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客廳:多功能空間的演變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路易十四的凡爾賽宮(Palace of Versailles)是1680年代為這位法國專制君主所建,宏偉壯觀,放縱奢華。不過,沒人會認為這個最初作為狩獵小屋的宮殿有多麼舒適。

在路易十四的凡爾賽宮,宮廷生活是一場公開的盛會,一個極度講究禮節和禮儀的世界。難道那裏沒有一間可以讓人真正感到放鬆的房間嗎?答案是沒有。

令人好奇的是,正是在這裏,客廳與住宅理念一同出現,順應從18世紀開始的"現代"世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這個沙龍是路易十四宮殿裏眾多精緻而又極其古板的房間之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因為發現自己的前任的拘謹生活方式不那麼舒適,路易十五將一套房間改造成平行的私人世界。這位年輕國王的名字就成了路易十五(Louis Quinze)風格的家具和裝飾風格的代名詞,他在嚴格拘謹和相對不拘禮法的生活之間建立起一種平衡。

1691年,正是路易十四的鼎盛時期,巴黎建築師阿戈斯蒂-查理·阿維萊羅(Augustin-Charles d 'Aviler)出版著作《建築課程》(Cours d'architecture),他在書中闡明瞭像國王所在的正規宮殿房間和嶄新的理想公寓房間之間的區別,身處後者之中,能讓人感到放鬆自在。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路易十五風格在中規中矩中第一次融入了某種程度的舒適感(圖片來源:Alamy)

到了 1728 年,路易十五風格建築大師查理·埃蒂安·布裏瑟(Charles Étienne Briseux)出版著作《現代建築》(L'Architecture moderne)之時,人們對建築舒適感的追求已然風靡。由沙發、絲綢、棉布、躺椅,以及用於縫紉、紙牌遊戲和零食的小几構成的室內世界都已成為時尚,先是在巴黎,然後席捲整個歐洲。

當然,這並非一概而論,在窮人家裏,室內裝飾還只有基本功能。不過,從工業革命開始,住宅舒適感的概念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加強,對於那些有空閒時間的人而言,這就是休閒的概念。總之,是休閒和奢華推動了客廳的出現。最終,一個並沒有特定功能性目標的多功能房間就在家中應運而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娛樂進入客廳,新技術使它成為現代家庭生氣勃勃的活動中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20世紀,關於這個模糊而又越來越令人嚮往的房間的未來成了一個熱門話題,在美國尤其如此。在1939年的紐約世界博覽會上,由美國廣播公司贊助的"未來的客廳(The Living Room of Tomorrow)得到大肆宣傳。它的確在很大程度上建立了這樣一種理念:圍繞收音機、電視、電影和報紙以及早期的傳真機等新技術,客廳將引入人們家中,並由此成為家的中心。客廳是未來美國家庭的聚集之地,就像他們以往集中在農場的會客室一樣。

1967年,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主播沃爾特·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在"21世紀"欄目中,面對坐在客廳中熟悉他的數百萬美國觀眾介紹了"2001年的客廳",其中有中央控制台,NASA(美國宇航局)風格的觸摸按鈕和開關,正是這些東西把客廳變成了家庭綜合娛樂場所。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上世紀60年代,客廳成為展示文化藝術品味的地方,當時的許多家具都被視為藝術品(圖片來源:Alamy)

這個客廳裏布置有未來主義波普藝術(Pop Art )家具,包括一把透明充氣塑料扶手椅、一個橘色沙發、落地式電視屏幕,還有彼得·默多克(Peter Murdoch)名義上的一次性聚乙烯塑料"斑點"椅子,後者在當今國際拍賣行的售價為2000英鎊。未來的客廳顯然很有趣,令人愉快,而且擁抱快速變化。

在世界各地的客廳中,人們曾觀看無數美國肥皂劇,從我愛露西(I Love Lucyand)到迪克·範·戴克秀(The Dick Van Dyke Show)和脫線家族(The Brady Bunch),再到後來的科斯比秀(The Cosby Show),客廳顯然成為當代家庭的心臟。也許,整個家可能就是一個令人愉快的大客廳。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隨著城市變得越來越擁擠,一個專門用來放鬆和社交的房間已經變成了一種很少有人負擔得起的奢侈品(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1965年的一部由迪克萊斯特(Dick Lester)執導、甲殼蟲主演的電影《Help!》中,甲殼蟲四人組走進了四個看起來完全相同的樸素的連棟房屋。進入其中,有一個巨大的客廳,裏面有一把阿恩·雅各布森蛋椅(Arne Jacobsen Egg Chair)、一盞阿切勒·卡斯蒂格利奧尼(Achille Castiglioni)釣魚燈、一個黑膠唱片6250扶手椅(Black Vinyl G Plan 6250 armchair)、一個老虎機和一張約翰·列儂睡的低牀。這部電影的美工設計師雷·希姆斯(Ray Simms)顯然樂在其中,但半個世紀以來,這種想法仍然與許多人夢想的客廳如出一轍。

在今天的許多住宅中,廚房要麼取代客廳成為家庭的中心,要麼與之合併。隨著城市人口前所未有地飛速增長,對於許多人而言,一個專門用於休閒的房間已經成為一種代價高昂的墮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近幾十年來,在主流客廳設計中,喧鬧華麗的主題和物品已被低調柔和的美學設計所取代(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與此同時,開放式布局的客廳的發展趨勢有增無減,室內裝修雜誌上充斥著巨大的"俯衝空間",其充當多功能生活區的角色。當然,客廳中都布滿了最新的現代化生活設施,儘管它們如今很可能被巧妙地隱藏起來,因為喧鬧華麗的內裝已被更為持久的低調奢華所取代。

在美國印第安納州(Indiana)哥倫布市(Columbus),由美國建築師埃羅·薩里寧(Eero Saarinen)設計的米勒之家(Miller House)頗具影響力,它在正式和非正式、現代和永恆之間取得了完美的平衡。自2000年以來,它一直是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藝術博物館(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的一個國家歷史地標,用於紀念實業家J·歐文·米勒(J Irwin Miller)。

Image copyright Pivot Marketing
Image caption 米勒之家設有著名的談心角,這成為一種貼近生活設計的象徵(圖片來源:Pivot Marketing)

本世紀中葉精緻的現代客廳是亞歷山大·桑德羅吉拉德(Alexander 'Sandro' Girard)的作品。它設有一個"談心角",其中的靠墊隨著季節更迭而更換,飾有精美的織物,在這裏欣賞丹·凱利(Dan Kiley)幾何規整的花園美景位置絶佳,沒有絲毫雜亂之感,給人以永恆之感。你可以在這裏談心,然後全然放鬆。這裏有一個客廳,你既可以邀請路易十五來聊天,也可以看肥皂劇《脫線家族》。

請訪問 BBC C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