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滑梯,辦公室照樣可以很酷

圖書館 Image copyright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
Image caption 圖書館

"人並非因為變老而停止玩耍,而是因為停止玩耍才變老。"喬治•伯納德•肖(George Bernard Shaw)曾經說過。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或許也說過同樣的話。事實上,不同時代的許多人都曾經表達過類似的觀點。

最近,有的公司將這種理念發揮到極致。在當代辦公室設計領域,這股思潮似乎融入了公司文化,還通過稀奇古怪的內部裝飾和家具體現出來。但這麼做真的有意義嗎?

倫敦的Duffy公司出品的"鞦韆桌"(Swing Table)就是其中一件頗受歡迎的年輕派辦公家具。Duffy的在線宣傳頁稱,它將"遊樂園帶進了會議室"。他們使用了一群滿面笑容的年輕人坐在鞦韆桌上愉快開會的照片,還引用了肖和富蘭克林的名言。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只有無聊的人才會給辦公椅配上腿和滑輪——酷勁十足的人都用鞦韆

世界各地湧現出越來越多幫助企業通過遊戲元素重塑辦公室風貌的企業,Duffy只是其中之一。如果說這是一場設計運動,它的發源地和繁榮地當屬加州和華盛頓州,在那裏,計算機、休閒職業裝和童真都成了企業的創新標誌,彰顯了企業的炫酷特色。

但這種充滿自我意識的遊樂型辦公室真的能激發員工的創造力嗎?Facebook產品設計師塔納•克里斯滕森(Tanner Christensen)的《創造力挑戰》(The Creativity Challenge)一書認為,我們應該"回歸3歲小孩的表現!"因為年幼的孩子往往擁有無拘無束的想像力。但這種創造力只存在於兒童自己的思維之中。

當今的科技公司普遍採用的遊戲元素是為了讓年輕人在確定性的環境裏感受到創造力。真正有創造力的團隊可以在棚屋或車庫裏工作,完全不需要玩具、古怪的圖畫或免費的食物。當然,車庫是數字科技革命的起點。遊樂型辦公室的主要目的或許還是控制員工,使之在辦公室裏停留更長時間,而不是讓那裏變成自由之地。

儘管我們或許很快就會厭煩,但遊樂型辦公室的目的是年輕、時尚、勵志、有趣。然而,儘管擁有溫馨的色彩、碩大的圖片、海灘小屋、吊牀、保齡球館、沙袋、"創意孵化器"、"思維帳篷"、豆莢座椅、放蕩不羈的口號、滑梯和糖果機,但加州科技公司仍然很難與匹茲堡怪異的發明基地(Inventionland)比肩。

Image copyright Norton Gusky/Flick
Image caption 匹茲堡的發明基地——大孩子和消失的海盜都會來這裏工作

創始人喬治•戴維森(George M Davison)2006年搬到新辦公室,發明家可以在巨型機器人、賽車跑道、海盜船或老太太鞋裏工作,彷彿身處童話世界一般。而戴維森則從他的樹屋裏面俯瞰創意洞穴(Creation Cavern)的瀑布和伊文塔洛特城堡(Inventalot Castle)的角樓。

從商業上講,這些公司都很成功,所以,或許沒有什麼理由認為這種把員工送回童年時代的做法不利於企業發展。

但充滿童趣的辦公室並不適合所有人。有的員工更喜歡在成年人的工作氛圍中開展創造性思維。所以,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偏好。你可能不喜歡那種強人所難的暴政式職場,讓人聯想起美式夏令營和兒童聚會;你有可能鍾情於美劇《廣告狂人》裏那種炫酷而性感的中世紀現代辦公室氛圍。

試想,如果把一個名義上的創意團隊安排在傳統辦公室裏工作3個月,然後再在遊樂型辦公室裏工作3個月,這個團隊是否會因為周圍到處都是有趣的東西和好玩的遊戲而變得更有創造力?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坐著滑梯去參加季度工作評估,彷彿讓你重返童真

雖然預先判斷結果是錯誤的做法,但歷史經驗表明,無論何時何地,也無論身處何種環境,只要人們能夠相互啟發,就會催生創造力。一些最偉大的發明和藝術作品是作者獨自一人在車庫或花棚這樣的地方創作出來的。作為全世界最具冒險精神的客機,協和客機的設計和創造過程都是在非常樸素的辦公室和平淡的廠房裏完成的。

美國作家、民權人士、廣受讚譽的自傳《我知道籠中之鳥為何歌唱》(I Know Why The Caged Bird Sings)的作者瑪雅•安傑洛(Maya Angelou)喜歡在一大早入住酒店,要求服務員去掉牆上所有的刺激物。安傑洛的創造力完全集中於自己的心靈之眼。

