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的現代婚禮怎能少了曬圖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33歲傑西卡·萊曼(Jessica Lehmann)是個英國人,目前住在紐約,她在圖片分享社交軟件Instagram發了一張照片,宣佈了自己跟電影製作人傑西·阿什(Jesse Ash)訂婚的消息。她早就想好了相應的話題標籤:#JessTheTwoOfUs。當她5月份發佈在倫敦參加新娘告別單身聚會的照片時,又再次使用了這個標籤,而且鼓勵客人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這場婚禮的照片時也都使用該標籤——他們的婚禮將於9月在布魯克林的展望公園舉行。

作為一名品牌戰略師,她表示自己"肯定在上面花了一些心思"。她解釋道,"好的婚禮標籤可以透露出夫妻的很多信息。這能給他們帶來歡笑和記憶。如果能加入雙關語那就最好了。"

Instagram在全世界擁有7億活躍用戶,而每天查看Facebook的人也超過10億,面對如此龐大的用戶群,也就難怪年輕人會把社交媒體互動納入自己的婚禮之中了。現在,這一趨勢甚至催生了一個雖然規模不大,但卻不斷發展的行業。

Image copyright Instagram/jessicazrl
Image caption #JessTheTwoOfUs:傑斯卡·萊曼和未婚夫傑西·阿什(圖片來源:Instagram/jessicazrl)

融為一體

馬瑞勒·瓦金姆(Marielle Wakim)是《洛杉磯雜誌》(Los Angeles Magazine)的一名編輯,在受邀為朋友的婚禮設計個性化的話題標籤後,她於2016年創辦了Happily Ever Hashtagged公司。

話題標籤本質上是一種元數據工具,可以幫助人們在Twitter、Instagram、Facebook和其他平台上尋找特定主體的內容。

瓦金姆目前設計一個定制話題標籤收費40美元,3個收費85美元。這項服務供不應求,排隊等待她服務的客戶總是多達150人左右。

去年3月,28歲的圖形設計師阿里·貝特爾松(Allie Bertelson)在網絡集市Etsy上推出了SnapchatGeofilters服務。Geofilters是一種特殊的相框,人們可以在參加同性戀遊行或音樂節的時候用它覆蓋在自己拍攝的Snapchat照片上。任何人都可以創建Geofilters,但貝特爾松可以為那些沒有能力或時間設計這些東西的人提供定制服務。他設計一個濾鏡收費8英鎊,新婚夫婦可以為前來參加婚禮的賓客提供一組定制的相框,鼓勵他們將其用在婚禮過程中拍攝的照片或視頻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Geofilters在Snapchat照片上額外添加了一個基於地理位置的圖像層(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如果在接待親朋好友的時候,他們總會把照片發到Instagram和Facebook上,那為什麼不乾脆把這些照片都匯總到一面數字牆上?

阿姆斯特丹創業者尤瑟夫·艾爾-達迪利(Yousef El-Dardiry)和皮姆·斯圖曼(Pim Stuurman)在2014年創辦了WeddingHashtagWall公司。客戶可以花79美元訂購一面虛擬"牆",還能收到一個獨立網址,專門顯示婚禮賓客們使用定制標籤上傳的照片。這讓那些沒有參加婚禮的人也可以參與進來,還能讓身在現場的人實時分享照片。

還有一些公司甚至提供專門的社交媒體助手,用於在這個特殊的日子拍攝和發佈照片。紐約創業公司Maid of Social 2015年由曾經任職於《The Knot》婚禮雜誌的兩位編輯創辦,他們自稱是"你婚禮當天的公關團隊"。

它的服務既有500美元的套餐(包含話題標籤創作、在該公司的Instagram帳號上發表一篇帖子,以及針對如何提高婚禮在網上的傳播力度提供建議),也有完整的"5克拉套餐"。後者的價格達到數千美元,而且會瞄凖擁有大量粉絲的網紅,你還可以獲得一支現場團隊,並為你的婚禮當天可能合作的任何一個品牌制定媒體戰略,同時負責Instagram和Snapchat上的各種事宜,甚至幫助客戶獲得媒體報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沒有什麼能像一個定制的元數據工具(個性化話題標籤)那樣把人們匯聚到一起(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遙遠的橋樑?

