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什麼衣服才能夠躲避智能監控?

(圖片來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想像一下,如果你住在一個反烏托邦的未來世界。監控攝像頭可以掃描街道,識別和記錄行人的面部——但你卻戴著一條HyperFace圍巾。它在布料上印了許多網格結構一樣的活潑圖案,用各種黑色方塊表示眼睛、鼻子和嘴巴。攝像頭的面部識別軟件感到困惑。你的身份安全了,你的隱私被保護起來。

今年1月推出的HyperFace是由柏林藝術家亞當·哈維(Adam Harvey)和Hyphen-Labs一同設計的,後者是一家全部由女性組成的國際設計團隊,目的是探索科技、藝術和科學之間的交叉點。哈維在反監控設計領域頗有建樹,他之前設計的項目CV Dazzle設想了許多髮型和化妝品設計方案,可以阻礙面部識別軟件,甚至可以用熱反射服裝來遏制無人機偵察。

Image copyright Adam Harvey
Image caption HyperFace上印有許多圖案,用來表示眼睛、鼻子和嘴巴,從而迷惑面部識別算法(圖片來源:Adam Harvey)

戴在身上時,HyperFace會給電腦呈現大約1,200張可能的人臉選項——哈維的這個靈感來自動物王國的偽裝色。"HyperFace並沒有通過掩蓋來降低人的可見度,而是重新思考了前景與背景之間的關係。"哈維對BBC Culture說,"目的是通過由假臉組成的背景來降低真臉的置信度。"

"一段時間以來,監控都是Hyper-Labs考慮的首要課題。"Hyphen-Labs成員阿什利·巴庫斯-克拉克(Ashley Baccus-Clark)談到該項目的靈感時說,"首先考慮安全、隱私和可見度的問題,因為這跟黑人女性和黑人社區有關。之後,隨著過去幾個月的一些事件逐步發酵,我們的消息也在全球傳播開來。"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令崇尚自由主義的創意人士頗感焦慮。"我們的政治氣候令我們這些藝術家、研究員和創作者必須考慮監控問題。"巴庫斯-克拉克說。

身體政治

雖然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通過增加個人曝光度成就了一番事業——也可以說是創造了一門藝術——但我們很多人還是更願意躲避雷達的追蹤。雖然互聯網上充斥著各種在數字時代確保個人安全的訣竅,但設計師還是挺身而出,幫助我們保護新的戰場:身體。這些發明融合了時尚、藝術和科技元素,讓我們得以更好地了解自己生活的世界。

Image copyright Project KOVR
Image caption 德國設計師二人組Project KOVR設計了一件反監控外套,使用金屬線面料製成,可以保護個人信息(圖片來源:Project KOVR)

自從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前僱員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在2013年中披露了該機構對我們的監控力度後,與監控問題相關的新聞便屢屢見諸於各大媒體。自此之後,各種猛料相繼曝出:Facebook、谷歌和微軟都通過秘密的NSA程序提交客戶數據;全球最大的SIM卡製造商Gemalto也認為其系統曾經遭到美國和英國網絡監控機構的入侵。藝術家的反應非常迅速:最近在柏林C/O Galerie啟動了一場名為"注意了!監控、藝術與攝影"(Watched! Surveillance, Art and Photography)的新展覽,雲集了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在NSA的"棱鏡門"曝光後針對隱私問題創作的作品。

在更加實際的層面,荷蘭設計二人組Project KOVR則在集中精力尋找各種方法,避免我們日常攜帶的個人信息受到危害。從我們的手機數據到內置密碼的微型計算機芯片、ID卡和銀行卡,我們生活中各種細枝末節的信息都存在於一個類似於電影《創:戰紀》裏描繪的那種虛擬世界裏。Project KOVR的應對方式是一件反監控外套,這是一種用金屬絲製作的銀色面料,可以起到法拉第籠的效果,使得銀行卡和ID卡裏的電腦芯片無法讀取,還能讓手機無法追蹤。設計師將他們的作品稱作"一種可穿戴式逆向運動",呼籲我們"在信息驅動的環境中保持人性"。

