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綿羊軟弱外表下的真面目

(圖片來源: RooM the Agency/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在人們印象中,綿羊是一種智力低下、無防衛能力、人畜無害的動物,喜歡在山坡上游蕩。它們對人類有兩個貢獻:提供羊肉和羊毛。

但實際上,綿羊卻擁有驚人的智商,其記憶和認知能力也非常突出。它們相互之間能產生友誼,在爭斗時相互保護,當朋友被送去屠宰時會感到難過。與此同時,它們也是地球上最具破壞力的動物之一。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人類飼養綿羊已有數千年歷史(圖片來源: Radius Images/Alamy)

聰明、複雜、好交際,所有這些單詞都是用來描述我們人類的,人們做夢也想像不到這些詞也同樣適用於綿羊——那些毛髮蓬鬆、渾身潔白的動物。當它出現在你的眼中時,它們要麼整天在田間遊蕩,要麼它的肉擺在在你的餐桌上。

相反,我們在歷史上早就認定綿羊是一種愚不可及的動物。自18世紀初葉以來,這一觀點一直沒有改變。例如,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曾經說過:"如果被剝奪了言論自由,我們就會變得愚笨和沉默,像綿羊一樣被拉向屠宰場。"

如今,知名在線俚語詞典——《城市詞典》(Urban Dictionary)的詞條上說,說某人像"一隻綿羊",就是說他盲目跟從他人,在"浪費生命和腦細胞"。

然而,事實卻是,綿羊比我們想像的要聰明得多。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綿羊對周邊環境具有巨大影響力(圖片來源: Tim Gainey/Alamy)

英國生物學會會員、目前在中國電子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Electronic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China)任教的基斯·肯德里克(Keith Kendrick) 2001年發佈的一項研究發現,綿羊可以辨認和記住至少50張不同的面孔,記憶時間可以超過2年。這一時間比許多人的記憶時間還長。

在研究中,肯德里克的團隊訓練綿羊在25對綿羊中辨認每對中的一隻綿羊,當辨認正確時就會得到食物獎勵。

肯德里克稱:"綿羊明顯表現出了個體識別能力:當看到不同綿羊的臉部照片時,受試綿羊會發出不同的叫聲,"肯德里克說。該團隊還發現了綿羊能夠區分面部表情的證據:它們喜歡微笑和皺眉等表情。

當時,肯德里克在接受BBC新聞採訪時稱:"綿羊大腦的組織方式表明,它們對它們看到的世界一定會產生某種情緒反應。"

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的卡洛琳·李(Caroline Lee)也對綿羊智商開展了研究。她發現,綿羊能學會如何從複雜的迷宮中走出來。實驗人員在迷宮終點布置了另一隻綿羊,受試綿羊在看到終點綿羊所在位置後最終到達了迷宮的出口。

除了具備高超智力,綿羊還會玩耍和體驗快樂。你要是看過綿羊在牀上蹦跳的著名視頻,就一定不會否認這一點。綿羊也存在性偏好:有8%的綿羊是同性戀,綿羊是對同性伴侶有終生偏好的少數物種之一。

綿羊群落存在複雜的社會結構。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一幅描繪牧羊人與羊的雕刻作品(圖片來源: FromOldBooks.org/Alamy)

20多年前,加州大學研究人員對公羊進行了長達三年的觀察,發現它們之間能建立深厚的友誼,並在需要的時候彼此幫助。這份寫於1993年的研究報告稱:"我們發現,公羊之間形成了長期關係,當較弱的同伴受到欺負時會插手,並在打鬥時相互支持。"

這些忠誠和友誼行為是受到情緒驅動的舉動。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簡稱IFAW) 2009年發佈的一份報告表明,綿羊能夠體驗一系列感情:恐懼、憤怒、絶望、無聊和幸福等。

研究人員讓綿羊間歇性地從槽中獲取食物,然後在它們享用食物時突然打開食槽上方的鼓風機。鼓風機打開後,綿羊發出咩咩叫聲的次數是未受干擾情況下的四倍多,同時它們的心率也立即升高。

該研究報告的作者表示:"與人類一樣,絶望是由突然、不熟悉、不可預測……不可控制的狀況所引發的,而無聊則來自高度可預測的環境。"

人們突然之間發現,綿羊似乎不像以前想像的那麼愚蠢。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歐洲盤羊,一種野生綿羊(圖片來源: Prisma by DukasPresseagentur GmbH/Alamy)

諷刺的是,儘管綿羊已經深深扎根於人類文化中,但實際上我們大多數人都對這種動物知之甚少。早在公元前11,000-9,000年間,綿羊就已被人類馴養以利用它的毛、肉和奶。數千年來,這種動物頻繁地出現在不同的文化、宗教甚至占星術中。

