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向「永遠在線」的職場文化宣戰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很少有人會無聊到專門統計自己在電子郵件上究竟花了多少時間。但法比恩·馬西(Fabien Mathy)這麼做的時候卻一點都不無聊,反而因此獲得了重大發現。

他發現,自己一年內在工作時用來閲讀、書寫和歸類電子郵件的時間至少達到600小時。換算下來,相當於6、7、8三個月份每天花8個小時處理電子郵件。

馬西是法國Sophia Antipolis大學的一名心理學家。發現這件事情後,他感到十分震驚,所以決定做點什麼。他放棄了智能手機,拒絶在下班後登錄工作郵件帳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末時間斷網並不容易(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晚上和周末不看郵件,所以同事都知道最晚周五下午要給我發郵件,否則就要等到下周一。"他說。

馬西幾年前就決定在工作與個人生活之間構建一道屏障,但現在,越來越多的職場人士將有機會效仿他的做法。

法國政府頒布了一項法律,為該國職場人士賦予"斷網權"。該法律從今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這是一項頗為激進的政策,目的是對抗因為科技發展而興起的"隨時在線"的職場文化。

所有員工人數超過50人的企業——法國約有半數職場人士在這種公司工作——必須與員工就他們"切斷數字工具的權利"展開談判,確保員工能有足夠的個人時間與家人相處。

換句話說,這部法律的重點是重新聚焦工作與家庭生活之間的界限。政府並沒有規定企業必須在晚上6點關閉服務器,或者強制在周末停止使用電子郵件,而是通過引導措施來讓企業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制定相應的政策。對某些企業來說,這就需要在晚上的某個時間過後禁用電子郵件,還有的企業則需要讓某些員工在不同的時間待命。

分散精力

這項新的法律引發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否真的有可能切斷電子郵件?如果真的切斷,我們的工作效率是否會提升?

馬西顯然對此深信不疑。他對人類的記憶力和我們在不同任務之間切換的能力展開了研究。

"我們都知道,要做好工作,就要優先處理困難的任務。"他說,"但人們往往喜歡閲讀電子郵件,而非深入思考問題。我們已經不能像以前那樣騰出四分之三的時間處理一個項目。現在總是不斷分散精力。"

馬西警告稱,郵件不僅沒有提升效率,反而降低了效率,而且具備了成癮的所有特點。

"這些都是小事,但頻率非常高,而且具備系統性的獎賞機制,我認為我們很快就會上癮。"

他表示,這種成癮性使得我們很容易放下真正的工作,導致效率降低。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回復那些沒完沒了的郵件會令人上癮(圖片來源:Alamy)

馬西承認,他從事的教學和研究工作可能使之比別人更容易應對這類問題。例如,倘若從事金融行業,就有可能要與地球另一半的人展開跨時區溝通。

但馬西還是給出了一些他認為適用於所有人的建議。

"電子郵件多數時候都不利於我們的工作。"他說,"他們會破壞真正有趣的工作。如果你發現自己已經對電子郵件上癮,那就可以把精力放在其他問題上。"

筋疲力竭

法國的這項立法從一定程度上承認隨時在線的生活方式可能構成公共衛生風險。

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長時間的工作會導致筋疲力竭——與工作相關的身體、情感和精神衰竭——成為一種職業病。

根據職業風險評估公司Technologia的研究,12%的法國職場人士(總數約為320萬人)面臨筋疲力竭的風險。這項研究認為,由此產生的後果不僅對個人非常危險,還會給整個國家帶來財務危機:Technologia的研究估計,法國每年因為工作壓力產生的社會成本在20億至30億歐元之間。而根據哈佛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的最新測算,美國的職場壓力則會每年額外創造多達1,900億美元的醫療成本。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筋疲力竭的職場人士可以創造巨額醫療成本(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英國總工會(Trade Union Congress)的分析認為,英國的加班時間自2010年以來已經增長15%——每周超過48小時。該國健康與安全執行局估計,2015和2016年約有1170萬天浪費在與工作相關的壓力、焦慮和抑鬱之中。但該機構的數據也顯示,與工作相關的壓力事件過去10年整體保持穩定。

好意圖,壞方法?

但問題真的出在科技上嗎?

批評法國這項立法行為的人擔心,政府的目標對凖了人們使用科技的方法,實際上可能搞錯了問題的方向。

"這又是一件搞錯方向的事情。"法國共享辦公空間Workhouse Café的聯合所有人馬克·沃拉滕(Marc Wratten)寫道,"我們需要擺脫朝九晚五的傳統思維,讓人們自主安排工作計劃。"

很多法國人批評新的法律管得太寬,還指出,這種法律並沒有約束力。事實的確如此——企業不需要因為這項法律而簽署協議——但如果他們拒絶與員工就這一問題展開談判,就有可能擔負刑事責任。

就算是像企業主格拉斯·讓·瑪麗(Gras Jean Marie)這種支持立法的人,也擔心實際執行效果很難保證。

"需要把工作與生活區分開來。"他說,"但你如何證明不會因為沒在周末回復電子郵件而遭到懲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批評人士認為,最好讓員工自己安排計劃,而不要制定過多規則(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法國之外,這部法律遭到很多人的嘲笑,彰顯出很多與法國職業倫理和養尊處優的職場文化有關的深刻偏見。

但有證據表明,他們或許找對了方向。

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2015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與不加限制地查看電子郵件相比,如果將一個人每天查看電子郵件的次數限制為3次,便可降低壓力水平。這種設想雖然可能不切實際,但卻表明電子郵件的確在一定程度上破壞了員工的幸福感。

另外一項來自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的研究表明,由於擔心上班時間之外收到電子郵件導致人們無法放鬆,因而增加了緊張情緒。

主動求變

法國有一家公司對這部新法毫無疑慮,並且在落實過程中做出了表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法國電信巨頭Orange鼓勵員工下班之後斷網(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由於在2008至2009年發生了19起員工自殺事件,法國跨國電信公司Orange(前身為法國電信)決定改變技術在員工生活中扮演的角色。

Orange的高管制定了自己的規定,不鼓勵員工在下班後發送工作信息,並承諾管理者不會因為下班後斷網而懲罰任何人。

他們還對管理者進行培訓,使之意識到在下班後發送電子郵件可能給員工帶來過高的壓力,令他們認為自己一定要立刻回復。

Orange並不是唯一一家鼓勵員工斷網的公司。汽車巨頭大眾(Volkswagen)、能源公司阿海琺(Areva)和保險公司安盛(Axa)都在上述法律出台前採取了措施,允許員工斷網。

Workhouse Café的沃拉滕持有不同觀點。他表示,還可以通過其他方法來提升效率。根據他的設想,未來將有更多人享受到完全靈活的工作安排。

"由於當今的組織結構,我們在系統中浪費了很多精力。"他補充道,"人們只是在混日子,刷朋友圈,或者幹其他事情,但實際上,他們原本可以利用下午時間陪陪家人,等到之後有需要的時候再來工作。"

"未來,企業應該考慮讓員工佔據主導,允許他們自主決定工作時間。"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