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窺冰島突如其來的旅遊業繁榮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一個女孩子捧起一大塊粘粘的白泥,塞進同伴手裏,同伴笑得氣喘吁吁,將泥塊再次丟進水裏。在這裏,幾十個人舒適地泡在溫暖的溫泉水裏,將脖子以下的身體部分浸沒其中。11月底,這裏的溫度為0攝氏度上下,不過溫泉水依舊如浴盆裏的水一樣溫熱。更衣室出口處的電子溫度計顯示:38攝氏度。人們可以在這裏敷岩泥面膜,或者用裝在小塑料口袋裏的手機為自己錄像。

冰島的藍湖(Blue Lagoon)在遊客耳中可謂赫赫有名。這個人工潟湖由附近的地熱發電廠供熱,在夜晚尤其引人注目。蒸汽如雲朵般從湖面騰起,消失在黑漆漆的星空中;星空之下,來自英國、法國、美國、俄羅斯,以及中國的遊客們沐浴在溫暖的藍湖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藍湖一直是冰島最受歡迎的景點之一,該人工湖由附近的地熱發電廠供熱(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冰島的溫泉長期以來享譽盛名。不過,也是近幾年,去冰島旅遊的遊客才猛然增多。冰島僅有33萬多居民,而僅去年,該國就迎接了大約170萬遊客,該數字預計還會繼續增長。冰島的旅遊業正處於大繁榮之中,不過這繁榮來得實在讓冰島人感到出其不意——不斷湧入的遊客也在以有趣的方式改變著這個曾經的海中孤國。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冰島克朗大幅貶值。作為重振經濟的舉措之一,冰島開始有意吸引外國遊客前來觀光旅遊。不過,甚至是那些負責為冰島旅遊業做海外市場推廣的從業人員也為來冰島旅行的人數感到驚詫。"我想沒人能預見到這樣的情形,"冰島旅遊發展局(Promote Iceland)的因加·哈林·帕爾斯多提爾(Inga HlinPalsdottir)說道,該機構是冰島的旅遊業公關機構。

到底發生了什麼?在很多方面,可以說冰島為當今世界正在發生的幾項重大變化提供了"照片式的記錄":各個地區的經濟發展動能都在朝旅遊業等服務行業傾斜,目前,全球11個人當中,就有一個在旅遊業工作;一國經濟的動蕩會對該國及世界其他國家的經濟產生連鎖反應;航空旅行越來越便利,航空旅費越來越便宜。

遊客的激增部分上也可歸因於人們對冰島這個國家的認識與日俱增。最近幾年,冰島時常出現在新聞報道中。受金融危機的衝擊,冰島捲入了政治漩渦。2010年,冰島埃亞菲亞德拉冰蓋火山(Eyjafjallajökull volcano)的爆發導致歐洲多條航線停運。去年,冰島的足球隊首次打入歐洲杯四分之一決賽,從全球球迷當中圈粉無數。

Image copyright Chris Baraniuk
Image caption 冰島僅有33萬多居民,然而去年,該國就迎接了170萬名遊客(圖片來源: Chris Baraniuk)

最主要原因之一當屬歐洲和美國之間低價機票服務的增長。在過去十年當中,凱夫拉維克國際機場(Keflavik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旅客人數逐年穩定增加。僅2016年一年,該機場客流量激增40%,從500萬增至接近700萬人。

冰島航空(Icelandair)為跨大西洋乘旅客提供的免費中途停留服務對促進冰島旅遊業貢獻很大,倫敦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戴維·古德歌爾(David Goodger)說道。"人們會選擇在冰島停留幾天,再繼續前往其他旅行地點,"古德歌爾說道。"冰島的旅遊市場推廣工作做得很好。"其他一些歐洲和中東之間的航班經停地也是這麼做的。"迪拜和新加坡等地幾年前就做得很成功了。"

旅遊消費的作用很明顯,這一作用尤其體現在了首都雷克雅未克。"看看這片區域,"站在某時尚酒店窗前的帕爾斯多提爾指向窗外的雷克雅未克碼頭。"金融危機期間,這裏可是一片死寂。"

Image copyright Chris Baraniuk
Image caption 小鬚鯨(Minke whale meat)深受部分遊客歡迎——不過該現象表明,旅遊業並不是冰島捕鯨限額提升的主因(圖片來源: Chris Baraniuk)

在雷克雅未克其他地方,圍繞遊客接待的工作也在增加。十分鐘以外的地方是一個大樓建設區域,2018年,嶄新的萬豪(Marriott)五星級酒店將完工。在凱夫拉維克國際機場,一座廣告牌驕傲地告知遊客們,該機場正在擴建,擴建面積達7000平方米。甚至藍湖的面積也在不斷擴大。

為吸引遊客的到來,景點選擇範圍也在擴大。2014年,冰島新增了一條旅行線路,走這條線路的遊客們支付參觀費用後,就可坐車前往一處偏僻的冰川,穿過該冰川洞穴中人工開鑿的冰川隧道——這是全世界最長的人工冰川隧道。翌年,該隧道吸引了22,000名遊客——遠超預期遊客量的50%。

不過,所有遊客都需要吃飯。而當地食品行業現在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如何滿足遊客的需求——從清炒蘆筍(sauteed asparagus)到瓦爾多夫沙拉(Waldorf salads),遊客們期待這些菜餚能隨點隨到。

這對於冰島這樣一個需要大量進口食品的國家並不是件容易之事。2008年冰島克朗的大幅貶值為生鮮食品進口增添了困難。其中一個影響便是該國僅有的三家麥當勞餐廳的關門。經營該連鎖餐廳的負責人表示,進口必要原材料的成本實在是升得太高了。

