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程辦公:隔離工作是怎樣的感受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我們的增強現實(Augmented Reality)專欄中,BBC Capital 探索了你在不遠的將來可能遇到的場景。我們首先會探討一個問題:倘若在你每周40小時的工作時間內,完全不跟其他同事面對面相處,將會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我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在跟那些素未謀面的人打交道。從理論上講,我可以一整天都不跟任何人面對面接觸。

但這種自願的隔離是否會成為未來的標凖工作方式呢?

研究表明,美國遠程辦公的人數在2005至2017年間增長115%。2015年初,約有50萬人每天使用實時聊天軟件Slack。到去年9月,這一數字飆升到600多萬。

蓋洛普在2017年對1.5萬美國人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43%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至少有一部分時間在遠程辦公,較2012年增加4%。YouGov在2015年進行的研究發現,有30%的英國辦公室員工認為,在辦公場所之外工作的效率更高。

如果不必與其他人面對面工作,你會作何感想?我們是否會在乎這種情況?當前的形勢是否已經發展到我們根本注意不到這種變化的程度?

這種獨自工作的潮流可能會對我們的身心健康、企業的運作方式甚至城市的面貌產生重要影響。我們與一些專家展開對話,希望了解他們內心的想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超過40%的英國勞動者感覺遠程辦公效率更高,而美國的遠程辦公勞動者在12年間增長了115%(圖片來源:Getty)

沒有人的工作場所是什麼樣子?

在2018年,我們似乎正處於穿著睡衣、用著Slack "在家工作"的時代。但根據未來學家的設想,今後幾十年可能會出現更多類似科幻小說裏的東西。例如,在開始一天的工作時,可以把每天的日程和目標上傳給虛擬現實化身——這是我們的代表,之後讓它們代替我們去參加在線會議。

"我的數字化角色或許可以同時與全球各地的客戶、員工和顧客進行互動。"全球未來機構(Institute for Global Futures)首席執行官詹姆斯·坎頓(James Canton)說,他曾為三屆白宮政府就未來辦公場所的趨勢提供過建議,"我可以指揮它,它也可以獲得一定程度的自主決策權。"

他正在與科學家合作開發這些在線機器人:"後端會有巨大的超級計算能力和雲。"但是它們會按照我們的意願隨意變換樣子:"孩子們可能想要恐龍,而男人可能會選擇艾瑪·斯通(Emma Stone)。"坎頓說。

辦公室員工已經很高興地放棄了面對面的互動,轉而支持靈活工作制或遠程辦公。但是,如果人類"真的是群居動物",那麼整天坐在那裏盯著發光的屏幕,難道不會損害我們的心理健康,甚至破壞我們的情商嗎?

獨自工作會對你的內心產生何種影響?

一些人認為遠程辦公的增多必然會導致員工倦怠,在最糟糕的情況下,甚至會引發抑鬱。

菲斯·帕帕考恩(Faith Popcorn)是一名未來學家,還曾就未來的勞動力問題為AT&T、IBM和可口可樂公司提供過建議。他們說:"你必須到某個地方娛樂了一下。"她表示,這種變化可能會導致公司批准員工停下手中的工作去看看YouTube視頻,聽聽音樂,甚至出門旅行。不過,帕帕考恩還是認為,一個沒有人的遠程工作場所將不可避免地促使一些員工進行"奇幻冒險":這可能意味著各種各樣的活動,例如享受額外的假期、沉浸在虛擬現實世界裏,甚至對色情內容成癮。

"對有些人來說,(遠程辦公)不太合適——白天與同事之間缺乏非正式的交流,會讓他們感到厭煩。" 作為美國心理學協會組織卓越中心負責人的大衛·巴拉德(David Ballard)醫生說,"或者,當他們在家裏或者其他地方使用自己的設備遠程工作的時候,也有可能缺乏條理。這就更難保持井井有條。"

雖然讓我們自己的全息形像去參加董事會議聽起來很有趣,但獨自一人從事整整一周的工作恐怕就沒那麼有趣了。這可能會使員工和他們的管理者更加難以建立任何形式的團隊合作意識。

"如果你沒有親身到餐廳與大家共進午餐,想要建立同志之間的友情就會面臨更多挑戰——這確實會改變你的動態。" 巴拉德補充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專家們說,智能機器人將在很多領域取代人類——而只有人類才具備的同理心,卻有可能隨著遠程工作的興起而面臨風險(圖片來源:Getty)

