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王室著裝規則的戴安娜王妃

(圖片來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從"害羞的戴"(Shy Di),到時髦自信的國際時尚明星,威爾士王妃戴安娜一生的後期是一場史詩般的旅程——更是一場服飾之旅。在她突然過世後的二十年裏,戴安娜一直保持著時尚女神的地位。這充分說明了她強大的影響力。戴安娜年少天真時曾被時尚界斥為富家女。不過,在2017年,她成為了時尚界的典範。

為紀念戴安娜王妃不幸逝世20週年,肯辛頓宮(Kensington Palace)舉行了戴安娜王妃時尚故事展(Diana: Her Fashion Story),探索她的時尚演進歷程。雖然,戴安娜王妃常常被視作一名受害者,但是該展覽所體現的卻是一個意志堅定、積極追求事業和個人目標的獨立女性。展出的服裝體現了戴安娜在視覺表達方面的創新。她打破傳統,將自己的敘事方式變成了自己的品牌。雖然戴安娜也有一段天真少女的日子——她曾經穿半透明的短裙拍過暴露的背光照——但是她後來學會了公開場合的著裝規則。更重要的是,她學會了如何改變和打破這些規則。

Image copyright Diana Her Fashion Story
Image caption 肯辛頓宮目前正在舉行的展覽探索了戴安娜的時尚演進歷程(圖片來源:Diana Her Fashion Story)

戴安娜在早期公眾生活中穿的帶波浪翻領的印花高腰牛仔褲和帶貓咪領結的襯衫現在已經隨處可見。服裝品牌Asos最近的一個系列向戴安娜致敬,以珍珠滾邊直筒連衣裙和富家女褶襉短裙為特色。包括影響力巨大的安德森(JW Anderson)等在內的很多設計師都曾經從戴妃的經典服飾吸取靈感,比如現在無處不在的波浪寬鬆袖。

那麼為什麼戴妃早期的服裝會在當前引起共鳴呢?時尚具有循環的特點,所以各種潮流總會反復出現,本次展覽的策展人埃勒瑞·林恩(Eleri Lynn)向BBC文化如是說。"威爾士王妃戴安娜當年不論穿什麼,都會受人模仿,成為她的風格。她的文化影響力如此之大,以至於她穿上的伊曼紐爾粉色新浪漫主義襯衫立即被稱為戴妃襯衫,這個叫法留傳至今。"

Image copyright Diana Her Fashion Story
Image caption 她蜜月時穿的粗花呢裙遵循了織物的規則,不過束腰夾克衫參考了當時的流行趨勢(圖片來源:Diana Her Fashion Story)

戴安娜並不是第一個引領潮流趨勢的皇室人物。林恩解釋道:"英國皇室早有時尚傳統,大概可以上溯至幾個世紀前,當時的上流社會會模仿皇室的風格。以瑪格麗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為例。她被認為是時尚潮人,媒體也常常報道她的穿著。我認為區別在於戴安娜·斯賓塞女士登上國際舞台之時,恰逢媒體本身的一場變革——大量新聞湧現,小報記者橫行以及數字時代的來臨——所以戴安娜的服裝對公眾流行趨勢的影響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直接。她很快就學會了如何利用自己的形像來傳達信息和目標,幫助她完成手上的工作。"

本次展覽探索了這一過程。"探究戴安娜在時尚方面的冒險非常有趣,"林恩說,"她學會了皇家不成文的著裝規則,而有的時候她希望打破規則,甚至是略帶一些大膽的修飾。她是第一位穿褲子出席晚會的皇室女性。她很喜歡穿男式無尾禮服和黑色衣服——而皇室成員通常只在哀悼時才穿黑色。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戴安娜穿男式無尾禮服和黑色衣服,對皇室傳統的著裝規則發起溫和的挑戰(圖片來源:Alamy)

這是一種微妙的顛覆。她曾在巴爾莫勒爾堡(Balmoral)身穿比爾·帕什利(Bill Pashley)設計的粗花呢套裝裙與威爾士王子查爾斯拍攝正式的蜜月照。雖然這遵守了皇室傳統的織物著裝規則,但是寬鬆的夾克巧妙的違反了規則。這種不正式的、流行的束腰款式參考了當前的風格並暗示了對含蓄、拘謹的皇家著裝規則的背離。

林恩說:"在都鐸王朝時期,顯然要傳達地位和威嚴的信息。現代皇室通過他們的服裝來傳達外交信息。戴安娜知道她需要達到的要求,並與設計師合作以"傳達皇家的軟實力外交,完成她的使命。"戴安娜的很多裙子是由她的長期合作凱瑟琳·沃克爾設計公司(Catherine Walker and Co)製作。沃克爾本人於2010年去世,而她的丈夫、公司合伙人賽勒斯·薩伊德(Cyrus Said)在切爾西(Chelsea)工作室繼續為戴安娜服務。賽勒斯告訴BBC文化:"我們以皇家著裝的源頭為指導,比如"瑪麗女王(Queen Mary)和亞歷山大女王(Queen Alexandra)和她們的那個時代所體現出的典雅和奢華。"

打破禁忌

傳統和歷史當然重要,但是戴安娜和她的合作者繼續通過一些小改變來向世界推廣英國的時尚。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她進入了所謂的"戴妃王朝"時期,她的穿衣風格也越來越有魅力,採用更多的裝飾,並加強肩部的剪影。其中一個突出的例子是1986年她穿的由凱瑟琳·沃克爾設計的綠色亮片寬肩晚禮服。沃克爾稱之為"尊貴的震撼之作"。策展人林恩說:"她享受通過裙子表達個性的過程,把個性融入服裝,表達她對樂趣的看法——比如穿戴不搭配的飾品或通過服飾發出大膽宣言。設計師大衛·沙宣(David Sassoon)回憶說,她在試衣服時常常會流露出開玩笑的眼神,並評價道:'啊,他們會喜歡這個的!'"

