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公斤賣到 2 萬美元的蟲子

冬蟲夏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中國華南一家雜貨店入口附近的一個貨攤上,人們可以看到精心排列的乾貨。靠近一點,你會看到它們是一英寸長的死毛蟲,莖從其頭部生長出來。

這可能中國文化的一部分,中國人不無自豪地說,他們除了兩條腿的人以及四條腿的桌子不吃之外,什麼都可以吃,就像美國德克薩斯人吹噓吃燒烤一樣。全中國人對毛蟲及其產品都有著一種狂熱。它們生長在西藏和喜馬拉雅山脈,這些莖是真菌,確切地說,是叫冬蟲夏草菌。 它們寄生於蟲子身上、在蟲子死亡後,從其頭部長出來。

這些寄生性生長從自然歷史的角度來看很有趣。但將其如此細緻地排列的原因是,中國傳統醫學認為,它們對從哮喘到癌症等任何疾病均有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這些蠕蟲生長於中國偏遠山區

可能更重要的是,若擁有,會改變低社會地位現象,這種特徵類似於魚子醬和貂皮大衣。因此,估計每公斤售價超過 2 萬美元(16,000 英鎊),有時甚至更多。至少是黑松露成本的 10 倍。

冬蟲夏草的奇聞源於數千英里之外,在那裏,人們每年春天手腳並用地爬上山腰,尋找蟲子的蹤影。邁克爾·芬克爾在《國家地理》雜誌中曾寫過關於冬蟲夏草流行的文章,其中,邁克爾·芬克爾寫道,幾年前去西藏親眼目睹過如何採集冬蟲夏草。其中他見到的一對夫婦設法以 580 元人民幣(90 美元)的價格出售他們 30 個難得的"蟲子",但在眾多城市中,一磅高質量的標本可以賣出 50,000 美元(40,000 英鎊)的價格。

你不需要吃那麼多,至少一次不需要吃那麼多。通常人們會把一兩隻幹蟲泡在水裏,然後用其熬湯,有藥用價值。冬蟲夏草非常貴,因為一兩個高質量的蟲子就要約達 10-15 美元(8 到 12 英鎊),相當於一大罐進口冰淇淋,或是一件在中國雜貨店非常昂貴的物品。毛蟲通常與其他一些珍品一同出售,比如海參,其在中國的流行也導致世界各地對海參的大量捕撈,使得海參數量大大減少。

冬蟲夏草及其寄生物也已感受到"風聲"。此外,大象和犀牛也遭到屠殺的惡運;人類因希望獲得犀牛角而殺害高智能生物的行為,足以讓所有生物風聲鶴唳。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乾的冬蟲夏草可賣高達每公斤 2 萬美元

為了尋找和爭奪冬蟲夏草,2010 年,兩名男子在尼泊爾發生口角後死亡。真菌現在在中國被列為瀕危物種。

然而,2016 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 CNN 報告顯示,由於中國目前正在進行反腐敗運動,對冬蟲夏草的需求可能會下降;一個昂貴的冬蟲夏草菌禮品盒可能會給官員帶來麻煩,而不是好處。

而且似乎毛蟲也越來越難以找到。曾寫過有關文章的一位蓋蒂攝影記者凱文·弗雷格前往觀看人們收獲冬蟲夏草,他說,在一些地方人們過去每天能找到數百隻,而現在可能只發現四、五隻。

冬蟲夏草的天價、冬蟲夏草本身以及賴與其生存的社區將會發生什麼變化還有待觀察。在奢侈食品中,走俏與蕭條周而複始 - 事實上,一段時間以來,美國魚子醬行業在 19 世紀前幾十年蓬勃發展,之後又開始蕭條,正如 Michelle Nijhuis 在其「魚子醬在背水一戰」的故事中所講的那樣。(當時,新澤西的魚子醬鎮生產的魚子醬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多。)

鱘魚數量的下降終結了這種繁榮,而魚子醬生產者的命運起伏在幾個世紀以來已成為一種定數。

目前,雖然毛蟲運勢處於不穩定狀態,但乾的冬蟲夏草仍能讓人獲取可觀收入:在雜貨店的貨攤上,兩件禮品包折扣售價為 12000 元人民幣,約合 1800 美元(1460 英鎊)。一道昂貴的菜餚(所用貨幣種類不限)。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