav Goldwein)

忠誠關係

儘管面臨種種挑戰,在瑞典的外國人往往還是很讚賞該國悠閒的商業文化帶來的好處,儘管這種文化往往也會有些內向。

法里德·巴尼亞認為,與其他國家相比,一旦瑞典人認為你可以給當地的社會和經濟帶來價值,你就更容易接觸這裏的大人物。

"令我吃驚的是,要見到宜家、SKF(瑞典大型工程公司)、Spotify 等公司的大人物,或瑞典歐洲議會的議員竟然那麼容易。該國扁平的等級制度讓他們更加平易近人。"他說。而阿克斯特羅姆也表示,在瑞典,工作關係很容易發展成更深入的人際關係。

"瑞典人都待人真誠,這也會滲透到他們的商業生活中。"她說,"一旦你贏得了他們初步的信任,就可以獲得(很有可能持續一生的)忠誠,達到有求必應的程度。"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