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互聯網停擺一天,你的世界會怎樣?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作為周末作業,傑夫·漢考克(Jeff Hancock)喜歡讓自己斯坦福大學的學生們親身感受課堂上討論過的那些概念。2008年以前,他有時會留這樣的作業:讓學生們連續48個小時遠離互聯網,之後相互討論這一經歷對自己有什麼影響。可是,當漢考克休完一年的長假,於2009年回到工作當中時,他發現情況有變。

"當我給學生們布置這項任務時,全班炸開鍋了,"漢考克說道。漢考克目前研究的課題是網絡溝通中的心理和社會因素。"學生們紛紛強烈回絶,說這是個不公平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作業。"

他們說,即使僅僅一個周末不上網,也會妨礙他們完成其他課程作業,會毀了他們的社交生活,還會引得朋友和家人擔心是不是有什麼不測發生在他們身上了。漢考克只好妥協,取消了該項作業,而且他再也沒有嘗試布置這項作業。"那時是2009年,現在手機簡直是無處不在,我根本無法想像如果我提出這樣的要求,他們會有什麼樣反應,"漢考克說道。"他們大概會向大學校長告我的狀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每當網頁不能訪問時,就會跳出404錯誤這一提示碼,可是,完全脫離互聯網的生活幾乎無法想像(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然而,在今天人們這種時刻在線的生活方式下,提此問題或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如果互聯網停擺一天,世界將會發生什麼?結果顯示,其影響或許和你想像的不一樣。

1995年,全球人口中只有不到1%的人使用互聯網。那時互聯網還是令人新奇的新興事物,而且大多數上網者在西方。一晃20年過去了,現在全球有超過35億網民,幾乎是全球人口的一半,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以每秒十個人的速度增長。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re)的調查顯示,五分之一的美國人稱他們"幾乎時時"使用互聯網,73%的美國人則稱他們至少每天都會上網。對英國人的調查呈現了相似的結果;2016年一項調查發現,接近90%的英國成年人稱,他們在過去的三個月內使用過互聯網。如今,許多人根本沒法想像沒有網絡的生活。

"今天,互聯網的最大問題之一是,人們將其看作生活理所當然的一部分,人們不明白我們已經在多大程度上允許互聯網滲透進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密歇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的威廉·達頓(William Dutton)說到。"人們甚至不曾思考,沒有互聯網的生活會是什麼樣的,"這位同時也是《社會與互聯網》(Society and the Internet)一書的作者說。

然而,上網這件事並非不可侵犯。理論上,在全球或一國範圍內,可能發生一段時間內互聯網被斷網這樣的事。網絡攻擊就是一種可能性。網絡黑客可能會惡意釋放某種軟件,攻擊路由器(一種傳輸分配網絡信號的設備)當中的薄弱環節,造成互聯網停滯。而關閉域名服務器(互聯網上的地址簿)也會造成網絡中斷,阻礙網站加載。

切斷聯繫各大陸間的攜帶大量網絡流量的深海電纜,阻隔世界一方與另一方的聯繫,這樣的行為也會引起嚴重的互聯網中斷。也許切斷這些電纜對黑客們有點困難,但有時它們會意外地遭到破壞。2008年,當海底電纜被切斷和受到干擾時,中東、印度和東南亞就在三種不同狀況下遭受了規模巨大的網絡中斷。

某些國家的政府有所謂"總開關"(kill switches),能夠有效關閉該國的網絡。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發之時,為了加大抗議者們在其活動中的溝通難度,埃及就這麼做了。土耳其和伊朗也在抗議活動爆發期間關閉了其網絡連接。有傳言稱中國也有這樣一個"總開關"。而也有美國參議員提議,美國也應製造這麼一個總開關,以抵禦網絡攻擊。

不過,造一個總開關可不容易。國土面積越大、越發達的國家,越難完全關閉互聯網,因為國界內外網絡間的連接太多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1年"阿拉伯之春"期間,為了加大抗議者的活動協調難度,埃及關閉了互聯網(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然而,最具毀滅性的攻擊很可能來自太空。大型太陽風暴向地球方向釋放的太陽耀斑會摧毀衛星、電網,以及電腦系統。"轟炸和恐怖活動做不到的,太陽耀斑能夠在幾秒鐘內做到,"斯坦福大學神經科學家、《網絡為什麼重要》(Why the Net Matters)一書作者戴維·依格勒曼(David Eagleman)說道。"下一次大型地球磁暴(geomagnetic storms)遲早會到來。"

不過大多數網絡中斷都不會持續太長時間。"有一大群人已經做好了善後凖備,"非營利機構"美國網絡影響部門"(the United States Cyber Consequences Unit)的斯科特·伯爾格(Scott Borg)說道。"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及各個路由設備公司已經制定好了計劃,也配備了人員,以備在突如其來的攻擊發生後能夠讓一切再次運轉起來。"然而,我們早已習慣於時時聯網的日子,即使是很短的網絡中斷也會給我們造成影響,不過其影響力和你想像的可能不太一樣。

