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麗影》的勞拉為何不是女性楷模

(圖片來源:Pictorial Press Ltd / Alamy Stock Photo) Image copyright Pictorial Press Ltd / Alamy Stock Photo

給你出一個快速搶答:你的邪惡死敵正在穿越峽谷,試圖通過橫亘在峽谷上搖搖晃晃的細小金屬梯。為了阻止他到達彼端,你將會……

(a)拚命搖晃梯子,使敵人跌入峽谷罪有應得?還是……

(b)自己也跳上梯子,和敵人一樣搖搖晃晃隨時可能跌入峽谷?

如果你答(a),那麼恭喜你,你比勞拉·克羅夫特(Lara Croft)更聰明,她就是《古墓麗影》(Tomb Raider)中挺笨的女主角。

當這個角色在1996年在電子遊戲中首次亮相時,被推銷成一個虛擬性偶像。媒體競相聚焦在她波濤洶湧的上半身和不成比例的纖細腰身上。但遊戲設計者們不斷強調,勞拉的智商還在她身材之上, 2001年和2003年安吉麗娜·朱莉(Angelina Jolie)兩次出演時,這個角色都差不多可以稱為女性楷模了。

14年過去了,你可能會希望這個角色會更給力了,製片方選用曾獲奧斯卡獎的瑞典女演員維坎德(Alicia Vikander)來飾演這個,可能你也覺得令人鼓舞。但是,儘管有人一直誇讚勞拉的天賦異稟,但她竟是如此無能,你最終會懷疑是不是有人在反語諷刺。

我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倫敦東部的一個健身房,在那裏她輸了一場拳擊賽。之後,她在城裏參加了自行車比賽,結果是撞上一輛警車而收場。當她的冒險活動正式開啟,她根本不像邦德(James Bond),更像克魯索探長(Inspector Clouseau)。在香港,她在港口躥來躥去,逢人就問:「對不起,你會說英語嗎?」;然後被一肩扛獵槍的水手(吳彥祖)從三個劫匪手中救出,這水手順手破解了令她百思而不可解的密碼。

我明白這部電影裏的勞拉,仍然是一個實習盜墓者,所以有理由不是朱莉扮演的那的高度自信女主角。我也明白,這身份更吻合於2013年新版系列。但是看著她只會服從別人指點,依賴別人拯救,面對危險只會尖叫,不會出語詼諧輕鬆應對,真的很沒勁。銀幕上真的有太多大製作的女英雄,而我們現在需要一個方方面面一無是處的角色嗎?

非常糟的是,勞拉的無能是她唯一特點。事實上,並不完全如此。維坎德出奇地漂亮,如果你只想看一個穿著背心的性感健美的年輕女性在眼前晃來晃去,買一張《古墓麗影》的票是值得的。但她的個性並不比電子遊戲吃豆蟲(Pac-Man,食鬼或小精靈)或刺蝟索尼克(Sonic the Hedgehog,超音鼠或音速小子)更強。

當勞拉還是個女童時,父親(由演員多米尼克西·韋斯特(Dominic West)扮演)就訓練她射擊與解謎。是父親的神秘學研究,激發了她成年後的探險。但是除了對父親記憶的崇拜(大部分的童年時間中,父親都在外神秘探險,這個不在話下)她同探險似乎沒啥關係。影片中倫敦的開場戲,有一男人在餐廳廚房裏追求她,健身房裏有個女人和她談話。這兩個角色劇終再也沒有出現。

電影的其餘部分和女主角一樣不給力。翻閲劇本,你會發現編劇似乎大量參考了「The Devil's Sea」和「The Chasm of Souls」等故事,這也沒辦法,因為其他電影編劇早已經寫過埃及金字塔和聖約櫃的故事了,剩下來的也只有這些,但故事還是過於單調而且情節可測。沒錯,都是勞拉那位缺席的父親所致。他在七年之前尋找一位古代日本皇后的陵墓時失蹤了。據傳說,皇后有魔法殺死任何她接觸過的人,所以她屬下的將軍們把她埋在了一個隱秘的島上。如今,自稱「聖三一」(The Order of Trinity)的邪惡組織想要把她找出來並利用她的魔法,因此勞拉的父親必須要率先找到她。

讓人捉急的是,故事同去年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失敗的影片《木乃伊》(The Mummy)差不多,劇情根本經不起仔細推敲。如果2000年前皇后的將軍就能擊敗她,那麼在這個神經毒氣和核武器時代,她的魔力還有什麼用?邪惡組織還不如投資互聯網創業,收益會更好。

儘管如此,這個稀裏胡塗的原因已經足夠讓勞拉去遙遠的叢林島長途跋涉了,一到了那裏就被一個稀裏胡塗的惡棍(由演員戈金斯(Walton Goggins)扮演)逮了。整部電影以勉勉強強湊活能看的質量貫穿始終。沒有一個數碼加強的特技會讓你驚喜,沒有任何對話能讓你開懷大笑,沒有一段曲折的情節能讓你感到震撼,也沒有一個精心布置的陷阱看起來像幾十年前印第安納·瓊斯(Indiana Jones)面對的那樣驚怖。

倫敦的場景還算不錯,拍攝出當代風格,沒有那麼多遊客的倫敦,從塗鴉的小巷到現代玻璃大樓應有盡有。但當勞拉在皇后島上時,畫面粘在了一塊髒灰色、綠色和棕色組成的調色板上了,好像他不確定《古墓麗影》究竟是一部賣座電影還是一件迷彩服。維坎德的真誠表演給了勞拉更多的生命力和情感,比劇本本身添彩更多,但電影唯一真正令人興奮的是導演的名字烏塔格(Roar Uthaug)。

不過相比朱莉版《古墓麗影》的戶外探險,這次的還不算是亂七八糟毫無頭緒。電影也不像最近維坎德丈夫法斯賓德(Michael Fassbender)主演的另一部遊戲改編劇《刺客信條》(Assassin's Creed)那麼糟糕。總的來說,這是部收益高的系列電影,是《奪寶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還算可以的翻版,但除此之外也沒什麼值得稱讚的。

請訪問 BBC C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