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飛人」如何在差旅期間健身?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薩拉·迪貝爾(Sarah Diebel)管理著一批當今世界上最頂尖的歌手,對於像她這樣的商務旅行者來說,每天在不同的城市醒來已經成為工作的一部分。

通常來說,她的一個星期是這樣度過的:她會從洛杉磯的家飛到拉斯維加斯,參加客戶的音樂會,然後第二天早晨回到洛杉磯,趕另一個航班飛到斯德哥爾摩去錄製音樂視頻。在瑞典待上幾天后,她又會回到洛杉磯,3天後再坐5小時的飛機,穿越整個美國,來到羅德島度過一晚,之後在第二天一早返回洛杉磯。

這份日程安排幾乎沒有時間睡覺,更不用說是鍛煉了。對於那些每年有兩次這種出差經歷的人來說,這或許不是問題,但對於迪貝爾這樣的人來說,卻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在路上保持健康——或者支付很多錢讓其他人幫助她來安排。

"你可以在路上帶一名廚師,還可以帶上私人健身教練,這些都可以實現。具體要看你能負擔什麼樣的成本。"她說,"看看那些外出工作的音樂人,你會發現我們能讓他們的旅行生活變得跟在家裏差不多。"

路上的生活

即便是那些看起來擁有無數金錢的人,每天也只有那麼幾個小時是不用工作的。但他們可以向Purple Patch Fitness創始人麥特·迪克森(Matt Dixon)這樣的人求助,找到最高效的方法來利用時間。迪克森是"鐵人高管挑戰"(Executive Challenge)項目的主教練,他曾經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風險投資家邁克爾·莫裏茨(Michael Moritz)等億萬富豪提供過培訓。

Image copyright Matt Dixon
Image caption 麥特·迪克森(左)在舊金山對運動員兼地產經紀人阿姆比·博沃(Ambi Bowo)進行訓練(圖片來源:Matt Dixon)

在為精英人士設計鍛煉項目時,他並不會嘗試了解他們每個星期可以騰出多少小時來訓練。相反,關鍵是培養他所謂的"優化思維",也就是首先從你每個星期有多少小時開始,然後找出最佳利用方式。這是多數商務旅行者都可以做到的事情——儘管他承認,情況並非總是完美。

"出門在外時,你不能尋找烏托邦。"迪克森說,"當運動員或首席執行官在家裏時,我們就會盡可能利用那裏;當他們外出旅行時,我們會帶上一切,以便盡可能營造接近烏托邦的氛圍。"

可以通過很多方式為外出旅行的高管營造烏托邦。

"跑步機、動感單車,還有一些客戶會帶著彈力繩,好把自己拴在泳池裏面,這樣一來,在10米長的酒店泳池裏,也可以通過一根彈力繩完成訓練——總之有各種各樣的辦法讓他們保持進度。"迪克森說。

布魯斯·埃克菲爾德(Bruce Eckfeldt)深知保持靈活的必要性。他是一名企業成長教練,也是一名長跑運動員,每年都會跑幾次馬拉松,還會參加鐵人三項賽。為了在出差時遵守嚴格的健身計劃,他有時會做一些有創意的事情——有一次在米蘭,他在網上找到當地的一個奧運泳池,為的是在當天第一場會議之前跑到那裏,然後游泳45分鐘。

埃克菲爾德有很多方案避免他在計劃改變時無法鍛煉。

"我有時在室內健身,有時也會到戶外健身,所以我會帶著跑鞋,還會帶一根健身帶和其他我知道能夠隨時使用的東西。"他說。

Image copyright Bruce Eckfeldt
Image caption 布魯斯·埃克菲爾德(右)與獵頭公司MJS首席執行官麥特·施瓦茨(Matt Schwartz)在泰國曼谷的一間crossfit健身房。

簡單易行

並非所有人都會為了馬拉松或鐵人三項賽這種具體的目標而健身。對於迪貝爾這樣的人來說,在日常旅行中進行鍛煉是為了保持健康的體魄。在長途飛行之前,她會好好鍛煉一次,切換成目的地的時區,即便這意味著要定好鬧鐘,以便在飛機上把自己叫醒。她表示,即便是一些小事(例如通常不吃機場的食物)也會產生很大影響。

"我每個月最多來往LAX(洛杉磯最大的機場)4次。如果我從6號航站樓出發,那裏有一家我很喜歡的飲品店,我喜歡在那裏買紅茶菌、益生菌、健康的食物,然後帶到飛機上。如果我從4號航站樓出發,那裏有一家我喜歡的素食餐廳。"

一旦到達目的地,她的日程就會很慢,很少有時間鍛煉。一種方案是每天早晨在酒店房間裏進行20分鐘的呼吸冥想。它還會選擇提供桑拿和按摩的酒店——在家裏的時候,她也會嘗試將這些事情融入到日常活動中。如果有時間,她還會走著去開會,好讓自己心率加快,同時也能多看看城市風貌。

好好旅行

正是由於很多人看重健康的旅行方式,才給布萊恩·查朋(Brian Chappon)這樣的創業者創造了機會。

作為一個有15年經驗的商務旅行者來說,他曾經犯過一個錯誤:在迪拜跑完一場馬拉松之後直接跳上飛機。

"我小腿得了DVT(深靜脈血栓)。我坐在機場時心想,'這可不好。'"查朋說。他的姐姐是個護士,她很快發現了這個情況,朋友趕忙把他送到當地醫院接受治療。

Image copyright FlyFit
Image caption Flyfit聯合創始人布萊恩·查朋和勞倫·珀金斯(Lauren Perkins)希望旅行者到了機場後不要前往酒吧,而是到瑜伽室來鍛煉身體(圖片來源:Flyfit)

那場痛苦經歷也讓他不禁自問:為什麼機場裏面沒有為看重健康的人提供的場所?

這個問題促使他最終成立了Flyfit,這家創業公司創辦了機場"健康工作室"——換句話說——這是為那些看重健康的旅行者提供的休息室。他的項目計劃今年在希斯羅機場開張,明年還凖備進駐美國的機場。

他表示,人們對健康飲食和出汗健身的需求越來越高,而不再只是坐在那裏喝杯香檳——他對數百名旅行者進行調查後發現,如果自己經常使用的機場裏有健身設施,70%的人會使用它。

儘管每次要花費旅行者45英鎊(60美元),但他表示,這些工作室是為健康的生活設計的,並不是奢侈品,裏面配有淋浴、果汁吧、健身空間、健身自行車、冥想室和瑜伽課。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