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尋根之旅:五千萬人的大生意

蘇格蘭旅遊 Image copyright Scottish tourism

在洛克菲恩(Loch Fyne)海濱山崖的因沃拉雷城堡(Inveraray Castle)裏漫步時,萊比·坎貝爾(Lebby Campbell)的內心波瀾起伏。雖然她此時身處蘇格蘭高地,與南卡羅萊納查爾斯頓(Charleston)的家鄉遠隔萬里,但這位34歲的行政助理在這裏找到了歸屬感。

"你雖然看過祖先的歷史,但當你真的去到那裏,來到坎貝爾的土地上,全部都活起來了。"她說,"一切都令人誠惶誠恐。我感受到自豪和敬畏,覺得自己跟祖先建立了真正的聯繫。"

坎貝爾說,鑲有家族徽章的天花板下面擺放著各種刀斧兵器,讓她想到過往戰爭的浴血廝殺。這種遠隔千里的歸屬感恰恰是"尋根之旅"的真正動力——而對於蘇格蘭這樣的小國來說,這甚至成為了一種頗有價值的收入來源。蘇格蘭共有540萬人口,但世界各地有超過5,000萬人的家庭與這個國家有血緣關係,蘇格蘭政府很願意吸引他們前來旅遊。"這個市場有很大的增長潛力。"諾埃爾·坎貝爾(Noelle Campbell)說,他是官方旅遊機構拜訪蘇格蘭(VisitScotland)的國際營銷經理。

僅2016年,來到蘇格蘭旅遊的海外遊客就較前一年增長6%——其中有很多是希望探訪祖先家鄉的北美遊客。這股趨勢一定程度上受到熱播電視劇《外鄉人》(Outlander)的推動,其中的很多情節都發生在幾個世紀前飽受戰火蹂躪的蘇格蘭。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在《外鄉人》中出現過的杜恩城堡(Doune Castle)成為了一個頗受歡迎的旅遊景點(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尋根之旅並不是什麼新概念。我在蘇格蘭的鄉下長大,從小就見過很多不遠萬里來到這裏的遊客出現在我家門口,向擔任蘇格蘭長老會牧師的父親求助,想要找到自己家族的根基。只要去古老的教堂墓地走走,再查閲一下教區記錄,就可以了解他們的祖先究竟是農民、漁民還是乞丐、叛徒。

但如今,研究家譜變得更加簡單。互聯網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便利,研究家譜也成了最受全世界網民歡迎的愛好之一。

促進經濟

尋根旅行者主要來自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這都是蘇格蘭移民以往主要的目的地——他們甚至給這個國家的經濟帶來了好處。2016年前9個月,來自這些國家的遊客為蘇格蘭經濟做出的貢獻總共達到5.24億英鎊(6.78億美元)——根據VisitScotland的研究,其中約有50%的人將尋根當做前來蘇格蘭旅行的原因之一。

坎貝爾表示,尋根旅行者往往比其他旅行者停留時間更長,而且由於這些人通常會前往與家族歷史有聯繫的地方,因此足跡分佈在蘇格蘭各地,而不僅僅局限在經典的旅行線路上。他們還經常在7月和8月之外的其他時間來到蘇格蘭,因此貢獻的旅遊收入並不局限於旺季。

正因如此,除了壯麗的景色、神秘的島嶼、古堡、文化和傳統之外,VisitScotland在對外宣傳時還會針對如何"踏上祖先的足跡"提供建議。正因如此,才有那麼多旅行社幫助遊客探尋家族的故事。蘇格蘭旅行社Clan Chief Tours甚至會安排DNA測試和解釋服務。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愛丁堡皇家英里大道的這家商店表明,宗族聯繫可以成為一門好生意(圖片來源:Alamy)

克里斯汀·伍德考克(Christine Woodcock)在加拿大安大略省運營蘇格蘭家譜旅行公司(Genealogy Tours of Scotland),他每年都會跟大批旅行者提前簽約,幫助他們以3,000加元(2,200美元)或者更高的價格籌備尋根之旅。克里斯汀的母親家共有20個兄弟姐妹,他們在蘇格蘭愛丁堡附近長大。在克里斯汀3歲時,她的母親以護士的身份移民加拿大。

伍德考克6年前開始為大西洋對岸的蘇格蘭裔加拿大人提供嚮導服務,在此期間,他發現人們對尋根之旅的興趣大幅提升。"無論往前追溯多少代人,當他們踏上蘇格蘭的土地,就會感受到莫大的歸屬感,這是一種回家的感覺。"他如此描述自己的客戶,"我認為,這有點像被收養的孩子第一次見到生身父母時的感受:儘管他們從未謀面,但卻終於知道了自己的根在何處。"

