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人們克服偏見?

不同觀點 Image copyright Julio Cesar Aguilar/AFP/Getty
Image caption 人們很容易產生偏見

人們大腦所耍的一個花招是突出那些能夠證實我們業已相信事情的證據。如果我們聽到關於對手的謠言,我們傾向於這麼想:"我就知道他這個人不怎麼樣";如果聽到關於我們好朋友同樣的傳言,我們更可能說:"這不過是謠言罷了"。如果你不相信政府,那麼政策的變化就成了他們軟弱的證明;如果你相信他們,同樣的政策變化就成了其內在的合理性的明證。

一旦你了解了這種心理習慣——這稱為確認偏見(confirmation bias)——你就到處都能找到它。

當我們想要做出更佳的決策時,這種習慣就事關重大。當我們的決定是正確的,確認偏見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很多時候我們都錯了,而且當我們注意到決定性證據時往往為時已晚。

我們應該如何保護自己的決策不受確認偏見的影響,這取決於我們的心理為何會產生確認偏見。大體上有兩種可能的原因,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人員通過一個經典實驗,讓兩者相互對立,在這個過程中揭示了一種克服偏見的方法。

確認偏見的第一個理論是最常見的。就是你可以在"你只是相信你想要相信"或者"他會這麼說的,不是嗎?"這樣的話語裏發現 ,或者某人受到指責是由於自己的身份、職業或者交際圈而以某種方式看待事物。讓我們稱其為確認偏見的動機理論。 糾正這種偏見有一個明確的藥方:就是改變人們的動機,他們就會消除偏見。

Image copyright Tasos Katopodis/Getty
Image caption 在2017年1月21日華盛頓舉行的婦女遊行(Women's March)中一位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支持者和一位反對者在爭論。

確認偏見的另一種理論更為微妙。偏見並非由於我們只相信我們想要相信而存在,而是我們無法就新的信息和我們自己的信念提出正確的問題。這是一個不那麼簡潔的理論,因為可能會有一百種原因導致我們進行錯誤的推斷——從記憶的局限到內在的邏輯錯誤,任何情況都有可能。有一種可能性是,僅僅是我們的想像力存在盲點,讓我們無法獲知世界與我們最初的設想有所差異的具體方式。因為這個原因,糾正確認偏見的方法是給人調整他們思維的方法。我們假設人們都有動機去找出真相,他們只需要一個更好的方法。 讓我們稱之為確認偏見的認知理論。

三十年前,查爾斯.洛德(Charles Lord)和他的同事們發表了一個讓這兩種方法相互對立的經典實驗。他們的研究使用了說服實驗,之前這種實驗展示了一種他們稱為"偏見同化"(biased assimilation)的確認偏見。

實驗招募了對死刑有著強烈的贊成或反對觀點的參與者,並向這些人出示了似乎能夠支持繼續或廢除死刑的證據。顯然取決於你的已有觀念,證據要麼能夠支持你的觀念,要麼是不支持。他們最初的發現表明證據的性質並不像人們的初始信念那樣重要。正如你所期望的那樣,支持性證據加強了人們的觀念,但是非支持性的證據也是如此。 這沒錯,反對死刑的人在被出示了支持死刑的證據時變得更加反死刑(反之亦然)。這是偏見式推理的一個明確例證。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僅向某人提供事實可能達到相反的效果。

在後續研究中,洛德和同事重新進行了偏見同化的實驗,但是為了讓人理解死刑作為威懾兇手的一種有效手段而測試了兩種類型的指示。動機指示告訴參與者"盡可能客觀和公正",把自己當作"被要求以公正和不偏不倚的方式權衡所有證據的法官或陪審員"。

另一方面,認知指示則對參與者思考的期望結果不做要求,而僅僅關注思考的方式:"在每一步都詢問自己,如果同一項研究導出完全相反的結論,你是否還會給予同樣高或低評價。因此,參與者被出示某項研究表明死刑能夠降低謀殺率,則參與者被要求分析該項研究所用的方法,並且想像一下研究結果指向相反的結論會怎樣。

他們稱其為"考慮對立面"的策略,而結果是驚人的。

被要求公正和不偏不倚權衡證據的參與者,與第一項實驗中在權衡證據時表現出一模一樣的偏見。 支持死刑的參與者認為證據支持死刑。 反對死刑的參與者認為這項證據支持廢除死刑。這一實驗表明,僅僅希望做出無偏見的決定是不夠的。

但另一方面,"考慮對立面"的實驗參與者完全克服了偏見式理解效應——他們並沒有因為那些與他們想法一致的研究比與他們自己看法有差距的研究要好,他們也沒有因此變得更加極端,無論他們被給與的是什麼樣的證據。

這個發現對人性來說是個好消息。我們並非不想發現真相,至少在實驗所測試的這個小範圍內而言。人們需要的是一種能夠幫助克服人類天生短視,以發現其它可能性的方法。

做出更好決策的道理很清楚:僅僅希望公平和客觀是不夠的。需要的是實際方法以糾正我們受到局限的思維——而我們的主要問題是有限的想像力,導致我們無法看到事物其它的可能性。 如果我們是幸運的,別人會給我們指出其它可能,但如果只依靠我們自己,我們仍然可以利用諸如"考慮對立面"策略這類小幫手來克服偏見。

請訪問BBC Future閲讀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