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翁》遊戲初衷是想證明資本主義邪惡

資本,大富翁,遊戲,錢,資本主義,棋盤遊戲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富翁》遊戲已經傳承了一代又一代。

"趕緊買地——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馬克·吐溫(Mark Twain)打趣道。只要秉承這個信條,你在《大富翁》(Monopoly)遊戲裏的表現肯定不會差。這款棋盤類遊戲已經傳承了一代又一代,教給兒童購買資產,興建酒店,然後向不小心進入自己地盤的玩家收取高昂的租金。

然而,身為這款遊戲鮮為人知的發明人,倘若伊利莎白·馬吉(Elizabeth Magie)知道自己這款遊戲的變異版本對當今世界產生了多麼大的影響,她肯定會把自己送進監獄。為什麼?因為它所推崇的價值觀與馬吉的初衷截然相反。

出生於1866年的馬吉十分反對她那個時代的規範和政治。她直到40多歲都單身一人,始終非常獨立,而且引以為豪,還通過公開做秀髮表自己的觀點。她甚至通過一則報紙廣告,將自己作為"年輕美國女奴隸"進行拍賣。她對深感震驚的讀者說,這麼做的目的是突出強調女性在社會中的從屬地位。"我們不是機器,"她說,"女孩也有思想、有心願、有希望、有野心。"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馬吉希望借助自己的棋盤遊戲挑戰資本主義的產權制度。

除了對性別政治深感不滿,馬吉還決定挑戰資本主義的產權制度——這一次不是通過公開做秀,而是借助一款遊戲。馬吉的靈感來自自己的父親、反壟斷政治家詹姆斯·馬吉(James Magie)送給她的一本書。在那本亨利·喬治(Henry George)的經典著作《進步與貧困》(Progress and Poverty)(1879)中,她遇到了自己堅持畢生的信仰:"平等使用土地的權利就像平等呼吸空氣的權利一樣明確——只要作為人而存在,便擁有這種權利。"

喬治19世紀70年代遊歷美洲時,目睹了貧困在財富增長過程中的頑固難除。他認為,貧困和進步這兩股力量之所以被綁在一起,主要是不平等的土地所有權導致的。所以,他並沒有像吐溫那樣鼓勵人們購買土地,反而呼籲國家對土地徵稅。依據何在?因為土地的很多價值都並非源自本身的規劃設計,而是仰仗地下的水源和礦藏等大自然的饋贈,或者周圍的公用設施創造的價值:例如附近的公路和鐵路、繁榮的經濟、安全的社區、優秀的學校和醫院。他認為,在使用由此獲得的稅收收入進行投資時,應該考慮所有人的利益。

馬吉下決心要證明喬治這種觀點的價值,因此在1904年發明了她所謂的《地主遊戲》(Landlord's Game),還申請了專利。她在棋盤上開創性地使用了環形布局,上面填充了許多可供出售的街道和地標。但這款遊戲最重要的創新之處在於她為其制定的兩組規則。

在"繁榮"規則中,每當有玩家購買新的資產時,所有玩家都可以得分(這是為了反映喬治根據土地價值收稅的政策),當錢最少的玩家資金翻倍時,所有人都會勝出。而在"壟斷"規則中,玩家通過購買資產和收取租金的方式積累資金——凡是能讓其他所有人破產的玩家便可成為唯一的贏家(聽起來有點耳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富翁》之所以採用兩套規則,目的是向玩家展示,不同的產權制度會造成不同的社會結果。

馬吉表示,制定兩套規則的目的是讓玩家體驗"當前這套土地掠奪系統所帶來的常見結果",從而理解不同的產權制度會造成不同的社會結果。"或許可以把它叫做《人生遊戲》(The Game of Life)。"馬吉強調說,"因為它包含了真實世界中的所有成功和失敗元素,而遊戲的目標也與人類的普遍追求相同,那就是積累財富。"

這款遊戲很快在左翼知識分子中,在沃頓商學院、哈佛和哥倫比亞等大學校園裏,以及貴格會(Quaker)成員之間風靡開來,他們中的一些人調整了規則,還在棋盤上使用了大西洋城的街道名稱。在諸多貴格會玩家中,有一個名叫查爾斯·達羅(Charles Darrow)的失業人士把一個修改後的版本當做自己的發明賣給了「帕克兄弟」(Parker Brothers)。

當這款遊戲的真正來源曝光後,「帕克兄弟」買斷馬吉的專利,但隨後將這款棋盤遊戲更名為《大富翁》(Monopoly),並且只為公眾提供了一套規則:最終只有一個玩家勝出,其他人都將失敗。更糟糕的是,他們還聲稱,該遊戲的發明人是達羅,說他在20世紀30年代就構思出這款遊戲,然後將其出售給「帕克兄弟」,並成為了百萬富翁。這是一個杜撰的白手起家的故事,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它恰恰體現了《大富翁》所崇尚的價值觀:如果你想出人頭地,那就要追逐財富,碾壓對手。

所以,下次再有人邀請你一起玩《大富翁》時,可以考慮這種方案:當你們把各種道具擺放整齊後,還應該再附加一種地價稅,讓每個資產所有者收取房租時都需要繳納相應的稅金。稅率應該定為多少?由此徵收的稅金應該如何分配?這些問題無疑會在玩家之間引發激烈的爭論——但這恰恰是馬吉一直以來所希望的。

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