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白日夢對提升創造力也有好處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上月,美國國土安全部和英國交通部都發佈了新的禁令:來自北非和中東的飛機旅客不能攜帶尺寸大於智能手機的電子設備上飛機。

因此,皇家約旦航空公司專門為旅客提供了"在沒有筆記本或平板電腦的情況下度過12小時飛行時間可做的12件事"。第11條就是"思考生活的意義"。

這條建議本身並沒有什麼可笑之處。人們之所以會被逗樂,是因為在當今世界的長途旅行中安靜地思考,而不是通過這樣或那樣的屏幕進行娛樂,實在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人類做白日夢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幾千年前,而如今,我們的閒暇時光早已被智能手機和各種各樣的設備佔據——刷社交網絡、聽語音播客、收發電子郵件——但我們的思維卻很少有機會隨意漫步。這種變化看似毫不起眼,但它卻會對我們的思維方式和群體性創造力產生深遠的影響。事實上,這甚至可能阻礙我們產生創新想法的能力。

燈泡時刻

2012年,研究人員發現,讓思維隨意漫步可以引導我們更有創意地解決問題。而白日夢和創造力之間似乎有著緊密聯繫。從愛因斯坦到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再到即時貼發明者,很多全世界最偉大的思想者都相信,讓思維休息放鬆可以帶來很多好處。你或許也已經注意到,最好的創意往往是在洗澡或外出散步時想到的。

《工作時間做白日夢:喚醒你的創造力》(Daydreams at Work: Wake Up Your Creative Powers)一書的作者、《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雜誌作者兼編輯艾米·弗雷斯(Amy Fries)表示,當你可以胡思亂想時,它便可以獲取記憶、情緒和隨機的知識片段。

"我們是通過白日夢了解思維整體狀態的。"弗雷斯說,"當你處於白日夢的思維狀態時,就可以對各種事件進行視覺化,或者按照自己的意願模擬這些事件。"

這種視覺化可以幫助我們獲得看待問題的新視角,或者將之前相互隔離的兩種想法聯繫起來,從而產生新的構想。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根據尼爾森公司的統計,美國人每天花費10.5小時消費媒體。根據eMarketer公司的統計,英國居民每天消費媒體的時間也接近10小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的大腦在休息的時候最有創造力。"建築和工程公司exp Global Inc圖形設計師梅根·金(Megan King)說。作為一名設計師,梅根·金希望隨時都能想出有吸引力的新想法。"我有的時候會一整天做項目,但卻感覺沒有做出一個讓自己真正滿意的東西。"梅根·金說,"於是我決定好好睡一覺,而第二天,只用了15分鐘時間就做完了項目,還更有創意。"

但"我對智能手機很上癮。"她說。

她這種情況並非個例。根據尼爾森公司(Nielsen)的統計,美國人每天花費10.5小時消費媒體。根據eMarketer公司的統計,英國居民每天消費媒體的時間也接近10小時。正是因為長時間與屏幕相處,使得我們已經不習慣獨自一人安靜地思考。科學家進行了一項研究,為人們提供了兩種可選方案:可以沒有打擾地獨自靜坐6至15分鐘,也可以忍受溫和的電擊。很多人都選擇電擊。

不同狀態

當眼睛盯著手機時,你的思維狀態與做白日夢時截然不同。

弗吉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丹尼爾·威林厄姆(Daniel Willingham)表示,經過多年的研究,研究人員發現我們的大腦有兩套隔離的注意系統——一套外部系統,一套內在系統。內在注意系統會在人們做白日夢時激活,我們稱之為默認網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當眼睛盯著手機時,你的思維狀態與做白日夢時截然不同(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當你思考自己、思考過去、思考未來時,默認網絡會特別活躍。"威林厄姆說,"你不能讓兩套注意系統同時活躍,但它們存在某種聯繫。"

如果兩套系統無法同時激活,而我們每天在一套系統上花費10小時,那就引出了一個問題:這會對我們的大腦和我們的創造性思維產生何種影響?

"我們會因此對自己產生不小的影響。在很多情況下,影響時間都很長。"威林厄姆說,"尤其是對十幾歲的孩子來說。"

"從心理學角度來看,我們更關心這會在長達多年的時間內對人們產生何種影響。"他說。截至目前,結果還不完全明確,但如果人們總是盯著手機,總是把時間花在一套注意系統上,或許的確會產生長期影響。

數字化"戒毒"

好消息是,有的人已經開始自我約束這種行為。在意識到自己閒暇時光使用Facebook的時間過多時,梅根·金最近停止使用Facebook。

"我最近一直在對自己過度使用數字設備的行為培養一種自我意識。"她說,"我一直在反覆嘗試遏制這種行為,但卻很難做到。"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有的人已經開始自我約束頻繁上網和使用電子設備的行為,還專門安排了一些隔離科技產品的時間(圖片來源:Alamy)

威林厄姆原本會在步行鍛煉時聽播客或有聲讀物,但他現在開始拋棄電子設備。安靜的環境讓他更加高興。而弗雷斯也在有意識地限制自己使用手機和電視的時間,如果可能,她還會更進一步。

"我這麼做已經一年了,我很喜歡這種狀態。"她說。

如果做不到,弗雷斯建議首先從自我意識開始。首先要用心關注你會在何時查看手機,以及這種行為令你感覺如何。如果你感覺缺乏創造力,那就出去散散步,或者做做其他不需要集中精力的活動。最重要的是,給自己一段時間,允許自己做白日夢。這種事情總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在當今繁忙的文化氛圍之中更是如此。

"我認為這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弗雷斯說,"接受自己做白日夢時的思維狀態簡直就像一場革命。"

她還表示,如果企業能讓員工有足夠的空間放飛思緒,同樣可以受益於此,因為員工可以因此想出更好、更有創意的點子。

"我敢保證,任何地區的任何領導者肯定都喜歡做白日夢。"弗雷斯說。

除了戒除Facebook外,梅根·金還會盡可能不在開會時攜帶手機或電腦。她說,這可以幫助她想出更好、更獨特的點子。另外,她還會給自己留出時間來鍛煉身體、睡個好覺,而且會利用中午時間休息一下——例如,只帶著紙筆前往附近的公園。

"這是我獲得創造力的終極法寶。"梅根·金說,"當我坐在那裏時,感覺時間都停止了。"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