隱藏自己

圖形設計師利昂·巴沃(Leon Baauw)表示,人之所以為人,原因之一在於我們可以決定什麼時候、通過何種方式披露信息。巴沃與行為藝術家馬沙·沙根(Marcha Schagen)一同創辦了Project KOVR。他表示,他們的研究——其中包括尤金·扎米亞金(Yevgeny Zamyatin)的反烏托邦小說《我們》(We)、傑裏米·邊沁(Jeremy Bentham)的圓形監獄理論以及心理學家米歇爾·福柯(Michel Foucault)的相關作品——"都是基於這樣兩個問題:'隨時被人看到對一個人意味著什麼?我們如何改變自己的行為?'"

巴沃表示,服裝的意義正在從裝飾、表達和遮蓋,變成保持隱私和個性。"衣服一直都能保護我們免受生物圈的潛在威脅,為什麼不能在信息圈裏起到同樣的作用?畢竟,這裏有一套幾乎看不見的網絡導致我們在裏面很容易受害。"他問道,"設計師有責任設計更好的未來。我們之所以有這種積極性,是因為看到有越來越多旨在保護我們的項目出現,提醒我們注意自己的數據和個人信息可能會被人隨意獲取。"

Image copyright Project KOVR
Image caption 反監控外套可以起到法拉第籠的作用,使得銀行卡和ID卡裏的電腦芯片無法讀取(圖片來源:Project KOVR)

面部識別和數字掃描現在似乎成了最頂尖的監控技術——但還有人想出了更加陰險的技術。在意大利特雷維索的Fabrica傳播學研究中心裏,有一個項目就假設未來的神經影像技術可以掃描嫌疑人的思維。在他們所設想的這種奧威爾式的未來世界中,光是在腦海里萌生叛亂的想法都會給你帶來麻煩。

令人震驚的設計

Fabrica的反神經影像掃描(Anti-NIS)飾品既是藝術,又是時尚,它瞄凖了思維的隱私這樣一個終極問題。Fabrica的每件作品都能夠激發一種感覺反應來吸引穿戴者的關注,立刻改變腦部活動。所以,如果大腦掃描果真成為現實,這些飾品就能避免你的思維被人監視。

原型產品使用激光雕刻的毛氈和木頭製成,包含一頂可以通過頭骨傳輸聲脈衝的帽子、一個可以產生輕微電極的衣領,以及一個用閃光燈分散用戶注意力的面具。所以,如果真的能夠掃描大腦,穿戴者的思維更有可能呈現出的效果是:"啊呀,這是什麼?",而不會被人發現自己的叛亂計劃。即便能夠在任何時刻隨機導致技術失靈的設計無法吸引你的注意,但Fabrica的作品所設想的那種可能的社會前景的確非常危險。

Image copyright Fabrica
Image caption Fabrica的反神經影像掃描(Anti-NIS)飾品不僅是藝術,也是時尚,它設想了一個思維也可以被人掃描的世界(圖片來源:Fabrica)

神經成像監視技術仍然像是科幻小說,但Fabrica的設計以及哈維和Project KOVR的作品都表達了設計師對未來的深切擔憂。例如,哈維指出,HyperFace"只是一個更大型的計算機視覺偽裝項目的一部分"。

"談到新技術,有的消費者已經發現,多數科技公司都未能部署安全和隱私措施。"流行科技網站FashNerd主編曼諾·滕·納佩爾(Mano ten Napel)說,"這點燃了一種保護自我的需求——自然就會轉化到針對我們穿戴的設備所採取的設計方案上。很容易設想這樣一種未來:保持連接不會直接侵犯我們的隱私。"

當然,你也可以更加明確地表達自己的不滿。超模凱特·摩斯(Kate Moss)曾經被狗仔隊圍堵在洛杉磯國際機場的一個角落裏面,這令他的朋友、著名時尚攝影師尼克·奈特(Nick Knight)頗感震驚。於是,他設計了一件黑色T恤,一旦有閃光燈亮起,就會顯示出一句髒話來回應狗仔隊。由此傳遞出一種觀念:如果打不贏對手,那就讓他們滾蛋。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