然而,甚至是這樣一個快餐連鎖的歇業都成了遊客的參觀理由。當地一家旅館打出了這樣一句廣告語:"冰島最後的麥當勞"——購自2009年10月30日麥當勞關門歇業前的一份漢堡和薯條。遊客們可以進去,和這份保存得異常完好的套餐拍張合照。對那些尚無法前去冰島旅遊的人來說,這可是相機可以抓取到的再新鮮不過的遊客照了。

進口食品量下降後,人們轉為食用當地地熱溫室大棚種植的蔬菜和水果。當地一個農場幾年前就決定抓住繁榮的旅遊行業當中的機會,用馬術表演來賺遊客的錢,不過遊客們還是對那裏的番茄更感興趣,冰島農業大學(Agricultural University of Iceland)的古德利杜爾·赫爾加多提爾(Gudridur Helgadottir)說道。"他們之前總認為,馬術表演會吸引更多遊客,不過實際上游客對蔬果大棚的興趣越來越濃厚," 赫爾加多提爾說道。"所以,這家農場決定開一家餐廳。"

Image copyright Chris Baraniuk
Image caption 一些當地人擔心雷克雅未克很快就會像歐洲的其他大城市那樣,遍地都是新酒店(圖片來源: Chris Baraniuk)

許多行業都受益於旅遊業。雷克雅未克一家拉麵小店的廚師——緊挨著一家新酒店的施工地——對當地的變化感到欣喜。"如果他們看完海豹感到身體發冷,可以來我這裏,喝一碗湯。"

不過,並非每個人都感到高興。最近就有一個當地人表示,她擔心雷克雅未克很快就會像歐洲的其他大城市那樣,遍地都是鋼筋混凝土和玻璃造的酒店。

住宿需求的增長也可能給當地人的生活造成問題。而冰島政府最近就出台了措施,限制當地Airbnb房間的供給。政府擔心,其居民會因為房價和租金上漲被迫搬離諸如城市中心這樣的熱點地段。

另一項擔憂是,大量遊客的到來會破壞當地大部分的原生態環境。薩洛美·哈爾弗雷德斯多提爾(Salome Hallfredsdottir)為冰島環境協會(Icelandic Environment Association)工作。去年八月,她前往冰島高地一片熔岩區的邊緣地帶蘭德曼納勞卡(Landmannalaugar)。當她到達後,迎接她的是成百上千輛停靠的機動車和大量遊客,哈爾弗雷德斯多提爾還從未在這裏見到過如此多的遊客。"我簡直大吃一驚,"她說道。

哈爾弗雷德斯多提爾非常擔心旅遊業對冰島高地的影響,她稱那裏為"歐洲唯一一片未被破壞的荒野之境"。目前就冰島高地是否應全部被劃為受保護區域,人們進行著激烈的討論。

還有一個問題是越野駕駛,哈爾弗雷德斯多提爾說道。只要有一個司機在荒野上留下一條蹤跡,後面的人就會覺得這條路可以走,她解釋道。這些車對野生植物幼苗和岩層的破壞力不可估量。"我們不想將高地的每一處都開放給遊客,"哈爾弗雷德斯多提爾說。

Image copyright Chris Baraniuk
Image caption 只要有一個司機在雪地裏留下一條蹤跡,後面的人就會覺得這條路可以走(圖片來源: Chris Baraniuk)

哈爾弗雷德斯多提爾同時認為,管理員的數量應該增加,他們將負責保證遊客不偏離固定路線,如果有人亂丟垃圾,或者出現其他不當行為,管理員也可以出面制止。

然而,還未有人研究出如何支付自然景點中上升的設施和人員費用開銷。一項提議是收"自然景點門票",向之前均為免費進入區域的遊客,每人收1500冰島克朗(14美元),這項提議於2015年被冰島議會否決掉了。不過,在最受歡迎自然公園之一的辛格韋德利森林公園(Thingvellir),人們目前至少需要付錢才能使用公園的停車場。

不過,冰島繁榮的旅遊業的支持者們則認為,遊客的增加對冰島的影響總體上是積極的。"最終,我們都是受益者,"帕爾斯多提爾說道。"大路和小徑均會得到更好的建設和修整。"

不過,冰島的旅遊業僅僅是一個泡沫嗎?冰島旅遊業的貢獻已經可以與其主要產業之一的漁業匹敵了,目前旅遊業對冰島國內生產總值的貢獻達5-6%——基本上是歐洲其他國家該數據的兩倍。不過,冰島溜溜球般上下浮動的匯率是一個風險。最近英鎊和美元的相對貶值意味著,美國人和英國人發現他們去冰島旅行的成本上升了。

"我們的模型分析出,匯率變動和旅遊業表現之間的關聯非常明顯,"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的戴維·古德歌爾(David Goodger)說道。目前的預測是,即使增長放緩,冰島的旅遊業仍會持續增長,不過其持續增長也絶非板上釘釘的事。

Image copyright Chris Baraniuk)
Image caption 目前的預期是,冰島的旅遊業仍會持續增長,不過其持續增長也絶非板上釘釘的事(圖片來源: Chris Baraniuk)

"匯率的大幅升值會削弱冰島的旅遊熱,"古德歌爾說道。"如果冰島變成一個昂貴的旅行目的地,我們肯定會看到冰島旅遊業降溫的。"也就是說,如果冰島克朗對其他國家的貨幣繼續升值,而冰島旅遊業的繁榮,毫無疑問會提振冰島克朗,這最終也會終止其自身的好運氣。

不過至少目前,遊客們還沒離開。在藍湖,一位遊客對朋友們說:"如果這裏人再少點,感覺肯定會更棒。"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