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大怪:發獎金讓員工提早下班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今年2月,東京公關公司Sunny Side Up宣佈員工可以在每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五提前下班。

可問題是,竟然沒人主動享受這項"福利"。雖然該公司正式宣佈了這個消息,但所有人似乎仍然堅持坐在辦公桌前。

"(讓員工提前下班)不是日本人的風格。"該公司全球溝通部負責人Ryuta Hattori解釋道,"在日本的職場文化中,我們工作都很努力,工作時間都很長,沒人提前下班。沒人這麼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獎勵星期五"活動從今年2月開始啟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這個想法是為了響應日本政府2月24日啟動的一個新項目,目的是解決該國臭名昭著的加班文化。按照原計劃,每個月都會舉行一次"獎勵星期五"(Premium Friday)活動,鼓勵員工下午3點離開公司,希望通過為員工增加一些自由時間來減輕工作壓力。但實際執行起來卻沒有那麼容易。

Hattori公司的口號是"快快樂樂",但為了讓員工提前下班,他們卻不得不採取一些激勵措施。"我們得給他們發獎金。"他說。

同意在"獎勵星期五"下午3點離開公司的員工可以獲得一個3,200日元(28美元)的紅包。有的人去居酒屋喝酒,還有的人跑去踢球。

不過,其他公司裏仍有很多人對提前下班滿懷疑惑。雖然提前下班對其他國家的員工來說是一種榮耀,但在日本,"獎勵星期五"項目卻引發了一些焦慮。該國原本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讓經常加班的民眾放鬆一下,但實際上,這反而凸顯出勞動者被過度壓制後表現出的無奈狀況。

老闆先走

周二下午,時間已經很晚了,Gian Nomachi在日本兵庫縣一個醫療研究園區外推著一個放滿空便當盒的推車。員工們要離開辦公桌去吃午餐,而她的工作則是為他們配送午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很多日本人都會工作到夜間,每天工作時間長達12至14小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想參加'獎勵星期五',但根本沒門。"26歲的Nomachi邊說邊把顏色各異的便當盒放進貨車車廂。"這根本不可能,不可能早下班。"

她表示,如果老闆也和員工一起提前下班,她或許會這麼做。但在此之前,沒有人敢先打卡下班。

日本上智大學管理學教授Parissa Haghirian表示,這是日本人的普遍觀點,在這裏,無論有沒有加班費,員工們都會工作很長時間。

Haghirian表示,部分原因在於勞動力短缺,所以大家都會加班。"日本人工作時間這麼長有很實際的原因……畢竟能夠工作的人不夠多。"他說,"在人手不夠的公司,你不能說自己應該回家,因為你們根本沒有足夠的人來完成任務。"

Image copyright Eric Barton
Image caption 日本拉麵店裏500日元(4.58美元)一碗的拉麵吸引了那些勞累了一天想快點吃頓飯的職場人士(圖片來源:Eric Barton)

但日本的高強度工作文化也蘊含著極大的危機,導致政府不得不採取行動。由於工作過於拼命引發了一系列死亡事件,使得日本人對工作的迷戀受到廣泛關注。日本人把這種現象稱作"過勞死"。

24歲的廣告高管Matsuri Takahashi 在2015年聖誕節當天跳樓自殺引發了巨大反響。她之前保持著一個月加班100多小時的高強度工作狀態,死前還給母親留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為什麼做點事這麼艱難?"

那一年,像她那樣因為過度工作而死亡或自殺的日本職場人士達到2,159人。去年10月,日本政府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該國有四分之一的公司存在每月加班時間超過80小時的員工。按照這種工作強度計算,日本政府認為這些員工都很有可能出現"過勞死"。

為了應對這種狀況,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希望尋找各種方式減輕日本人的工作壓力,包括從2月開始鼓勵員工參加"獎勵星期五"活動。

兩個"獎勵星期五"過後,很少有公司參與其中。上月,"獎勵星期五"恰逢該國的櫻花季,當地人和遊客都會在這段時間前往公園和寺廟賞櫻。但那天恰好也是日本會計年度的最後一天,所以很多公司都會異常忙碌,無法讓員工提前下班。

披薩連鎖達美樂(Domino)甚至認為,沒有參加這項活動也沒什麼大不了。他們啟動了一項名為"疲憊星期一"的廣告宣傳活動,提到了那些錯失"獎勵星期五"之後在星期一早晨垂頭喪氣回來工作的員工。

沒人先走

只要同事沒走,你就會面臨社會壓力,因此,人們往往會等到晚上才會離開。即便開展了"獎勵星期五"這樣的鼓勵措施,依然不太可能改變這種現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儘管時間已經很晚,而且已經天黑,但可能還有很多人在東京這些燈火通明的大樓裏工作(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外籍人士的處境更加艱難,他們很難適應日本的職場文化和職業規範。Haghirian表示,多數外國人最終也會在日本公司裏加班工作。西方企業往往很早就開始一天的生活,比如早晨6點左右,隨後工作10小時或12小時。

"但他們至少不像日本人這樣工作到夜裏。"Haghirian說。

儘管是由首相親自發起的項目,但"獎勵星期五"卻並未真正推廣,甚至連政府部門也不例外。就像很多日本員工一樣,神戶市政廳的員工早晨9點鐘聲敲響時開始工作。到了中午和下午1點,鐘聲又會再次敲響,表示午飯時間。但多數員工都會很快吃完飯,然後返回辦公桌。

到了下午5點,鐘聲再次響起,表明全天工作結束。但沒有多少人起身離開。一直到晚上9點,最後的鐘聲響起後,他們才會真正下班回家。不過,還是會有很多人留在公司。

神戶市長Kizō Hisamoto表示,他希望改變這種現狀。他很支持"獎勵星期五"以及為了降低工作壓力採取的各種舉措。但他的市政廳員工不肯參與其中。

"我們有責任滿足公眾的要求。"Hisamoto說。他現在已經開始著手減少員工的加班時間。

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的數據,目前已經有130家公司宣佈加入這項計劃。但政府尚未收集到這些公司加入後的具體情況,以及他們是否允許所有員工享受休息待遇。

在Hattori的公關公司,工作節奏並未僅僅因為員工提前下班而放慢。相反,Hattori發現他自己在第一個"獎勵星期五"接到了很多電話。所以,當所有同事都出去踢球或喝酒時,他自己卻仍在加班工作。"沒錯,"他承認道,"我不得不工作。"

但在今年3月,整個辦公室都在"獎勵星期五"當天關閉。這一次,該公司不需要再通過獎金來鼓勵員工下班回家,但上班族和小時工仍會獲得報酬。Hattori表示,他和他的同事有的出去喝酒,有的看電影,還有的去了美容沙龍。

Hattori的公司本月在"獎勵星期五"中的做法受到人們的推崇。據當地媒體報道,就連日本首相也在下午3點凖時離開辦公室去過周末,這是他去年8月休假之後第一次這麼做。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