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快樂的音樂會讓你做壞事

(圖片來源 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以驚天動地的一聲"哇哦"開場,每一句歌詞都以反復出現的銅管打擊樂作為伴奏,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的絶世名曲"我得到你了(我感到很棒)"——I Got You(I feel Good)——已經成為了人們獲得快樂心情的秘訣。

這首標誌性的歌曲毫無疑問是音樂史上最歡快的歌曲之一,保證你聽過之後,心跳加快,搖頭晃腦,甚至想要舉起拳頭,隨著音樂來回搖動。聽這首靈魂音樂教父用爆炸性的嗓音吼出這首曲子時,除了愉悅,你似乎很難產生其他情緒。

然而,在這首歌曲抓人的歌詞和能量漫溢的整體音樂效果之後,似乎潛藏著某種凶險——聽這首歌可能會促使你做壞事。

"在現實生活中,音樂會被利用,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操控人們,"以色列裏雄萊錫安(Rishon Le Zion, Israel)管理科學研究學院(College of Management Academic Studies)心理學家納奧米·齊夫(Naomi Ziv)解釋道。"許多音樂會產生負面效果",齊夫說道。"音樂會使人們變得更順從,更具攻擊性,甚至成為一個種族主義者。"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瑪麗蓮·曼森(Marilyn Manson)的音樂一直被詬病為青少年暴力的罪魁禍首——不過這一說法沒有得到心理學研究的佐證(圖片來源: Alamy)

最新的研究發現與人們的長期假設反差鮮明。人們一直認為,埃米納姆(Eminem)與瑪麗蓮·曼森等音樂人做出的憤怒的說唱音樂和金屬音樂會引發聽者的暴力行為。比如,在科倫拜校園(Columbine High School)事件發生後,立刻就出現了將曼森的音樂同兩個兇手的犯罪行為聯繫起來的猜測,雖然之後該推論被證明是不實的。

實際上,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心理學家們表示,此類音樂會平複我們內心的憤怒和衝動。在實驗中,吉納維芙·丁格勒(Genevieve Dingle)及其同事們讓實驗對象們談談有關其朋友或者同事激怒自己的事情,有意讓實驗對象感到生氣,其後,研究者給實驗對象播放了重金屬音樂。聽過重金屬音樂的實驗參與者體會到的積極情緒遠遠超過那些一直靜默坐在一邊的實驗參與者所感受到的積極情緒。

"對收聽者來說,聽極端音樂是一種處理憤怒情緒的健康方式,"丁格勒解釋道。

齊夫的研究則發現,"舒緩的音樂"反而危險性最大。例如2011年,她就發現音樂會改變人的道德判斷。她給一組志願者聽了一條假的廣播廣告,該廣告聲稱某網站能夠為那些想要提高退休金的人偽造虛假文件。作為背景音樂,其中一半聽了該條廣告的志願者同時還聽了莫扎特《小夜曲》當中的《快板》,而另一半志願者沒有聽音樂。

相似地,齊夫給另一組志願者播放了另一則廣告,該廣告描述了人們如何利用某網站在研討會論文上作弊。而當中一半志願者收聽廣告時的背景音樂是詹姆斯·布朗的《我得到了你(我感到很棒)》。在這兩組實驗中,收聽廣告的同時還聽了背景音樂的志願者更易接受廣告所煽動的不道德的欺騙行為,某些志願者甚至表示這些廣告所傳播的內容具有正面性。

溫柔的冷酷

《音樂心理學》(Psychology of Music)這本雜誌刊登了另一項研究,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要求參與者以冷酷無情的態度對待他人。

這一次,研究參與者們一邊聽背景音樂,一邊完成一項語法測驗。之後,齊夫和她的同事們讓參與者們幫個忙,做一件事。在這些參與者當中,一部分人聽的是詹姆斯·布朗的那首名曲,一部分人聽的是埃爾維斯·克瑞斯波(Elvis Crespo)的西班牙舞曲《溫柔》(Suavemente),剩下的人什麼背景音樂也沒有聽。

音樂尚在播放中時,研究人員讓某些研究參與者通知一個需要完成這項研究以獲得學分、順利完成課程的女學生——她不能繼續參加這項研究了。研究人員只是說了句:"我不想再看到她了。"而另一組參與者則被要求去通知一個因生病而錯過了上學期課程的學生,說他們無法拿到之前向她保證過的課程資料。

