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為何能超過西方國家?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4年前,英國人類學家湯姆·麥克唐納(Tom McDonald)在安山定居下來,那是一個位於北京和上海之間的小鎮。他的目的是研究當地人使用社交媒體的方式——然而,就連當地人也對他的這個決定也感到迷惘。

"他們想知道,怎麼會有人選擇住在這樣的地方。"麥克唐納說。在他們看來,安山就像一潭死水,很多人都主動逃離——與科技變革的中心地帶更是相去甚遠。但安山相對封閉的環境恰恰是麥克唐納選擇這裏的原因。

Image copyright Gillian Bolsover
Image caption 人類學家湯姆·麥克唐納與中國村民待在一起,了解他們如何使用社交媒體(圖片來源:Gillian Bolsover)

多數關於中國互聯網的文章都瞄凖了居住在大城市的精英階層——而且往往都把重點放在審查和政府控制等問題上,描繪了一個像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筆下的《1984》那樣毫無樂趣的地方。但在安山,麥克唐納卻驚訝地發現了一個活力四射、充滿創新的網絡世界。"我們很容易想當然地認為'中國互聯網'是一個無聊、乏味且處處受限的地方,但實際上,中國的網民都很有創造力,而這裏的互聯網也無比生動。"他對我說,"這就像一個網上嘉年華。"

我拜訪了麥克唐納在香港大學的辦公室,我們針對中國的數字世界展開了廣泛的探討,我還從他那裏了解到普通人如何將這些技術融入自己的傳統。

即便是安山這樣的小鎮,上網率也超過西方很多地方。"我離開時,他們有了4G網絡。"他說,"要知道,我在老家約克郡居住的那個村莊到現在都沒有4G!所以才有了很多有趣的對比——中國農村的人們已經過上了現代化的生活,還充分享受了現代化的技術。"

這一進程還在不斷加快。無論是服務的普及程度——包括虛擬貨幣的廣泛使用——還是人們使用服務的方式,中國目前都已遠遠領先西方。通過安山和北京這樣的地方,我們便可窺見自己的未來。

根據原始數據,中國的上網服務覆蓋率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已經有接近10年的時間。中國在2008年超過美國,目前的網民總數接近7億——很多人都在使用高速網絡。雖然很多用戶都居住在大城市,但也有大約1.78億來自安山這樣的鄉鎮——這裏的人口只有6,000人。

Image copyright Gillian Bolsover
Image caption 除了高速上網服務外,還有很多新科技也在改變中國農村居民的生活(圖片來源:Gillian Bolsover)

儘管有一些誤解——一些當地人認為麥克唐納是IT專家,經常找他幫忙解決技術問題——麥克唐納卻發現,安山的居民非常願意幫助他研究他們的互聯網使用習慣。

那時候,QQ和微信兩大社交網絡最受歡迎,而新浪微博雖然在海外更加出名,但用戶卻遠少於前兩個平台。

這兩大應用的主要吸引力就是即時通訊,人們經常在工作和生活中使用這項功能。"中國人仍然持有一種觀點,認為同事就應該是朋友。所以在中國工作會令人感覺精疲力盡,因為你要為同事付出更多。"麥克唐納說,"但這也意味著中國人更重視某種形式的互動,這樣就能以非正式的方式不斷給別人發信息。"

但QQ和微信不只是電子郵件的替代品。例如,QQ提供了一個資料頁面(QQ空間),還配有個性化的動畫介紹,而且可以通過時間線和日記的方式分享自己的"動態"。通過這個平台,還可以進入一個龐大的遊戲網絡,運行《魔獸世界》這樣的國際遊戲和《夢三國》等本土遊戲。

如果說QQ是一個增強版的Facebook,那麼微信更像是打了激素的WhatsApp。例如,麥克唐納演示了"漂流瓶"功能。你可以錄製一條短信息,然後將其扔進虛擬海洋,之後會被其他用戶隨機撿到。用戶還可以在微信上查看附近的人,並與之聊天——"這有點像Grindr或Tinder之類的東西"——如果你感覺孤獨,只要搖一搖手機即可——這同樣可以幫助你結識跟你一樣喜歡聊天的陌生人。這在大學生群體中頗受歡迎,他們都使用"搖一搖"功能來交友。(微信目前在全球擁有7億多用戶,多數都位於中國。)

從社交媒體使用情況來看,安山與英國一大關鍵差異在於,這裏的人們往往不願在(社交媒體的)資料頁面上發表政治言論——"不是因為審查,只是因為他們周圍所有的人都會好奇你為什麼會把這種內容放在這裏。"麥克唐納說。相反,他們的狀態更新往往都與家庭和愛情有關,還會附帶一些甜蜜的圖片和信息——或許是為了通過這種方式支撐農村社區的核心價值。

Image copyright Tom McDonald
Image caption 你可以通過微信錄製一條短信息,然後扔到虛擬海洋中,之後會被陌生人隨機撿到(圖片來源:Tom McDonald)

麥克唐納發現,用戶總會嘗試對技術加以利用:例如,當地一家燒烤店的老闆就試圖使用Tinder風格的功能吸引客戶前來就餐。"這樣一來,當他們尋找附近的人時,就會看到他的飯店。"

QQ空間裏色彩艷麗的照片和表情也令他頗感驚訝——例如,光是"新年快樂"就有數百種表達方式。"這種本土化的創造力令人非常震驚。這都表明,中國的互聯網使用率比很多人認為的更加多樣——這也是麥克唐納最近通過新書呈現的一大主題。(該書可以免費下載)

但中國科技進步飛快。自從麥克唐納2014年離開安山,回到香港後,又湧現出許多新功能——包括手機錢包。"你可以用它打車、叫外賣、存錢、交電費,還可以訂火車票。"他說

他最近針對深圳較為貧困的農民工群體調查了這一現象,他們從家鄉來到這裏的手機工廠打工。"我們一路走來,幾乎每個車站都接受這種付款方式——所以,你可以用它買瓶水或者可樂。"他說。這樣看來,它的流行程度應該已經遠超信用卡——沒有固定工作的人比較難申請信用卡。

很顯然,這些公司從用戶那裏收集了大量數據,但很多工人似乎並不擔心這個問題。"很多西方人會想,'我為什麼要把所有數據都給一家公司?'"麥克唐納的學生郭亞楠(Guo Yanan,音譯)說,她也在深圳參與這個項目。相反,她認為很多中國人只是很願意把自己的生活都合併到一款應用中去,"或許是因為政府很關注民生,但他們認為這的確很方便。"

Image copyright Gillian Bolsover
Image caption 中國網民總數已於2008年超過美國,目前的數字接近7億(圖片來源:Gillian Bolsover)

這個對比非常有趣。過去,中國工人必須把錢存進國有銀行。"所以這對中國來說是個非常重要的時刻,資金正在離開這些國有公司,進入一家私有公司。"麥克唐納解釋道。當然,這其中也蘊含著風險——國有銀行受到更多的保護,不太可能破產。但卻很少有人會考慮這個問題。"人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發生了重要變化。"

無論這會帶來何種風險,麥克唐納都認為,我們只是目睹了一場革命的開始——我們可以從這份創造力中學到很多東西。"我們原本都以為,中國人只是在抄襲西方,但當你使用微信、淘寶和阿里巴巴後,卻會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它們比英國的服務更加包羅萬象——那裏面應有盡有,而且以非常合理易用的方式串聯起來。我們今後還會密切關注它們。"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