沒有什麼能代替面對面的交流和聯繫。你在與某人見面時所能接收的信號——比如談話中的肢體語言、語調,或者感到某人心煩意亂或某事出現問題的直覺——都是人類可以在工作中使用的優勢,但科技卻不具備這種優勢。

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是一家專門分析職場新興策略的公司,其總裁凱特·李斯特(Kate Lister)表示,人們的情商正在下降。"部分原因是人們沉迷於電腦,而脫離了現實。"

研究人員已經對情商(EQ)的穩定下降展開了多年的跟蹤:早在2010年,密歇根大學的一項研究就發現,那時的大學生同理心較20年前低了40%。他們不太同意下面這樣的說法:例如,"我有時試圖更好地理解我的朋友,想像如何從他們的角度看問題"和"我經常心軟,關心那些沒有我幸運的人的感受。"

但這卻在形成一種對未來工作至關重要的情商,尤其是當這些工作牽扯更少的人和更多的技術時。

在家工作也有不利因素

乍一看,允許更多員工靈活工作,似乎可以幫助企業節省數百萬美元,對他們非常有利。他們可以節省大量的資金:根據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的數據,每家公司每名員工每年可以因此節省1.1萬美元,在物業、營業額和電費等領域節省費用。

但是,要管理一大批不在辦公室的員工,卻可能產生一些數額不菲且不可預見的成本。去年,IBM轉變了在彈性工作制上的立場,將員工召回辦公室工作。而在此之前,該公司曾在2007年宣佈其40萬員工中有40%不再向傳統辦公室匯報工作。雅虎也在2013年採取了類似的措施;據報道,一封洩露出來的雅虎員工備忘錄顯示,該公司的一些最佳決策和見解來自"走廊和餐廳裏的討論,與新人會面,以及在辦公室裏臨時召開的團隊會議"。

儘管目前還沒有太多的數據表明,企業會因為讓大多數員工遠程辦公而損失金錢,但長期的擔憂在於,這些員工的效率和忠誠度最終可能下降。畢竟,"你不希望員工在工作時間裏經營自己的創業公司。"巴拉德說。

不過,"零工經濟"的興起造就了一批熟練的自由職業者和遠程工作人員。走進任何一個大城市的時尚咖啡廳,你肯定都會發現有很多有紋身的時尚專業人士邊喝咖啡邊用Macbook辦公。然而,想要監督辦公室之外的工作人員及其工作效率卻並非易事。但像Humanyze(一家波士頓創業公司)這樣的企業已經開發出了員工ID卡,可以追蹤員工的生物識別數據,比如肢體動作、語音聲調和對話時長,從而為企業提供幫助。

讓管理者為過渡做好凖備

如果最近的統計數據可信的話,必然會有更多在家工作的人。管理人員也必須適應新的環境。

"問題的部分原因在於,我們仍然像在工業革命那樣管理人們,就好像人們在流水線上工作一樣——如果他們能看到你,就會認為你很有生產力。" 美國心理學協會的巴拉德說,"我們需要培訓管理人員和主管,讓他們知道如何更好地管理遠程工作的員工。"

究竟應該怎麼做?《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在2015年發表文章稱,很多允許遠程辦公的公司都"過於關注技術,但卻對流程關注不足。這就好比通過購買更好的設備來提高運動隊的表現一樣。"《哈佛商業評論》認為,應該重視溝通和協調等基本要素。

這意味著,即使在虛擬環境中,管理者也必須能夠向員工解釋複雜的想法。《哈佛商業評論》提到了一種練習,在這個練習中,A通過電話向B描述一幅圖畫,然後由B嘗試用電子郵件向C描述這幅圖畫——當然,C的解釋通常都靠不住。

此外,管理者還必須對所有時區的員工作出響應,以此建立信任,提高效率。

這才是真正的挑戰,與獨自一人工作,並與周圍的各種全息圖像展開對話相比,這更有可能發生(或者說,至少更加迫切)。

隨著遠程工作越來越流行,工作與不工作之間原本就已經模糊的界限變得更加模糊。我們或許最終可以獲得想要的工作自由,但那些賦予我們流動性的技術同時也會把我們更多地束縛在自己的工作上,我們會因此而隨時待命,無論身處何時何地。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