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園區式企業總部有何好處?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我的天……這裏簡直是天堂。

在戴夫·艾格斯(Dave Eggers)的暢銷小說《The Circle》裏,書中人物美荷·霍蘭德(Mae Holland)第一次來到「圓圈」(The Circle)的園區時,腦海里浮現的就是這句話。美景、健身課、自助餐廳和娛樂項目令美荷目不暇接。她之前工作的地方都是灰色的隔間板,與那裏相比,這個園區真是如田園般美麗寧靜。

在暢銷小說裏,美荷的工作地是一個巨大的環形園區,像極了蘋果新建成的"飛船"總部。

虛構小說可能到現在才將注意力放到企業園區,但是把所有員工都聚在一個像大學校園一樣的大型企業園區,其實只是延續了發端於50多年前的想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史蒂夫·喬布斯劇院位於蘋果斥資50億美元在加州庫比蒂諾打造的園區內(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郊外園區

美國早期的企業園區最初是為研究員和工程師設計的。與常春藤盟校類似,這些地方四周都是風景優美的園林,被鬱鬱葱葱的樹木包裹在中間,使之成為了安全而寧靜的工作場所。

1942年,通信巨頭AT&T在新澤西建起了第一個公司園區,名為貝爾實驗室(Bell Labs)。通用汽車、通用電氣、通用人壽保險(General Life Insurance)也紛紛跟進,在1950年代建立起類似的郊外園區。早期的園區有很多名字——工業園、研究園或科技園——一方面強調與工業和科學之間的聯繫,另一方面也很看重自然因素。

Image copyright AT&T Archives and History Center
Image caption 新澤西州的貝爾實驗室園區,攝於1949年(圖片來源:AT&T Archives and History Center)

在很多人眼中,戰後的美國城市"很危險",不僅種族歧視盛行,而且人群擁擠,污染嚴重。但隨著美國的白人中產階級大舉遷往郊區,郊外園區也成了促成"白人大遷移"的一大因素。關鍵在於,這些園區只有開車才能到達。

園區的吸引力

除了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工作場所外,園區還是一個具有象徵意義的地方,而且兼具文化和社交功能。新的園區都很上鏡,使得企業及其價值觀得以通過媒體展開宣傳,還能吸引潛在員工。

在《田園資本主義:郊區企業景觀史》(Pastoral Capitalism: A History of Suburban Corporate Landscapes)一書中,路易斯·莫金戈(Louise Mozingo)認為園區可以"給公司披上高尚的機構外衣"。像大學一樣的園區表明這不僅僅是一家公司,還是一家向著更高目標努力的組織。

園區還透露出社區意識。由於擁有娛樂設施和社交空間,由低矮建築組成的園區希望能從象徵意義和實踐意義兩個方面促進互動和合作。

作為配套完善的環境,公司園區延伸了工作場所的概念,包含了休閒設施、自助餐廳、購物和服務設施。在園區裏打網球、喝咖啡成了企業培育的綜合化生活方式中的一部分。

Image copyright Seattle Municipal Archives/Flickr/CC BY-SA
Image caption 辦公室頂層是給男性管理者預留的私人辦公室(圖片來源:Seattle Municipal Archives/Flickr/CC BY-SA)

在這個為員工悉心營造的"家"裏,四處彌漫著"家庭"中常見的家長作風。正如建築師戈登·邦沙夫特(Gordon Bunshaft)所說:"老闆親自參與進去,為他手下的人親手打造了一個宮殿,這不光代表公司,還為了取悅他自己。"由此便形成了這樣一種環境:女性通常都在開放式辦公室裏工作,而頂層則是給男性管理者預留的私人辦公室。

21世紀的園區

到1990年代,在家辦公、外包和離岸外包的興起對企業園區模式構成了挑戰。在一個數字化日益盛行、經濟前景越來越不確定的環境中,設計這麼大的園區會給企業構成負擔。

多變的政治環境同樣帶來了挑戰。例如,為了應對蘇格蘭獨立公投帶來的"不可逆轉的風險",蘇格蘭皇家銀行(RBS)和勞埃德集團(Lloyds)2014年考慮花費10億英鎊(13.4億美元)搬到英格蘭。

自然災害和恐怖主義也引發了人們對這種模式的質疑:把整個組織集中在同一個地點的做法究竟是否可取?然而,既然面臨種種風險,蘋果為什麼還要花費50億美元建設一座新的園區?

21世紀的硅谷模式提供了體育和娛樂設施、免費員工餐廳、醫療服務和交通車,另外還有休閒服的上班服裝和靈活的工作時間,似乎創造了理想中人人平等的職場環境。事實上,有一項研究甚至將"擁有企業園區"列為吸引和挽留員工的關鍵元素。

園區裏這種緊湊的文化會讓人們認為工作是一件樂趣十足的事情,認為這個不拘小節的宮殿裏聚集著一群相信科技能夠創造烏托邦的勞動者。但實際上,他們可能依然要在電腦屏幕前一動不動地坐上很長時間。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2013年,抗議者在舊金山擊打仿照谷歌員工交通車製作的紙板模型(圖片來源:Alamy)

企業園區還是一個與世隔絶的烏托邦,與周圍的環境進行的互動非常有限。谷歌的員工交通車已經在當地引發了怨恨和社會衝突。

"白人大遷移"造就了郊區那些由低矮建築組成的水平化企業園區,與之類似,從農村遷往城市的大環境也造就了如今的垂直化園區。例如,中國互聯網公司騰訊的園區大樓就高達250米,這是為了適應緊湊的城市布局而形成的一種新模式。

不只是科技企業,Qantas等航空公司和ANZ等金融機構也在積極擁抱園區模式。瑞士諾華製藥正在建設的園區裏有很多大樓都是由著名建築師操刀設計的,預計要到2030年才能建成。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諾華製藥巴塞爾總部包含一棟由弗蘭肯·蓋裏(Frank Gehry)設計的3.2萬平方米的辦公樓(圖片來源:Alamy)

西班牙Telefonia公司的園區共有1.4萬員工,澳大利亞90%的小鎮都沒有這麼多人口。

但企業園區不只是寬敞的辦公室。它之所以能在過去50年一直流行,表明這種形式的確有其自身的價值。一個集中建設的園區可以讓組織有機會把自身的文化、品牌和使命感物化在實實在在的景觀之中。

對員工來說,這不僅是一個工作場所,還是一個讓你願意在那裏休閒娛樂、就餐和社交的地方。但正如美荷在「圓圈」裏發現的那樣,那個園區或許不會像它表面看起來那麼烏托邦。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