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連最好的反饋也會激發我們最陰暗的一面

人臉 Image copyright iStock

2017年3月9日

是人都有好奇心。所有人都通過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實現目標——我們想跑得更快、更有創造力、獲得更多獎項、治癒更多疾病、賺更多錢。但有一件事情需要注意:如果你想通過評價我們的表現和指出我們應該改進的方向來幫助我們挖掘個人潛力,如果你想傳授至理名言、建設性批評或者"360度反饋",那最好三思。多數人根本聽不進去。

這一定程度上源自我們脆弱的自尊。我們都希望達到自己對自己的預期,所以別人的批評——哪怕僅僅是有可能被別人批評——都會對我們的自尊和積極的自我認同構成巨大威脅。然而,數十年來的心理學理論和研究已經證明,人們有無數的方法可以使之在面對批評時保持積極心態。

正因如此,我們非但沒有積極歡迎反饋(feedback),反而會下意識地採取防禦措施。這些條件反射為的是讓我們自我感覺良好,但矛盾的是,這同時也凸顯出我們的不安全感、性格缺陷和不友善的態度。

無知是福

要掌握迴避反饋的藝術,就需要熟練掌握選擇性注意和自欺欺人的技能。例如,很多人都會謹慎地尋求他人的恭維,例如只向支持自己的朋友尋求反饋,或者只針對自己表現較好的問題尋求反饋。但最簡單的迴避技術或許就是完全不聽取反饋。我們在教育系統內發現了這種"堵耳朵"反應,也就是說,學生們有時會對老師針對他們的作業提出的建議視而不見。而在公共健康領域,我們發現人們會盡可能不看家庭醫生,不會冒險聽到醫生給出的減肥或戒煙建議,或者其他逆耳忠言。

心理學研究更好地揭示出人們對無知的不健康追求。在研究中,學生們看過一部關於"TAA缺陷"這種嚴重疾病的教育片。事實上,TAA缺陷完全是杜撰的,但學生們當時並不知情。相反,研究人員還會詢問他們是否希望通過面部棉簽檢查來評估自己是否存在患病風險。研究人員告訴其中的半數學生,如果患上TAA缺陷,需要服藥兩周:在這部分學生中,有52%同意接受檢查。另外一半學生則被告知需要終生服藥:在這部分學生中,只有21%同意接受檢查。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人類脆弱的自尊是導致其無法接受建設性反饋的原因嗎?

這些發現證明了其他研究中揭示出的一種常見現象:當人們認為自己可能要因此從事困難或不快的事情時,他們就不願接受反饋。

不是我,而是你……

雖然無知是福,但卻無法始終忽視或避開所有的批評性反饋。在很多情況下,我們反而會尋找其他方式來讓自己的自尊免受傷害。在我們的自欺欺人工具箱裏還有另外一個方便的工具,那就是誤導:把重點從我們的缺陷上轉移開來。

例如,當我們聽到自己的表現比別人糟糕時,常見的反應就是指出別人的缺點,不再關注自己的缺點。"她或許比我成績好,"——你可能會如此辯解——"但我的朋友比她多,性格也比她好。"誇大自己的優點和別人的缺點並不罕見,但研究表明,當我們發現對手比自己表現好時,就會更多地採取這種做法。儘管這聽起來有些惡毒的意味,但卻非常有助於我們在面對失敗時保持和確認自尊心。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當面臨負面反饋時,把重點從自己的缺陷上轉移開來是一種自然反應

在面臨不利反饋時最容易提出質疑的人,或許恰恰也會使提供這種反饋的人。哈佛大學學者道格拉斯•斯通(Douglas Stone)和謝拉•赫恩(Sheila Heen)在他們的《感謝反饋》(Thanks for the Feedback)一書中敏銳地觀察到,"當我們提供反饋時,便會注意到受饋者不願意接受這些反饋。當我們接受反饋時,則會發現反饋者不擅長提供反饋。"正因如此,當持有批評態度的評論者最近表示,我們的一篇研究論文"最好多加努力"(這句話的英文原文有拼寫錯誤)時,我們很容易首先注意到批評者的錯別字,並認為他們根本沒有能力。誰會相信一個連字都寫不對的人給出的評價?當然,這種方式無法幫助我們改進論文,但這麼做顯然更加容易,而且有助於麻痺疼痛。