對於那些不太熱衷社交媒體的人來說,這一切似乎有些過於誇張。但在"數字土著"眼中,個人主頁不僅是個人生活和身份的延伸,還是推廣自己職業或創新能力的機會。

"這就像普通人的紅毯秀。"《Generation Me》和即將出版的《iGen》兩本書的作者珍·溫格(Jean Twenge)說,"千禧一代都很崇尚個人主義,也都比處在同一年齡段的前幾代人更適應獲得別人的關注,"而婚禮"是個為自己吸引關注的場合"。

社交媒體對圖片有著巨大的需求,而且往往會促使人們形成相互攀比的心態,這有可能解釋一個現象:為什麼千禧一代明明不願延續前幾代人的婚禮傳統,但他們舉行婚禮的平均成本還是不斷上漲。

根據Hitched和The Knot兩家網站2016年進行的調查,英國和美國的平均婚禮花費已經分別超過了2.5萬英鎊和3.5萬美元。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如果沒有人在Instagram上分享,婚禮還算婚禮嗎?(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萊曼承認,在Pinterest這樣的貼圖網站上瀏覽婚禮創意會形成不切實際的預期,導致自己的預算捉襟見肘。"你會醉心於'哦,我的婚禮必須像這樣擺滿蠟燭和鮮花,還要在天花板上掛上星星,我還要被飛毯帶走。'"她說。

"你必須記住,這些照片多數都經過了專門的設計,為的就是在網上曬圖。人們很容易迷戀那些並不重要的事情。"儘管如此,她還是希望自己能在賓客們的注視下閃亮登場。"我們定制某些事情不光為了體驗,還為了別人的目光。"

追求完美的壓力

這些措施真的能夠為新婚夫婦創造一種難得一遇的體驗碼?在新書《孤獨地在一起》(Alone Together)中,麻省理工學院社會學教授謝莉·特克爾(Sherry Turkle)認為,手機帶來的干擾會在社會環境下對親密感形成障礙,導致我們的關係變得膚淺,還會增強人的孤獨感。

她指出,幾十年前就有過婚禮的擺拍照片,"但現在,有那麼多需要特別設計的'小插曲',有那麼多吸引人們去挖掘甚至分享和評判的時刻,這都增加了人們追求完美的壓力。"她說,"這是我們面臨的新悖論:我們嘴上鼓吹真實,卻在行動上自我偽裝。"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發佈人生大事當天的照片並不是新生事物——但如今卻進化到新的層面(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特克爾預計將湧現更多反向運動——也就是所謂的"無設備婚禮"——但與此同時,她也認為,如果人們還是想使用手機,那麼邀請婚禮賓客在帖子裏加上特定的話題標籤沒有什麼錯。"給他們一個渠道和焦點完全合乎情理。"

萊曼也曾考慮過這麼做的利弊得失。她將在招待會上鼓勵人們拍照,設立一個提供各種小道具和自拍桿的照相亭,以及方便留下實體紀念品的拍立得相機。她也會將#JessTheTwoOfUs話題標籤展示出來,提醒賓客使用。知道朋友們都會拍照記錄這樣匆匆而過的一天,"可以緩解一些壓力。"她說。她期待著在第二天早晨瀏覽這些照片,"看看大家的視角,或許還能得到一些意外驚喜。"她也可能從中精選出一兩張,展示給自己的粉絲。

不過,她還是希望讓賓客們在婚禮正式舉行時關掉設備,她本人當天不會使用手機。

"確實應該劃清界限。"她補充道,"人們都說,婚禮當天過得飛快,你肯定希望盡可能體驗那份感受。"

"如果拿著手機,就很難真正體會那份甜蜜。"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