換言之,有創造力的人可以在相當於真空或白紙的結構或設計中獲得最佳表現。那些充滿童趣的辦公室更多地迎合了重視這些元素的人,而沒有真正抓住創造力的本質。

幸運的是,一直以來確實有其他一些具有自我意識的工作空間可以對創造力形成促進。

Image copyright Nigel Young/Foster + Partners
Image caption Foster and Partners'總部:沒有懶人沙發(bean bags) ,但卻光線充足、空間充裕

例如,Foster and Partners'位於巴特西的總部可以俯瞰倫敦西南部的泰晤士河。與那些造出又好看、又成功的機車和飛機的偉大鐵路和航空工程公司的繪圖間一樣,這個1990年開張的辦公室同樣能激發人們的創造力。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的公司已經發展壯大,通過工業實力和創造能力成為了英國一流的建築公司。他的建築多數都很年輕,創作地也位於世界各地,但卻並不需要滑梯或懶人沙發來激發創造力。

值得一提的是,Foster and Partners與喬尼•艾維(Jony Ive)領導的蘋果設計團隊共同設計了蘋果2號園區,那是一片像iPhone一樣優雅的環狀高科技辦公樓。這棟即將於今年秋天啟用的辦公樓位於加州庫珀蒂諾,總共可以容納1.3萬員工。它讓人感覺從容淡定,每一處細節都經過專門設計,所以堪稱完美主義者的夢想之作。這裏沒有雜亂的線纜,沒有暖氣片,沒有滑梯。建築外立面像飛機一樣流暢,內部裝飾則沿用了iMac和iPhone的效果。然而,整棟建築還是通過龐大的窗戶和四層樓的餐廳裏安裝的85英尺高的推拉窗,向大自然敞開心扉。很顯然,蘋果認為這樣一棟完美的建築可以激發它的員工在未來開發更完美的作品。

Image copyright Nigel Young/Foster + Partners
Image caption 長達數英里的玻璃圍繞在造價數十億美元的蘋果2號園區四周,那裏的設計符合該公司著名的嚴苛標凖

但在既不完美,又沒有童趣的辦公室裏,同樣可以誕生出創造性的作品。看看《Hi Study》(公園1470年)裏那位衣著講究的聖•傑洛米(St Jerome)吧,那是一幅由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安東尼羅•達•梅西納(Antonello da Messina)創作的繪畫。在這幅畫中,那位公元4世紀的學者在一個夢幻般的木屋裏面工作,與獅子、孔雀、松雞和貓咪為伴。但透過上面的哥特式窗戶 ,燕子卻滿懷創造力地飛向湛藍的天空。

Image copyright Antonello da Messina/The National Gallery
Image caption 《Hi Study》裏的聖•傑洛米

加泰羅尼亞建築師裏卡多•波菲爾(Ricardo Bofill)在他的公司RBTA的辦公室裏再現了聖•傑洛米辦公室的感覺。那裏在20世紀70年代用巴塞羅那邊緣地區的一些廢棄的砼筒倉建造而成,成為了專為創意人士打造的辦公室,但卻完全沒有使用呼啦圈或彈跳球這樣的元素。

儘管有些誇張,但牆上擺放的書籍和繪畫不僅反映了那個時代的設計模式,還映襯出幾個世紀前的創新文化。當然,建築是最古老的專業之一,它的設計所參考的來源遠比21世紀的科技公司所熟悉的歷史古老得多。然而,那段時期已然成為過去,像裏卡多•波菲爾這樣的建築師顯然對此心知肚明。

Image copyright Forgemind Archimedia/Flickr/CC BY 2.0
Image caption RBTA的辦公室建在廢棄的水泥筒倉裏

就在二戰前不久,偉大的美國建築師弗蘭德•勞埃德•懷特(Frank Lloyd Wright)為威斯康星州拉辛市的Johnson Wax公司設計了革命性的總部大樓。這個建築奇蹟名為"大屋子"(Great Room),它的核心部分是一片30英尺的時尚森林,一根根酷似棕櫚樹的柱子通向天花板,還有長達數英里的有機玻璃管縱橫交錯。辦公室的照明系統與這種方式巧妙地融為一體,不僅時尚,而且極富想像力。雖然最初看起來覺得很誇張,但在這裏工作卻感覺非常寧靜而放鬆,寧靜的內心對於創造力的促進效果絲毫不亞於歡笑、音樂和遊戲。

Image copyright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
Image caption 威斯康辛州拉辛市的Johnson Wax公司總部裏設計了誇張的柱子

回到加州舊金山的GitHub,這家軟件開發平台也希望魚與熊掌兼得。雖然該公司的辦公室配有誇張的壁紙、經典的摩托車和復古的酒吧,但其主會議室卻借鑒了白宮橢圓辦公室的樣式。雖然政治在人們眼中是成年人的遊戲,但這種遊戲的參與者在成熟度和創造力方面往往都不像他們自己以為得那麼優秀,這與他們的辦公室是否也像科技公司那樣布置了誇張的圖片、悠閒的吊牀和幼稚而有趣的滑梯無關。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