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職業發展「鍍金」的城市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台灣教了兩年英語後,阿蘭·麥基弗(Alan McIvor)凖備開始一份新的職業。

他當初來到亞洲,是因為英國工作難找,所以選擇來這裏教英語。但他還想進一步開拓自己的職業生涯。

所以,這個32歲的蘇格蘭人來到中國的經濟中心上海,在當地的一家招聘公司找了份工作。麥基弗還考慮過新加坡和香港,但最終選擇上海是因為這裏的經濟增長迅猛——而且,他還會說一點普通話。

麥基弗表示,短短幾個星期,他就跟首席執行官和老闆見了好幾次面,他還是全公司180名員工中唯一一個外國人。"我剛去不久,他們就讓我肩負重任,所以我需要學習很多新技能。我在獵頭行業沒有經驗,甚至完全沒有商業經驗。"

麥基弗很享受這種陡峭的學習曲線,但在上海工作兩年後,他還是回到了台灣。這一次,他的適應過程比上一次容易許多。

Image copyright Alan McIvor
Image caption 儘管在商業領域毫無經驗,但阿蘭·麥基福並未因此停止在上海攀登職業階梯的步伐(圖片來源:Alan McIvor)

"我從台灣去上海時,大概申請了100個職位。"麥基弗說,"但當我從上海回到台灣時,只打了一個電話。"那是2015年。在另一家招聘公司工作兩年後,他現在已經成為亞洲獵頭公司伯樂的高級經理,手下管理著4個人。

雖然擁有大約85萬外國人(約有三分之一住在上海),但中國並不是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拓展職業生涯的唯一去處。由於倫敦和紐約等傳統熱點城市的競爭日益激烈,把目光轉向其他國際化城市反而能挖掘更大的價值。這不僅包括迪拜和新加坡,還包括很多名氣稍遜一籌的地方。

"如果你希望快速發展自己的職業,當你前往在別人看來生存'難度更大'的地方時,就可以獲得優勢。"招聘公司Hays Asia董事總經理克里斯汀·懷特(Christine Wright)說。她建議主動承擔一些"預期風險",例如擔任臨時職位,或者拿較低的薪水來學習新的技能。

"如果能在一家可以給你創造未來機遇、給員工規劃明確職業道路和發展計劃的企業工作,那就更好了。"

目標城市

既然如此,哪些城市最適合有抱負的專業人士呢?

國際勞工組織和亞洲開發銀行估計,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的10個國家在2010至2015年間大約需要增加1,400萬高技能勞動者——增幅為41%——其中很多人都需要在這些國家的首都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海正在努力發展成為創新中心,這也使之成為科技類員工不錯的選擇(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例如,隨著中國的經濟擴張,一些大城市可能需要具備服務意識和技術能力的人才,而不再像以前那樣渴望低端製造業勞動力。隨著政府通過各種措施將上海打造成為科技創新中心,跨國獵頭公司預計:網絡安全、大數據、數字分析和金融科技將成為人才需求最為緊俏的領域。

迪拜多年以來都是外國人聚集的熱點地區,外籍人士在那裏的失業率僅為0.19%。雖然石油和天然氣價格下跌對當地經濟構成壓力,但迪拜正在努力發展新的增長來源。去年那裏推出了自己的《工業化戰略2030》(Industrial Strategy 2030),希望在航空、工程和製藥等6大領域創造2.7萬就業崗位。

"發展職業的最佳地點是那些最需要人才的地方。"馬里奧·菲拉羅(Mario Ferraro)說,他是美世諮詢亞洲、中東、非洲和土耳其國際流動性實踐負責人,"這都要歸結於基本的經濟供需規律。"

他表示,如果某個地方的組織可以選擇的人才非常有限,那就很有可能在那裏發揮自己的能力,並快速積累經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前往其他大洲工作?潛力無限(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爭奪人才

為了爭奪高技能人才,某些國家甚至城市都針對外國人和創業者設計了專門的項目,希望吸引最好的人才。

2010年,中國開始利用"千人計劃"為頂尖高等院校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大幅簡化了人才引進流程。馬來西亞也為"海外人才"提供長期居住簽證,允許某些專業人士在該國居住和工作長達10年時間。荷蘭也在2008年啟動了Expatcenter,幫助外國人在阿姆斯特丹及其周邊地區工作。

不過,對於希望促進自己職業發展的外國人來說,有兩個亞洲城市的吸引力格外突出。

匯豐銀行的《Expat Explorer》調查報告發現,約有68%在香港工作的外國人表示,這裏有利於他們的職業發展,新加坡的比例為62%(全球平均數為43%)。美世諮詢的菲拉羅已經在新加坡生活和工作了19年,他表示,這兩個城市的高品質生活和低稅收環境也對外國人頗具吸引力。

困難猶存

不過,那些想要到海外拓展職業路徑的人卻有可能受到簽證問題或當下政治環境的制約。

去年6月的脫歐公投令移民問題成為英國的焦點,很多歐盟公民都擔心,隨著英國正式脫歐的逐步臨近,他們是否還能繼續留在這裏。而美國政府也在考慮移民改革,有可能收緊跟許多IT專業人士相關的簽證政策。

雖然新加坡仍對外籍人才開放,但也一直在調整與海外高技能員工有關的法律。由於新加坡人擔心城市過度擁堵,害怕工作被外國人搶走,所以企業現在必須"公平對待"本地應聘者。如果不遵守這一規定,便有可能被加入觀察名單。

菲拉羅表示,保護主義和民粹思想可能與當地選民形成共鳴,從而收緊未來的移民規定。"無論我們喜歡與否,今後幾年的各種發展都有可能給在海外尋找工作機會的人帶來困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下一代勞動者對於前往異國他鄉促進職業發展沒有任何疑慮(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這些政策與很多年輕勞動者的目標有所衝突。匯豐銀行的《Expat Explorer》發現,千禧一代最有可能到海外尋找新的職業挑戰。

有的人正在充分利用海外實習或就業機會進行嘗試。例如,自從2008年以來,倫敦的CRCC已經安排6,500個年輕人在中國從事無償工作。參與這個項目的人來自150個國家或地區,其中有40%的實習生來自美國,35%來自英國。

"關鍵在於文化接觸和信心,以及由此獲得的軟技能。"CRCC聯合創始人愛德華·霍爾羅伊德·皮爾斯(Edward Holroyd Pearce)說,"他們可以在中國獲得很多細分行業的知識。"

雖然重新在台灣定居,但麥基弗絲毫不為自己在上海的那段經歷感到後悔。他相信這是發展自己職業生涯的必要步驟。

"如果我沒去過上海,根本不可能找到現在的工作。"麥基弗說,"上海極大地提升了我的求職競爭力。"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