大多數沒聽音樂的參與者拒絶了這一請求,這並不令人感到奇怪:誰會願意替別人扮黑臉呢,尤其當這樣的行為會傷害到一個人是否能夠完成學業的時候。然而,齊夫發現,在第一項測試中,65%的聽過背景音樂的參與者收到請求後同意按照研究者吩咐的做。在第二項測試中,82%的聽過背景音樂的參與者表示同意去做這件事。

"這令人感到驚詫,"齊夫說道。"他們被要求做的可是會傷害其他人的事,可是他們當中還是有許多人同意這麼做了。"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共同聽音樂的經歷會加固人們對自身所處這一群體的忠誠度(圖片來源: Alamy)

那麼,當人們在聽詹姆斯·布朗那首聽上去非常歡快的曲子時,為什麼會變得無情?齊夫認為,該問題的答案與當我們感到快樂時我們的個性會產生何種變化有關。"曾經有研究表明,當人們處於好心情狀態下時,人們更容易表示同意和順從,處理信息時思維更不嚴密。"而憂鬱的人則會花費更多精力去分析狀況,也更不容易被他人說服。

"聖誕音樂就是給人好心情的音樂中的典型,會讓人們更順從。現在有許多公司的業務就是思考應該選擇什麼音樂在百貨商場播放,如何給消費者製造一個'正確'的購物氣氛。"

音樂的某些特性還會改變我們大腦的工作方式,使其與音樂的節奏同步。比如,帶有節奏感的曲子能夠協調一群正在聽該音樂的人的行為和思想。新加坡國立大學神經科學家安妮特·施爾莫爾(Annett Schirmer)發現,連續擊打一隻鼓、敲擊出節奏能夠使得腦電波與鼓點同步。

施爾莫爾的發現或許能夠解釋為什麼在部落祭禮中鼓的作用如此大,以及為什麼軍隊要隨著鼓點行進。"鼓的節奏進入一個群體中每個人的大腦裏,使得他們的思考和行為暫時保持一致,"施爾莫爾表示。

雖然齊夫認為音樂對行為的影響是深遠的,然而人們對音樂如何在實驗室之外影響人們的行為這一問題仍沒有答案,施爾莫爾說道。"我想,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影響會走向極端,"齊夫說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球迷們在高聲呼唱中會激起同隊球迷的集體榮譽感,使得他們對非自身隊伍裏的人產生更大的敵意,這是攻擊性行為發生的原因(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這是個令人不安的想法,齊夫指出了諸如團隊隊歌在球迷暴力事件發生當中起到的作用。"音樂會激發群體的團結和認同感,"她說道。"當人們聚在一起做一件事時,他們更容易贊同自己這一群體當中的人,這會造成我們所說的'群體思維'的出現,在這種情況下,道德判斷水凖會下降。"

齊夫認為,音樂對大腦的影響還體現在投票上。"政治家總是利用音樂創造環境,讓人們對其觀點保持熱情,從而培育認同感。"

得克薩斯達拉斯浸會大學(Dallas Baptist University in Texas)的音樂學者傑森·麥克考伊(Jason McCoy)認同該論斷的合理性,他表示,音樂會"使包含了非道德信息的論述聽起來更正常、更合理",而在沒有音樂背景的情況下人們不會這麼想。麥克考伊指出歷史上的其他案例,如納粹分子會在廣播上播放搖擺樂,讓更多年輕人對隨著音樂播放的宣傳信息更順從。麥克考伊在學術工作中研究了,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發生期間,音樂的播放如何讓廣播當中傳遞的仇恨信息更容易被人們接受。

目前,齊夫的研究方向是:愛國主義音樂和國歌如何提升種族主義態度,挑起人與人之間的仇恨對立。她已經發現了,比如,聽那些歌頌以色列士兵英勇行為的歌曲會導致聽這些音樂的以色列人更加敵視非以色列人,包括巴勒斯坦人。

顯然,音樂只是許許多多潛移默化影響人類行為的因素之一。不過下一次,當廣播裏播放你最喜愛的某首歌曲時,你應該對"音樂"做些思考。請允許我不恰當地引用詹姆斯·布朗名曲中的一句:"感覺很好/心情不錯,並不代表你不會做錯事。"(Just because you feel good, doesn't mean that you can do no wrong)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