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染上毒癮和酗酒成性還要糟糕的是什麼?

(圖片來源:Talkspace) Image copyright Talkspace

如果忍不住在工作時間查看Facebook或Instagram,或者如果找不到智能手機或手機沒有信號會令你焦慮不安,那你可能需要接受數字化干預治療。

過去幾年,很多社交媒體用戶發現,當他們想要遠離這些平台時,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擺脫他們的引誘,因而不得不向專業人士求助。而專業人士也及時作出響應。治療師紛紛提供諮詢,正念教練也開設了各種戒癮培訓,企業健康創業公司同樣在幫助人們克服手機成癮,避免人們一天到晚不停刷屏。

正因如此,社交媒體用戶現在可以通過很多方法幫助他們戒除這種習慣。大約1個小時的服務需要花費150美元,如果是持續數日的集中培訓則會超過500美元。

尋求幫助

"我們為人們提供了駕駛課程和游泳課程,但所有人都有智能手機,卻沒有任何人教給他們應該如何正確地使用。"美國非營利組織媒體心理研究中心(Media Psychology Research Center)主任帕米拉·拉特利奇(Pamela Rutledge)說,"他們需要掌握一些技巧來使用各種社交服務。"

Image copyright Talkpsace
Image caption 提供在線諮詢的Talkspace發佈了一則廣告, 希望讓人們意識到社交媒體成癮所產生的影響(圖片來源:Talkspace)

過去幾年,因為所謂的社交媒體成癮向美國休斯頓的治療師納森·德里斯科爾(Nathan Driskell)求助的病人增加了20%,現在幾乎佔到他接診病人總數的一半。有趣的是,因為電腦遊戲成癮而向其尋求幫助的病人似乎有所減少。

未獲承認,但可以治療

需要強調的是,社交媒體並未被美國精神病學會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這樣的醫學分類文獻列為正式疾病,這份手冊被視作精神疾病診斷的黃金標凖。至於這種情況是否應該歸入其中目前仍存在爭議。然而,包括德里斯科爾在內的治療師已經開始使用治療其他成癮症的方式來為社交媒體成癮患者提供幫助。

德里斯科爾表示,從某種意義上講,Facebook、Snapchat和其他數字平台產生的心理影響比其他已經獲得認可的成癮症更難治療。"這比酒精或藥物濫用更加糟糕,原因是這種行為的互動性高得多,而且沒有人以此為恥。"他說。德里斯科爾每小時收費150美元,他每周都會跟病人見面,至少持續6個月時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社交媒體或移動設備上停留過長時間會扭曲你的自我意識(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以毒攻毒

紐約創業公司Talkspace通過1,000名諮詢師提供應需諮詢服務。該公司行為健康服務副總裁琳達·薩考(Linda Sacco)表示,他們2016年開始為社交媒體成癮患者量身定制服務,推出了為期12個星期的項目,專門幫助人們應對網癮,並將此作為一種更加全面的治療項目的一部分。參與該項目的治療師會幫助病人堅定意志,還會對他們展開長達數月的追蹤回訪。但薩考拒絶透露該項目目前的用戶總數。

該公司提供的文本治療方案每月起價138美元,實時聊天治療每月起價396美元。她補充道,雖然客戶需要使用智能手機接受治療,但該公司卻會教給他們如何通過更警覺的方式使用手機。薩考稱,多數人都會在經歷多次失敗的嘗試後接受專業治療。

"等到他們認為需要治療時,已經自主嘗試過一些方法來減少屏幕瀏覽時間,但卻未獲成功,甚至感覺更加糟糕。"薩考說,"主動接受治療的人實際上承認這種行為正在掌控他們的生活。"

Image copyright Talkspace
Image caption 這則廣告展示了社交媒體如何扭曲你的觀點,並在其中使用了哈哈鏡(圖片來源:Talkspace)

幫助病人

其他人認為,糟糕的社交媒體使用習慣可以被視作一種職場問題。在研究了一本關於戒網的書之後,奧利安娜·菲爾丁(Orianna FIelding)2014在倫敦創辦了Digital Detox 公司。菲爾丁目前與很多公司展開合作,幫助他們的員工正確使用社交網絡,而沒有完全交給他們自己來處理。這些項目最初採用了現場研討會的形式,然後讓員工參加針對他們自己的數字化觸發器定制的在線模塊,其中也包括來自社交網絡的各種打擾。

"我們在重新構造人類與技術的關係。"菲爾丁說,她平均每天收費600英鎊(748美元)。她還補充道,企業高管還可以額外註冊一些以提升生產力為重點的研討會。

方法得當

專家警告稱,如果過於依賴正念或數字戒癮培訓,但卻沒有後續措施,那也並不可取。德里斯科爾認為,利用周末或一整個星期的時間進行戒癮是個良好的開端,這往往需要通過身處自然環境來幫助人們擺脫設備的誘惑。

但與其他成癮症狀一樣,客戶往往至少要花半年到一年的時間才能充分明白,如何在戒癮培訓項目之外的環境中管理自己的行為。"分散精力後,戒癮效果很好,但回去之後,又會恢復以前的生活方式。"德里斯科爾說。

治療效果

有的人還不想參加這種一對一的突擊式治療,但仍然希望嘗試一些方式來戒癮,於是,有的公司從中看到了商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社交媒體成癮"比酒精或藥物濫用更糟糕,原因是這種行為的互動性高得多,而且沒有人以此為恥。"(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柏林,一家名叫Offtime的公司自詡為第一家"後科技創業公司",專門以"專注和數字再平衡"為己任。他們與用戶一起通過應用控制他們的社交媒體使用量,而且還會提供很多面對面的戒癮研討會。

2014年參與創辦該公司的心理學家亞歷山大·斯登哈特(Alexander Steinhart)表示,實際效果還算不錯:那些發現自己的社交媒體使用量增加,但卻希望自己解決問題的人的確獲得了幫助。

不應該等到問題出現再去解決,而是應該在了解了最佳實踐方式後主動尋找健康的路徑。拉特利奇表示,當新技術出現時,就應該遵循良好的科技使用習慣。

"人們往往會直接將其稱作上癮。"她說,"而不會認為這是一種失衡。"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