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執政的海盜黨政治家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阿道司·赫胥黎於 1931 創作的小說《美麗新世界》中,一個反烏托邦未來的政府對異議分子實行特別處罰:即被放逐到冰島。但小說中西歐居民的統治者說,該懲罰著實是一項獎勵。異議分子被放逐到厭棄正統的每個人均有其獨立思想的地方。

這就是冰島海盜黨領導人比吉塔·約恩斯多蒂爾的態度。"現在到了由於種種原因,不大合群的人聚到一起的時候了。"她在 2011 年的一篇博文中寫道。第二年,自稱為無政府主義者"詩人政客"的約恩斯多蒂爾與少數互聯網活動家共同創立一個政黨。

現在那些自我意識很強的個人已成為主流。10 月,海盜黨在冰島全國大選中得票排第三,他們在該次選舉中取得了 10 個議席(共 63 個),超過其議員人數的三倍。上周,冰島總統要求約恩斯多蒂爾組建新的聯合政府。如果成功,該國將由海盜黨和其他四個政黨共同管理 - 其中包括由當地一位搖滾明星領導的政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第一個海盜黨於 2006 年在瑞典創建。類似政黨很快興起於歐洲,包括德國(如圖),以及美國和澳大利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世界各地數百萬人正在期待民粹主義政治家解決其問題的時候,眾多冰島選民圍繞在激進的技術型左翼政黨周圍,該政黨擁護政治透明、免費保健和保護數字隱私的新措施。

有人質疑海盜黨的治理能力,因其缺乏政治經驗和行動主義。那麼,海盜黨能帶領冰島走向繁榮嗎?無政府主義者轉型的政治家約恩斯多蒂爾信仰什麼?

我們在冰島簡樸的議會大廈中會面,這裏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議會機構之一,現在正被塑造為最新的議會大廈之一。世界上第一個海盜黨於 2006 年在瑞典創建,大部分來源於對版權法的反對。但類似政黨很快興起於歐洲以及美國和澳大利亞。各政黨均有其自身的風格,但現在所有政黨均致力於免費共享信息、數字隱私和政治改革 - 包括直接民主制,其中公民參與政府。

然而,只有冰島海盜黨在大選中贏得議席 - 更不用說成為政府的一部分了。"我總是想,"哦,這肯定有些蹊蹺"",約恩斯多蒂爾回憶說,在選舉前幾個月裏,她的黨派遙遙領先於其他黨派。這些投票可能誇大了他們的受歡迎程度,但最終結果仍起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約恩斯多蒂爾認為,她的黨派已迅速填補空缺,為不滿的選民提供已存政黨的另一種選擇。"許多邊緣人群、無人真正關心的人群以及由於體制不適用於其而感到被遺忘的人群實際上已開始參與並與我們合作,"她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冰島海盜黨是唯一一個在大選中贏得議席的黨派 - 更不用說成為政府的一部分(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該黨已建立一種機制,讓公民能夠引進自己的政策然後進行投票表決,只要他們至少安排一次會議來對這種政策進行討論。還為冰島提出一項新的憲法草案,其中包括普羅大眾的想法。"要成為權力的羅賓漢,我們從權勢中獲權,再賦予人民,"她說。

但世界各地的海盜黨也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因其政策通常是對技術變革的直接回應,如大規模使用監控錄像和信息透明 - 許多原先黨派遲遲未能解決的問題。

例如,直至最近,約恩斯多蒂爾因其曾為維基解密組織提供幫助而更為人知。2010 年,朱利安·阿桑奇 (Julian Assange) 在冰島組建一支團隊數月,而約恩斯多蒂爾幫助製作了"聯合絞殺"視頻 - 被洩露出來的美國空襲致使平民傷亡的短片。但是她說她很快就與那個組織解除關係。最近,當被問及有人指控阿桑奇干涉挪威電視台上的美國大選時,她說"這太過分了"。

維基解密組織並不是她願意回答的主題。"我真的不想再提及,"約恩斯多蒂爾說。"如果您有興趣和我談談維基解密組織之外的東西,我很樂意。"

但被問及情報機構實施的大規模監視時,她敞開心扉暢談。"這很觸發我,"她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海盜黨運動根源於互聯網行動和抗數字版權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約恩斯多蒂爾呼籲授予美國國家安全局告密者愛德華·斯諾登 (Edward Snowden)(美國當局和俄羅斯目前都想要的人)冰島公民身份。她認為這比為他提供庇護更好。"庇護並不足以保護,"她說。但冰島前政府阻止這一提議。

她一般是告密者和新聞自由的擁護者。例如,她讚揚那些為巴拿馬文件工作的人。比如,他們手中有冰島總理離岸資產的信息,正是這個信息導致冰島總理在今年早些時候辭職。

隨著世界各地當局越來越多地使用數據監控 - 例如英國政府的新《調查權力法案(Investigatory Powers Act, 簡稱 IPA)》,允許大量收集人們的瀏覽歷史 - 約恩斯多蒂爾擔心收集的信息可能會被濫用。

"我相信他們不會閲讀每封電子郵件,但其知道如何提取內容,"她說。"他們有關鍵字,並有關注的關鍵人物,然後你也可能被攪進去。"

然而,她完全意識一旦這種技術面世就無法再收回 - 而且人們似乎非常願意放棄他們的個人數據。"我完全聲明,隱私已經不存在,永遠不復存在,我們永遠無法要求歸還,"她說。"我們必須從這個角度開始著眼於我們的現實。"

這些問題對於約恩斯多蒂爾比大多數問題更具體。冰島正成為越來越多的世界數據的歸宿,因為科技公司將數據中心遷移到那裏,以利用該國的涼爽氣候和可再生資源。她歡迎一些公司為保護用戶隱私權的方式,例如蘋果於今年年初拒絶聯邦調查局幫助他們破解嫌疑人 iPhone 的要求。但她也批評另外一些公司迫不及待地銷售其客戶數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冰島正成為越來越多的世界數據的歸宿,因為科技公司將數據中心遷移到那裏,以利用該國的涼爽氣候(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她也擔憂社交媒體給人們對世界看法的「過濾」影響。"我們就像工廠化養雞場裏的雞,"她說。"我們只是不斷點擊、點讚和觀看,但不知道別人如何引導我們。"

她能否為此作出任何一點貢獻仍有待觀察。海盜黨在冰島的成功是最近歐洲民粹黨興起的一部分,包括西班牙的"我們能",意大利的五星運動和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 (Syriza)。

然而批評者可能質疑活動家是否成為最好的政治家。約恩斯多蒂爾的對手稱其政黨是政治上的無名之輩,認為由追逐理想的各色無政府主義者組成的黨派無法解決房價上漲、學生債務和氣候變化等問題。

海盜黨的官方立場是,許多重大決定應該由人民做出。有人可能說他們這樣做是推卸責任,約恩斯多蒂爾認為是代表多樣化人口的最好方式。"得有人需要制定新標凖,"她說。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