首先,網絡中斷對經濟的影響並不會那麼嚴重。2008年,美國國土安全部請伯爾格對"如果互聯網崩潰,會發生什麼"做一份研究。伯爾格及其同事們分析了美國自2000年以來計算機及互聯網中斷對經濟的影響。他們研究了20家據稱受斷網影響最大的公司的財務報告,並研究了廣泛的經濟數據,他們驚訝地發現,斷網的經濟影響微乎其微,至少就伯爾格他們所研究的那些斷網時間未超過四天的公司,情況確實是這樣。

"確實有索賠巨額損失的案例,從價值幾億、甚至上百億美元不等,"博爾格說道。"但是即使諸如酒店、航空,以及證券公司等也遭受了損失的行業,它們的損失額並不大。"

研究發現,斷網幾天對人們造成的損失也就是耽誤工作進度而已。"來網之後,人們繼續做著那些如果沒有斷網他們已經完成了的工作,只是比預期晚個兩三天而已,"伯爾格說道。"我們的經濟能夠面對斷網的影響,其影響力也就相當於某個連休周末而已。"

在某些情況下,短時期的斷網甚至可能提高生產力。在另一項研究中,伯爾格和他的同事們分析了這樣一種情景:如果斷網四天,甚至超過四天,這對一家公司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結果顯示,員工們並沒有無所事事地玩手指,他們完成了那些平常會拖延的工作,比如文書工作。斷網反而提升了企業的經濟活動。"我們開玩笑地建議說,如果每個公司每個月關掉電腦幾小時,要求員工完成那些他們拖延的工作,那對整個企業的生產力是莫大的好處,"伯爾格說道。"我覺得沒有理由不將該行動實踐於整個經濟體。"

短期之內,也就是說,只要斷網不超過一天,旅行或許也不會受到什麼大的衝擊。沒有互聯網,飛機可以飛,火車和巴士也能照跑不誤。不過,時間較長的斷網會對物流造成影響。如果沒有互聯網,會給商業運行造成困難。"我已經向企業,以及個人做出建議,大家應該為突然斷網這種情況的發生做個預案,但我還沒聽說有誰這麼做了,"依格勒曼說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手機網絡暫停後,人們會感到孤獨和不安(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大規模交流中斷大概會對小企業主及藍領工人造成較大的影響。1998年,美國5000萬部尋呼機中約有90%因衛星故障暫時沒法使用。衛星故障的第二天,達頓對洛杉磯的250個尋呼機用戶展開調查,他發現人們對斷聯的反應有非常明顯的社會經濟差異。處於管理崗,或專業技能崗的中上階層個人並不認為斷聯是什麼大問題。"對他們來說,就好像遇上了一個下雪天,"達頓說道,"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

可是許多藍領自由職業者,比如水管工和木工等依靠其尋呼機聯繫工作的人卻發現他們在斷聯的幾天裏失去了工作機會。將孩子留在日托所,自己去工作的單身母親也表示她們感到了不小的壓力,因為如果有什麼事情發生,失去信號的尋呼機沒法通知她們。"所以,人們應該意識到,不同人對斷網這一概念的不同反應基本上基於其社會經濟地位的不同,"達頓說道。

不過,斷網卻會讓所有人都產生孤獨、焦慮等心理反應。"大多數互聯網的設計目的只有一個:促進人與人的交流,"漢考克說道。我們已經適應了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與任何人交流的能力。"無法做到這一點的話,人們會感到焦躁。"伯爾格也認同這一看法。"當我意識到自己把手機落在某個地方的時候,我就會覺得,自己好像沒穿衣服就出來了,"伯爾格說道。"我發現自己突然間開始思考,'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要去哪裏?如果我的車壞了,我能不能說服某人,讓我用一下他的手機,打個求救電話?'"

歷史經驗亦可證明這一點。1975年,發生在紐約電信公司(New York Telephone Company)的一場火災,導致該公司連續23天無法為曼哈頓地區的300個街區提供電話通訊服務。一項於電纜修複後立即向190個人發出的調查顯示,研究者們發現,受訪者中五分之四說他們想念自己的電話,尤其是電話所提供給他們的與朋友和家人聯繫的功能。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則說,沒有了電話服務,他們感到"孤獨"和"不安",大約75%的受訪者稱電話服務恢復後,他們感到自己更能掌控自己的生活了。

"大家通常認為,如果沒有互聯網,人們會更願意去社交,與朋友和家人的交流也會增多,但我認為這個觀點是錯誤的,"達頓說道。"實際上,比起不上網的人,大多數上網的人更會社交。"

丹麥哥本哈根大學的斯蒂尼·龍姆伯格(Stine Lomborg)贊同這一觀點。"並不是說,如果我們沒有了手機,就會更願意在公交車站與陌生人搭話,事實並不是這樣,"她說道。也許失去聯絡會讓人們在某些情境下更願意去社交,例如員工們不得不面對面交流,而非通過郵件交流,然而,整體上來看,人們會感到壓抑。"一天無法上網,世界確實不會崩塌,"斯蒂尼說道,"但對大多數人來說,即使一天不能上網也是極其可怕的事。"

不過這種感受只會一閃而過。沒有了互聯網以後,人們會意識到互聯網在大家生活中的重要性,可是網絡恢復後,人們又會重新覺得互聯網的存在是理所應當的,漢考克說道。"我很想說一時的斷網會激發我們轉變想法,但我想實際上它不會。"即使是這樣,漢考克也無法說服他的學生們去嘗試過一個斷網的周末。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