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能在工作中「做你自己」

人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做你自己"是當前最流行的職場建議。從會議室到畢業演講,我們總能在各種場合聽到商業領袖們給出這樣的建議。有的公司甚至把這當成招聘工具來使用。

加拿大軟件公司ScribbleLive駐柏林副總裁邁克爾·弗雷德里奇(Michael Friedrich)表示,他就在努力踐行這個理念。對弗雷德里奇來說,做自己就意味著要穿短褲上班工作,而且還要告訴目標客戶,他沒找到自己的房子之前,一直睡在朋友家客廳的地板上。

弗雷德里奇表示,按照自己的規則行事目前為止效果很好。他雖然沒有上大學,但卻通過旅行掌握了多門外語,而且深諳各種文化之間的差異,因此找到了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儘管在ScribbleLive的行為有些不合傳統,但他還是得到了大幅的晉升。

Image copyright Scribblelive london
Image caption 邁克爾·弗雷德里奇在騎自行車前往800英里外的德國柏林之前與倫敦的同事告別

"我不擔心傳統觀念裏的形像問題。我就是我。"44歲的弗雷德里奇說,"我會接受自己喜歡的東西,然後對其大加讚賞。"

但"做你自己"真的是一個適合所有人的建議嗎?向同事展示自我的時候應該如何把握好度?有些人是不是比其他人更適合這種方式?

模糊界限

倫敦商學院和法國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組織行為學和領導力專家赫米尼婭·伊巴拉(Herminia Ibarra)說,"做你自己"在某些情況下可能適得其反。

例如,她的研究表明,如果人們對自己的"真誠"個性形成固定思維,那麼當他們獲得晉升時就可能在新職位上失敗。他們不會調整自己的行為來適應身份變化,而是會延續以前的行為。例如,她解釋道,某個自認為開放友好的人可能會分享過多的想法和感受,從而失去公信力和效力。

Image copyright Benedict johnson
Image caption 你剛剛被提拔為經理?赫米尼婭·伊巴拉認為延續以往的行為模式未必總是明智的

"真誠的簡單定義就是做真實的自己。"伊巴拉說,"但所謂的'自己',可以是我今天的樣子,也可以是我一直以來的樣子,還可以是我未來可能的樣子。"

自我監控

伊巴拉表示,人們可以用真誠作為借口,好讓自己始終待在舒適區。面臨這些變化,"他們通常會說,'那不是我',然後把'真誠'當成抗拒伸展和成長的理由。"

明尼蘇達大學社會心理學家馬克·斯奈德(Mark Snyder)表示,你適應新環境的能力取決於你"善變"或"忠於自我"的程度。他開發了一種名為"自我監控量表"的性格測試,可以用來衡量這一點。

斯奈德表示,變色龍把自己的生活看做一個扮演各種不同角色的機會,他們會認真選擇自己的言行來給人留下合適的印象。相比而言,忠於自我的人則會借助他們與別人的社會交往,讓人感覺他們的個性沒有被社會改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馬克·斯奈德表示, '變色龍'可能會根據房間裏的人改變自己的口吻——但他們更有可能取得進步

斯奈德表示,在職場中遵循"做你自己"的建議有一個問題,那就是變色龍在這方面比較有優勢。這是因為很多職位所需的偽裝和自我展示能力都比較適合那些能夠通過改變自己行為來適應環境的人,企業的高層職位尤其如此。

活學活用

其他研究表明,只有當你在職場上晉升到高位時,才有真誠的資格、權力和機會。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才能獲得社會學家所謂的"特異信任"(idiosyncrasy credits)。

"高級管理者反覆嘗試過不同版本的自我,找到了各種適合自己的特質,然後融合成一種風格。"伊巴拉說,"他們建議學生和低級員工'做你自己'本是好意,但卻忘記了自己過去30年所經歷的過程。"

紐約Hudson PRO公司招聘專家耶利米·斯登(Jeremiah Stone)表示,這種建議的危險在於,單純告訴人們"做你自己"可能會讓他們誤以為只要這樣做就萬事大吉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做你自己"這種建議帶給你的發展有限——而且你需要用實際行動來表現

"這並不意味著你去面試或進入職場時,應該表現得像跟自己的好朋友在一起一樣。而是表示應該與他人真誠交往,讓他們了解你的個性,知道你重視什麼,知道你的價值觀是什麼。"他說,"這個建議不壞,只是沒多大作用。"

就連弗雷德里奇也不認為"做你自己"是什麼至理名言,尤其是對年輕人來說。"'做你自己'這種建議有點沒頭沒尾。如果你不了解自己,又怎麼能做你自己呢?"他說,"首先了解自己,然後找到那些能讓自己快樂的東西。"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