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人員面臨的海外財務陷阱

(圖片來源:Lydia Lee) Image copyright Lydia Lee

來自溫哥華的莉迪亞·李(Lydia Lee)在處熱帶的巴厘島上租了一棟別墅房子,她在上面加蓋了第二層樓,所需經費還不到溫哥華一個月的租金。

七年前移居印度尼西亞的她得以在這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生活也比在家裏奢侈得多。她請了一位生活教練,每天都能出去吃飯,還僱了一名清潔工,每周還能做做按摩。

Image copyright Lydia Lee
Image caption 移居海外最常見的理由要麼是滿足冒險精神,要麼就是為了追求跟健康或氣候有關的生活品質(圖片來源:Lydia Lee)

她放棄了年薪六位數的市場營銷和業務開發工作,現在一邊給自己打工,一邊周遊世界。但從財務上看,移居海外未必總能達到這麼好的效果。

財務衝擊

並非所有移居海外的人都能承受得起這種奢侈的生活。外僑社交網絡InterNations最近對1.25萬生活在188個國家或地區的會員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他們的財務狀況存在很大差異。

移居越南、墨西哥和哥倫比亞的專業人士——這些國家的生活成本都相對較低——發現他們購買力大幅增加,但移居其他地方——包括意大利、以色列和希臘——的人表示,由於當地生活成本太高,他們往往連基本消費水平都達不到。

而且情況可能很快失控。

對羅素·沃德(Russell Ward)來說,移居澳大利亞給他的財務和健康帶來了極大壓力。由於妻子思鄉心切,他們夫妻二人2006一起移居悉尼。他們喜歡那裏的陽光、海景和溫暖的氣候——這些方面都比加拿大好得多,這個英格蘭人從2003年開始一直居住在那裏。

這對夫婦分別從事銷售和政府工作,但他們很快意識到,悉尼的花費更高。從雜貨和服裝,到興旺繁榮的住房市場,導致他們的生活成本遠高於加拿大。沃德夫婦發現他們很難償還按揭貸款。

"即使沒有孩子,我們的生活也很拮據。"沃德說,"我很快意識到,我們原本希望出來過更好的生活,但花費反而更高了。"

他們減少了外出就餐和社交活動,但2010年的財務壓力還是讓沃德的精神和身體徹底崩潰。他最終丟掉了工作,他們夫婦倆也賣掉了房子,轉而租住在更便宜的住處。

但這卻成為一個轉折點。在成立了內容寫作公司TheInternationalWriter.com後,沃德和他的妻子決定在2016年回到生活成本較低的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並定居在溫哥華附近的斯誇米什(Squamish)。"那裏才有我們需要的新鮮空氣。"他說。

Image copyright Russell Ward
Image caption 2016年,羅素·沃德和他的妻子從澳大利亞回到生活成本較低的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並在溫哥華附近的斯誇米什定居下來(圖片來源:Russell Ward)

財務差異

移居海外的人在財務上存在差異,有一部分原因可以通過移居的動機來加以分析。移居海外最常見的理由要麼是滿足冒險精神,要麼就是為了追求跟健康或氣候有關的生活品質。所以很多人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賺錢:只有15%表示,他們這麼做主要是出於財務動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移居到哥倫比亞等生活成本較低的國家的外派人員會發現自己的可支配收入大幅增加(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雖然匯豐銀行的《2017外籍工作者報告》(2017 Expat Explorer)發現,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在新的國家攢的錢比在自己的祖國更多,但只有不到60%的人擁有比搬家前更多的可支配收入。而且,這一比例似乎還將降低。

本地化薪酬

即便是在大型跨國公司,也有越來越多的外籍員工開始領取"本地化"薪酬包——也就是說,僱主會要求僱員永久調動(通常都是前往分公司),而不是暫時將其派往外地,這麼做公司提供的補貼往往更少,而且不承諾提供返程機票。

新加坡新躍社科大學(Singapore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人類發展與社會服務學院(School of Human Development and Social Services)高級講師伊馮·麥克納爾蒂(Yvonne McNulty)表示,獲得慷慨薪酬的外籍工作者比例目前不到50%,而且還在快速下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以色列等地的外籍工作者表示,由於生活成本太高,他們經常"達不到基本消費水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對公司來說,本地化很簡單。"她說,"這能降低他們的成本。對外籍人士來說,情況卻要複雜一些。雖然他們的傳統財務收益減少了,但卻可以獲得一些隱形福利,這與他們所在組織並沒有財務上的關聯,而且可以獲得更大自由來更換僱主。"

即便是能夠享受豐厚薪水,很多外籍工作者也難以控制自己的開支。

"你可能要適應一種莫可名狀的生活方式,這可能導致你多花錢、多喝酒,還會經常出門度假。"麥克納爾蒂說。拿到全額薪水的外籍工作者通常會生活在泡泡裏,但領取本地化薪酬的外籍人士感受的體驗卻有所不同。麥克納爾蒂表示,後者在國外的時間往往更長——如果他們能夠負擔得起的話。

但即便是那些在公司支持下移居海外的人,豐厚的薪水也不足以讓他們高興。

胡曼·萊薩尼(Houman Lessani)2013年從溫哥華搬到新加坡,那裏的外籍人士擁有全世界最慷慨的薪酬。

他所在的那家採礦公司為他提供了住房補貼和豐厚的薪水,讓他們家可以聘請保姆。但在經歷了兩年空中飛人的生活,飛遍了亞洲各地之後,財富增長帶來的新奇感開始淡化。

萊薩尼和他的妻兒最終於2015年搬到了西澳大利亞的珀斯,幸福感也大為提升。他們現在的可支配收入雖然有所減少,但萊薩尼找到了更適合自己的職業狀態。

"我繳的稅變多了,也請不起保姆了,而且不能每天都出去吃飯。"他說,"但這確實更適合我。"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