幾個世紀以來,蘇格蘭人不斷背井離鄉——有的為了冒險,但更多人是為了逃避貧困和壓迫。17和19世紀之間,一些人乘坐押解罪犯的船來到澳洲和美洲。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蘇格蘭的景色確實非常壯麗,尤其是對5,000萬蘇格蘭後裔而言,蘇格蘭的景色更是迷人(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其中最大的一股移民潮是在18和19世紀的高地清洗(Highland Clearances )運動期間發生的,當時的農戶在地主的壓力下被迫前往別處謀求更高的收入。但整個20世紀,蘇格蘭家庭仍在世界各地定居,這種趨勢延續至今。

親身接觸

雖然很多關於家族根基的研究都可以在網上進行,但親身踏上蘇格蘭的土地之後,故事會變得更加鮮活。不僅如此,由於蘇格蘭的國土面積不大,所以很容易找到自己祖輩所屬的教堂,以及他們曾經居住的城鎮、村莊或峽谷。"我對所有人說:你的祖先正在架子上等待你們,你們只需要親自前來找到他們。"伍德考克說,"某些記錄裏包含的信息之多令人難以置信。"

愛丁堡的ScotlandsPeople Center保留著蘇格蘭人的出生、死亡、婚姻和人口普查記錄,該中心管理者伊恩·弗格森(Iain Ferguson)表示,專業研究人員將1855年稱作"黃金年代"。因為那是強制登記的第一年,收集的信息遠多於後續幾年。弗格森表示,老的郊區記錄最早可以追溯到1553年,但並非全都保存完整。有的因為法律原因借出後沒有歸還,還有一些則存放在潮濕的地窖裏面,甚至遭到老鼠啃咬。

雖然ScotlandsPeople網站的訪問量大幅增加,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間訪問檔案室的人數達到1.45萬。那裏的工作人員會幫助人們解決姓氏變體等難題——弗格森表示,即便是像他這樣看似簡單直接的名字也有10種不同的拼法。

即使是在檔案室裏,也有一些辛酸時刻。在格拉斯哥市檔案館,伍德考克的旅行團裏有一位女士發現了兩個孩子死亡的記錄。"他們沒有埋在乞丐的墳墓。他們的父母花錢買了一塊墓地。她知道他們原本承受不起,所以這足以表明這些孩子對他們有多麼重要。她當時泣不成聲。"伍德考克說。

萊比·坎貝爾的家族與蘇格蘭之間的聯繫要追溯到很多代之前,但這份宗族聯繫至今仍然十分鮮活。(直到1746年,蘇格蘭幾個世紀以來一直都由宗族系統運作——在蓋爾語裏,宗族(clan)的意思是"家族"或"兒童")。通過坎貝爾宗族學會(Clan Campbell Society),萊比在南卡羅萊納州的家裏,以及紐約和更遠的地方都交到了朋友。"我們都自稱是親戚。我是一個世界性大家族的一員。"她說。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對於萊比·坎貝爾這樣的宗族後裔來說,因沃拉雷城堡這樣的地方不僅景色優美,還是他們家族歷史的一部分(圖片來源:Alamy)

在因沃拉雷城堡的禮品店裏見到13世阿爾蓋公爵(13th Duke of Argyll),也就是現任宗族酋長托克希爾·坎貝爾(Torquhil Campbell)時,萊比顯得很興奮。"我的感覺就像13歲的孩子見到賈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一樣,真是不可思議。"她說。

VisitScotland網站上列出了參觀各個宗族的峽谷、城堡、戰場和其他站點的日程表,供遊客參考。"當人們親手觸摸自己的宗族佔領的城牆,或者參觀自己的祖先統治的島嶼時,都會感到無比激動。"諾埃爾·坎貝爾(Noelle Campbell)說。

蘇格蘭高地運動會(Highland Games )和宗族聚會充斥著鼓聲和笛聲,隨處可見蘇格蘭格子呢以及擲木桿賽等獨特的體育運動,因而對這些來自遠方的後裔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甚至有16個宗族獲得了蘇格蘭政府的資助,要在今年夏天舉行活動。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對於那些想到蘇格蘭尋根的人來說,高地運動會就像一塊磁鐵(圖片來源:Alamy)

不過,雖然對於很多參與尋根之旅的人來說,探索祖先生活的地方可以給他們帶來啟發和感動,但並非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想找的東西。

"一位女士堅信自己是蘇格蘭瑪麗女王(Mary, Queen of Scots)的後裔,但當她來到蘇格蘭時,卻無法找到任何聯繫。"伍德考克說,"我總是對大家說,'並不是所有姓沃雷思(Wallace)的人都是叫威廉(William)。'"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