例如,希臘星座——白羊座的標誌是一隻公羊;在古埃及宗教中,公羊是好幾位神靈的象徵。此外,俗語"把綿羊和山羊分開"來自《新約》中的一段文字。故事中,綿羊(代表好人)受到上帝的救贖,而山羊(代表罪人)則受到懲罰墮入地獄。

科學家認為,綿羊是曾在歐亞兩洲分佈的野生盤羊的後代。這種野生盤羊在古代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地區數量極多,該地區位於目前中東地區的腹地,包括現在的伊拉克、科威特、敘利亞東部和土耳其東南部地區。

野生盤羊擁有一對粗壯的彎角來保護自己。如今,經過品種改良的家養綿羊是一種毛髮蓬鬆的動物,覆蓋全身的羊毛能夠不停生長,終年為農民賺錢。

今天的綿羊仍然保持著一些生存技巧。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綿羊柔順的雙眼後面隱藏著驚人的智力(圖片來源: RooM the Agency/Alamy)

陌生人如果離綿羊距離過近,會被它恨恨地踢上一腳,特別是在它需要保護小羊的時候。綿羊在懸崖峭壁上快速奔跑攀登如履平地,許多獵食動物對此只能望洋興嘆。另外,它們還擁有寬廣的視野:它們長著狹縫形的水平瞳孔,無需轉頭就能看到自己的後面。

然而,這些自我防衛手段在人類面前全都不值一提。

聯合國糧農組織提供的數據表明,人類非常喜歡吃羊肉,穿羊毛製品……根據粗略估算,目前地球上大約存欄12億隻綿羊。

世界上最大的綿羊生產國中國存欄近2億隻綿羊。其次是澳大利亞,存欄7,000多萬隻。印度有6,000多萬隻,伊朗擁有4,500萬隻,尼日利亞有4,100萬隻。蘇丹有近4,000萬隻,英國有3,300萬隻,新西蘭接近3,000萬隻。

肯尼亞估計有1,700多萬隻肉用綿羊。在這個國家,大規模飼養綿羊對野生動物造成了災難。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白大角羊是一種野生綿羊(圖片來源: Design Pics Inc./Alamy)

2016年9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1977年至2016年期間,肯尼亞野生動物的數量減少了68%。數量下降的物種有疣豬、多種羚羊和稀有的細紋斑馬等。同期,該國的綿羊存欄量則增加了76.3%。

該研究報告的第一作者是德國斯圖加特霍恩海姆大學(University of Hohenheim)的約瑟夫·奧古圖(Joseph Ogutu)。他指出,肯尼亞政府組織的空中監測顯示,過去40年來,該國綿羊數量急劇上升。他說:"綿羊啃食野草時,會把露出地面的草莖幾乎啃光。當綿羊數量龐大時,它們會把整片草地破壞掉。大多數野生動物(如大象、水牛和斑馬)都需要吃長得較高的草,因此綿羊泛濫造成的後果極為嚴重。"

奧古圖稱,在肯尼亞的馬賽馬拉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1992年野生水牛的數量接近1.3萬頭,但現在它們的數量已經急劇下降。他說:"乾旱期間,野生水牛都會被家養牛羊從適宜覓食的區域驅趕出去。僅在一年當中,野生水牛的數量就下滑了76%,從此以後再沒有恢復過來。"

乾旱在肯尼亞經常發生,但現在最大的問題在於:需要在旱災中生存下來的野生和家養動物數量加起來極為龐大。奧古圖表示:"現在,許多綿羊正在與野生動物爭奪有限的的資源,乾旱則讓這種競爭的後果更為慘烈。"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家養綿羊的近親白大角羊(圖片來源: Ron Niebrugge/Alamy)

奧古圖和他的同事正在呼籲肯尼亞政府限制綿羊和其它牲畜的數量,從而防止大型野生動物出現滅絶。

肯尼亞只是全球性危機的一個縮影。隨著人類對畜產品的需求不斷上升,牲畜對環境造成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聯合國糧農組織2006年發佈的一份報告對此做了解釋:"大規模放牧佔據了大片土地,並且造成土壤貧瘠……畜牧業直接爭奪稀缺的土地、水和其它自然資源……總的來說,畜牧生產佔據了70%的農業用地和30%的地球表面。"

當數量巨大時,綿羊是一種具有極大破壞性的動物。人類大規模飼養綿羊是造成森林破壞、氣候變化、淡水匱乏的原因之一。

當然,這很難說是綿羊自己的過錯。但是每當你想到這點,它們也就不那麼呆萌可愛了。

請訪問 BBC Earth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