Image copyright Diana Her Fashion Story)
Image caption 凱瑟琳·沃克爾設計的貓王裙是戴安娜在80年代中期閃耀、時髦風格的一個例子(圖片來源:Diana Her Fashion Story)

戴安娜在1989年所穿的所謂的"貓王裙"甚至更為大膽和閃亮,那是凱瑟琳·沃克爾的又一件作品。無吊帶白色真絲裙搭一身閃閃發光的立領夾克,並配以閃光亮片和珍珠刺繡,極其誇張。賽勒斯·薩伊德說,為戴安娜設計服裝每次都是"一場密切的合作。一件漂亮的裙子本身就是一件美麗的事物——是女性和裙子之間的融合或張力。設計師應扮演支持者的角色,為她提供所需工具,完成設計工作。這關係到女性和裙子的統一,這就是我們的操作方式。"

戴安娜在80年代中期的打扮非常有魅力,有些時候甚至過分——並且完全是一時興起。"這種打扮當時非常流行。"策展人林恩說,"它反映了女強人式著裝盛極一時。當時,很多女性進入董事會,所以要通過這種服裝來顯示權威。事實上,你會發現從那時起,她就逐漸遠離時尚界的季節性變化,形成了一種更為恆久的穿衣風格。此時,她開始相信自己對風格的理解,並知道什麼會適合自己。"戴安娜人生故事中的另一個關鍵時刻是1985年她在白宮的國宴上穿維克多·埃德爾斯坦(Victor Edelstein)設計的一襲午夜藍天鵝絨晚禮服裙,與約翰·特拉沃爾塔(John Travolta)翩翩起舞。全球的電視屏幕和新聞上充斥著這兩人在舞池優雅的身姿。這是魅力、自信和獨立的大膽——同時隱含標新立異的——宣言。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1985年,穿一襲維克多·埃德爾斯坦設計的天鵝絨裙與約翰·特拉沃爾塔跳舞,成為魅力和獨立的大膽宣言(圖片來源:Alamy)

後來,戴安娜與查爾斯王子離婚,並放棄了自己的殿下頭銜。此後,她得到了更多的自由,可以嘗試和非英國籍設計師合作。比如,1991年帕特里克·德馬舍利耶(Patrick Demarchelier)為她拍攝了哈波(Harper)的《時尚芭莎》(Bazzar)封面照,她當時身穿時髦的冰藍色範思哲禮服。

在這個階段,她回歸自我,變得非常時尚、優雅,並明確人生的重點。她重新塑造了自己的公眾形像,在很多慈善事業和人道主義事業方面取得成功。"她說自己不想做愛打扮的人,想做一番事業,"林恩說,"她簡化了自己的形像,讓媒體把注意力從她的打扮轉移至她從事的工作。"直筒連身裙、簡單的套裝裙和經典的白色襯衫和斜紋布褲的搭配(她在地雷慈善旅行時這樣穿)傳達出一種明快的職業感。1997年,戴安娜捐出了79件她珍愛的裙子,在紐約的佳士得拍賣會上為癌症和艾滋病慈善機構籌得340萬英鎊的巨款。正如賽勒斯所說:"她的遺產是她利用自己的地位拯救生命。"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戴安娜身著經典的白色襯衫和斜紋布褲參與地雷慈善之旅,顯示出她的職業感(圖片來源:Alamy)

"她對公眾對艾滋病的看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林恩說,"她幾乎不戴手套。只在一次著名的儀式上,她戴了手套,不過她非常明顯的脫下手套和艾滋病人握手,打破了圍繞這種疾病的禁忌。她利用裙子來真正的說明自己的觀點。在正式活動中,戴安娜會仔細考慮她要會見的對象,並思考自己應留給他人的印象。"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大衛·沙宣1988年的印花藍裙子被王妃命名為她的"關愛"裙,因為孩子們喜歡這條裙子(圖片來源:Alamy)

"當她前往兒童醫院時,她身穿活潑的、不太正式的衣服。這樣打扮是為了傳達平易近人和溫暖的信息,以加強非正式感。大衛·沙宣1988年的印花藍裙子被王妃命名為她的'關愛'裙,因為孩子們喜歡這條裙子。大衛的草圖裏有一頂帽子,但是她沒有訂購,如她所說'你沒法戴帽子擁抱孩子。'在人道主義事業方面,她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她的遺產留在她所觸及的人的生命中。"雖然她是一個無可爭議的時尚名人,但是很可能她給人印象更深的是她的波浪翻領或閃亮的晚禮服。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