有時候,質疑提出反饋的人還不夠,我們甚至還會抨擊他們的錯誤。事實上,我們抨擊反饋者的方式有時候恰恰暴露了自己身上最令人厭惡的偏見。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的一項研究中,學生報告了他們在許多課程中的得分,然後對相應教師的教學質量進行打分。結果顯示,得分差的學生往往會歸咎於老師,以此讓自己少丟臉:得分越低,就越認為老師教得不好。但關鍵在於,與表現好的學生不同,表現差的學生對女老師尤其苛刻。在試圖找到對他們不信任老師進行挑刺時,這些學生顯然認為用性別歧視這個工具很得力。

"情緒盔甲"

就連最有用的反饋似乎也會把我們人性中最糟糕的一面暴露出來。但這些針對反饋的防禦性反應究竟是否能夠避免?按理說,如果能夠做到,我們往往就更容易達到目標。畢竟,反饋是對我們的發展影響最大的因素之一,但只有當我們能聽進去某些建議時,才能真正從中受益。

問題在於,我們所面臨的選擇似乎沒有一項真正有吸引力:達不成目標會讓我們感覺糟糕,但如果聽取那些可以幫助我們實現目標的批評,同樣讓人感覺不舒服。如果我們那麼擔心自尊心受到傷害,解決方法或許是反思你為什麼從一開始就對自己的感覺那麼良好。事實上,研究表明,如果人們首先想像自己最看重自己身上的那些積極特質,並回憶之前驗證這些積極特質時的經歷,就更容易接受診斷性的醫療反饋——例如接受虛構的TAA缺陷檢查。這項發現也符合更加廣泛甚至可以預料的情況,也就是說,已經有過強烈的自尊體驗的人,往往比那些不太確定自身價值的人,更願意尋求他人的反饋。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抗拒反饋可能導致我們聽不進醫療建議,例如需要長期服藥

所以,如果你想讓自己更容易接受負面評論,最好能夠提前穿上一身"情緒盔甲",確保你積極的自尊心不會因為反饋的好壞而受到影響。事實上,問題的另一方面或許在於,我們允許自己從一開始就以抗拒的態度來看待反饋。針對說服力的經典心理學研究表明,只要認為是自己的選擇,人們便可輕易欺騙自己,認為自己喜歡某件並不快樂的任務。能否將類似的措施用到反饋上?能否通過自欺欺人的做法,讓我們相信是自己有意為之,以此來說服我們真正接受這些建議?

美國的一項研究支持了這一想法,在該研究中,參與者需要估算歷史事件發生的年份。答案越精凖,贏的錢越多。每位參與者之後還要針對同樣的問題再回答一次,但他們在此之前可以先獲得一些反饋,看看其他人的答案。這些反饋有的時候是免費的,有的時候則需要花一些錢——如果他們接受,就需要從自己贏的錢裏拿出一部分支付費用。意料之中的是,人們更願意接受免費建議,而不願付費。但當他們付費後,就更有可能接受反饋——將自己的答案修改成他人的答案。換句話說,這項研究表明,當人們感覺自己投入資源接受了某項建議時,就會認為更有義務遵照建議行事。

如果我們主動尋求建議,並通過付出來獲得誠懇的建議,如果我們加強自己的正面認同,並提前預料到反饋可能給我們帶來的糟糕感受,便有可能做好傾聽的凖備,接受最需要的建議。或許還有一些方式可以訓練我們及時認識到自己的本能反應,這樣就能避免一味否定別人,誤認為只有自己才是正確的。

但無論採用哪種心理防範措施,要真正從逆耳忠言中獲益絶非易事。科學或許可以提供一些建議,讓你更好地應對這種情況,但歸根結底,是否接受這些建議還是取決於你自己。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